紫幽阁

第389章 勾漏山,葛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三天我们在成都也是好好休息了三天,而在这三天里,我每天都和素月通电话,询问她湘南的形式。

还好梁家的动作没那么快,不过素月那边还是担心梁家会随时发难,每次打电话。她都让我和王俊辉快些过去。

仿佛只有我们过去了,她才会感觉是吃了定心丸。

而在这三天时间里,我也是给徐若卉那边打了一个电话,通话时间不很长,我问了一些她在苗寨的情况,她告诉我她在苗寨一切都好,让我不要担心。

当然我们之间也还说了很长的情话,说的时候感觉很甜蜜,可一挂电话心里就感觉前所未有的空虚,我怀念徐若卉在我身边的时候。

至于王俊辉那边,不用说,他也是给李雅静通了电话,只是电话的内容我就不太清楚了。

三天过后,还是没有山羊胡吴庄的消息,我也就没有再等下去的耐心,便准备动身去湘南。

我给王俊辉说了一下。明天动身去湘南,他点头,然后问我:“初一,这三天你在成都是不是等什么人,每天看你心神不宁的,你老实说,是不是出什么大事儿了?”

关于山羊胡以及我遇到危险的事儿,我想了想还是全部告诉王俊辉了,毕竟这件事儿已经算是过去了。

听完我的讲述,王俊辉皱皱眉头道:“初一,听你这么说,那个山羊胡没有来找你,会不会是因为你们之间的赌约还没有结束,也就是说。他说你要过的那个劫,不是我们在西北的这个劫啊?”土叨扔技。

我摇头说:“应该不会吧,他劝我放弃和徐铉合作,可我还是坚持和徐铉一起去找了张三姆,还为了艾色里和众生殿的高手交手,这应该就是应劫了。”

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也是拿捏不准,毕竟我无法给自己算命,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还会不会有什么劫难。

接下来我俩沉默了一会儿,王俊辉就说:“初一,不管如何。你现在已经变成咱们一行人的决策者了,你说怎么行动,只要不是错的太离谱,我和林森都会去执行。”

这也是我们在成都休息的最后一夜了。

次日清晨,我们收拾东西,就准备赶往湘南,如果赶尸门和梁家的危机顺利渡过了,我们说不定还有时间去湘西的苗寨休息几天,顺道去看看徐若卉和李雅静。

可就在我们要出门的时候。蔡邧却找上门把我们拦了下来,他来的时候,我们正从屋里往车上搬东西。

见状蔡邧就直接让我把东西放下,然后拉着我回到别墅里,我问他什么事儿,他说让我进屋再说。

王俊辉那边好奇,就把车这边的事儿交给林森,自己也是跟了过来。

到了大厅里,蔡邧说:“我们坐下聊吧,今天你们估计去不了湘南了。”

我和王俊辉坐下,然后问蔡邧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他就说:“西南出了异象!”

“异象?什么异象?”我和王俊辉同时好奇问蔡邧。

蔡邧说:“你们知道广西的十万大山吧?”

我点头,蔡邧继续说:“十万大山属勾漏山系,而以往的‘北流勾漏山’更是道家圣地,而在这里还出过一个葛洪的人,你可听说过?”

我没说话,王俊辉就道:“我听说过葛洪,是东晋时期的勾漏令,同时也是一名实力超强的道家方士,更是有东晋丹药第一人的称号,隋唐的修士更是把葛洪奉为丹仙,几乎百分之九十的方士炼丹都以葛洪留下的著作《抱朴子内篇》中的《神仙》、《金丹》和《黄白》为基准。”

“而且北流当地人更是奉葛洪为神,为其修了葛仙庙。”

关于葛洪我以前也听说过一些,跟王俊辉说的差不多,不过知晓肯定是没有他所知的仔细。

听王俊辉说完,蔡邧点头道:“没错,而这次的事儿就和葛洪留下的一件东西相关。”

接着蔡邧就给我们讲述了所谓西南异象。

就在前天的晚上,在明净派蔡家一位在勾漏山修行的道者,忽然闻到了一股怡人的道香之味道,就寻找味道找了过去,在茫茫的十万大山中看,明净派的那位修者就发现一个奇怪山洞。

他去洞中查看,便在山洞中发现了一个丹炉和大量的丹砂,而他所闻到的香味就是那个丹炉中飘出来的。

看到这一幕,蔡家的那个修者大喜,这勾漏山中的传说他自然听过,他觉得自己发现了葛洪炼丹的地方,而且那个丹炉里很可能还有葛洪留下的丹药。

所以蔡家的修者检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在确定没有异常后就去开丹炉。

可没想到,那丹炉一开,一股刺眼的金光闪出,直接把蔡家的那位修士给闪晕了。

等着那个道者醒来的时候,发现山洞已经不见了,而他就躺在十万大山的一个山沟里,一切都仿佛是做梦一般。

说到这里我就催问蔡邧:“那他到底是不是做梦啊?”

蔡邧对我笑下说:“自然不是做梦,我们蔡家的修者与那仙丹失之交臂,可冲天的金丹之光却是在勾漏山中形成了异象,这件事儿也是一天之内被整个西南的大能修士所知。”

“所以昨天开始就有大批西南的修士赶往了勾漏山,其中也包括梁家的两位大能修者,所以梁家暂时不会去对付赶尸门。”

听到这儿,我就反问蔡邧:“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也去勾漏山找那个所谓的仙丹?”

蔡邧说:“是,那个仙丹如果是我父亲或者梁家的人找到,对我们将会大大的不利,所以我们必须抢先一步找到它,当然找到之后,那丹药归你们,我蔡邧绝对不会生任何的觊觎之心。”

说着蔡邧顿了一下说:“对了,海家的海懿老前辈在昨天也动身了,我想海家应该还没有告诉你这件事儿吧。”

的确,海懿并未给我们透露任何有关金丹的消息,看来他们还是没有在骨子里把我当成自己人啊。

至于蔡邧,我仔细想了一下也明白了他的用意,他的堂口全部都是些新人,没有大能和支柱,好不容易有两个蔡家的前辈愿意帮助他,搞了半天还是他父亲故意派过来监视他的。

所以蔡邧就把竞争的希望和赌注压在我和王俊辉的身上。

见我不说话蔡邧又说:“另外据我所知,不光是我们明净派,苗寨那边除了仙乐苗寨其他几家生苗也都有了行动,还有昆仑、众生殿、臧海一派的高手也是纷纷前往勾漏山,特别是众生殿,听说找那颗丹药就是给鱼先生吃的。”

蔡邧的这一句话说到了我的心坎里,我们和鱼先生是生死对头,无论如何我们也不可能让他得到这个宝贝,所以简单想了一下,我也就同意了蔡邧提议,暂时放弃去赶尸门,而是去勾漏山抢夺那个可能存在的金丹。

接下来我就问蔡邧这次来抢丹的人实力如何,蔡邧就赶紧对我说:“初一你放心,这次抢夺金丹的人,最厉害的神通者也不过立宗期,依着你们办案的履历来看,问题应该不大。”

立宗?

见我露出疑问蔡邧继续说:“没差,这种异象,整个西南的大能修者都感觉到了,所以这属于入世的异象,根据灵异分局的规定,这种异象的抢夺,各个势力出动的神通者都必须在立宗之下。”

我好奇道:“灵异分局也会介入此事吗?”

蔡邧摇头:“不会,他们不会参与丹药的抢夺,但是会派人维持秩序,一旦发现有某个势力违规,灵异分局就会立刻对其进行驱逐。”

我忽然有些明白了,这灵异分局是整个灵异世界的秩序维持者,其他的门派再大也要遵从灵异分局指定的一系列的秩序。

越是了解灵异分局的事情多起来,我就对我父母当初加入灵异分局的事儿开始感兴趣了。

接着蔡邧又给了我一些有关勾漏山的资料,然后对我说:“初一,你们这次其实只要保证那丹药不被我父亲和梁家的人抢走就好了,其他任何派系,不管是谁抢走,对我们在西南的形势影响都不大。”

我问蔡邧:“海家和苗寨的人抢去,对西南的形势也没有影响?”

蔡邧坚定地说:“没有,我已经做过很多的分析了。”

我点点头,蔡邧的聪明超乎我的想象,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蔡邧把争权夺势的心思放在修行上,说不定已经是天师了呢。

而我这边也是对蔡邧说了一句:“我明白了,只要不让你父亲的人和梁家得到金丹就好,对吧?”

蔡邧点头。

不过我心里却是又补充了一句:“不光是这两家,西北三大派,我也要和他们争抢一番。”

既然我和那三大派结下了梁子,那这西南这么大的好事儿,我自然不会想着便宜了他们。

又和蔡邧说了一会儿,我们就继续收拾东西,不过这次不再是去湘南,而是广西西部的勾漏山。

而在我们出发的时候,蔡邧又给我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短信上讲述的灵异分局规定的抢夺异象一些规则。

而在这些规定有一条引起了我的注意:“在抢夺异象过程中,任何一方出现了死亡,不得上升为势力纠纷,更不可以私下结仇,否则将取消其下一次异象的争夺权利。”

换句话说,这异象抢夺是可以出人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