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214章 一些真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岑思娴我不由就呆住了,我的表情中更是显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惊愕。

因为那种气是来自我的父母的,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就教给我辨识命气,而我认识的第一种命气就是我父母的。

见我看着岑思娴露出惊愕的表情,徐若卉就问我怎么了。而岑思娴也是斜脑袋说了一句:“李初一,你的胸口起伏很快,拍打着气流的速度也增快了不少,说明你心跳加速,是发现了什么让你激动的事儿吗?”

我瞪着岑思娴问:“你认识我的父母吗,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她们的命气?她们的死跟你有什么干系?”

听我这么说,王俊辉也是愣了一下,皱着眉头去看岑思娴。

徐若卉和李雅静也是齐刷刷看向岑思娴。

岑思娴脸上的表情不变,而是微微一笑说:“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吗?看来你相术的本事果然是名不虚传啊,你既然认出了我身上的命气是来自你父母的,那你再仔细辨认一下,这股气是你父亲的。还是你母亲的呢?”

我最初学会辨识命气的时候,年纪尚小,而且我那会儿只能勉强辨识,所以我只记得那种感觉,可两种命气如果都放在我面前,让我分辨谁是谁的。我就真的做不到了。

岑思娴这个时候还在跟我买官司。我已经有些生气,就在我准备发怒的时候,她忽然说了一句:“李初一,你最好收住你身上的气,我不是你的仇人,你父母的死因,我们也在查!我身上的气是你母亲的,可为什么我会有她的命气,暂时不方便告诉你,因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不成熟?”我心中的愤怒有些难以抑制了。

岑思娴道:“没错。我们答应过你爷爷,这个秘密要等你满二十二周岁的时候再告诉你,也就说,离我们告诉你真相,差不多还要两年的时间,你现在才二十一吧?”

我爷爷?又是我爷爷?他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事情,我忽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傻瓜。

不过我在听到岑思娴提到我爷爷的时候,我的心情的确是平复了一些,毕竟他是那个把我养大的人。

觉察我的心情有些缓和了,岑思娴继续说:“李初一。我很理解你的心情,可你父母的死,当时可是惊动了很多人的,这件案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查!”

我问岑思娴我父母到底是怎么死的,她摇头说:“查不出原因,不过绝对不是自杀,更不是人杀的,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们至今也给不出结论来!”

我又问她,我父母跟她们那个灵异部门有什么关联,岑思娴想了一下说:“这个我只能简单地告诉你,你母亲是我们灵异部门的人,你父亲认识你母亲后,也加入了我们,其他的都是我们的秘密,我不能告诉你。”

又是秘密,我刚要发怒,王俊辉就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初一,冷静点,她也是奉命办事而已。”

我深吸一口气没再说话,更没有什么心情看岑思娴递给我的资料,而是把那些东西扔给了王俊辉,让他去看。

徐若卉拉了一下我手腕,是在安慰我。

时隔多年,我又重新感知到我父母的命气,我是该高兴,还是应该悲哀呢?

因为那股命气是别人身上的。

岑思娴那边好像丝毫不受我的影响,继续若无其事的喝着她的咖啡,过了一会儿她便开口对我说:“李初一,我有些太高估你了,你都二十一了,心智还是那么不成熟,要知道你父亲在二十一时候的成就可比你现在要高很多,二十一岁地阶段相师,二十五岁玄阶,二十八岁天阶段,三十岁临近神相,他也是这个世界上公认的相术天才,也是唯一可能超越神相,成为已经数千年没有出现的‘通天’!”

通天?

我曾经听爷爷说过,天阶相师上面是神相,而神相之上还有一个世人无法触及的等阶,那就是通天。

而这个世界上自周朝以来就只有一个人达到通天一阶,他就是姜太公,姜子牙!

而通天神相最大的神通就是以功业、德绩、品行、武行等条件为基准对人进行封神,从而改变他们的命格。

这也是相术中最强改命方式--封神坛!

当然爷爷给我讲的时候,我只是当成一个传说去听的,毕竟整个历史上开过封神坛的人就只有姜子牙一个人。

可现在岑思娴也提及了通天的存在,就让我又想起了爷爷说过的那些话。

我从来没听爷爷提过我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如今从岑思娴嘴里听到我父亲的一切,我不由激动的很。

所以我就追问岑思娴还知道我父亲什么事儿,她摇头说:“你父亲的事儿基本上都是秘密,我只知道他的这些成就,其他事儿我都不曾接触过,就连他之前办过的案子也都是封存的密卷,极少有人有权限去查阅。”

如此说来,当年我父亲跟我一样,都走上了这条路?

只不过我父亲比我强太多了,我现在还只是一个黄阶五段气的小相师。

听岑思娴提及我父亲的事儿,我的心渐渐沉了下去,我不再那么生气了,我觉得只要按照爷爷指给我的路走下去,总有一天,所有的事情都会真相大白于眼前。

沉住了心思我就准备去看王俊辉手里的资料,可王俊辉此时却把资料都整理起来说:“好了,你们说话的功夫,我差不多已经看完了,我简单说一下,这些资料大同小异,描述的都是那些人被勾魂的过程,跟元四儿差不多,都是在排水口看到一双红色眼睛。”

说到这里王俊辉顿了一下,从中抽出一页纸说:“值得注意的是这张纸上面的内容。”

我凑过去看了看,上面写着一个叫马珊珊的名字。

王俊辉说:“这个人是马原的女儿,她曾经也见过那双红色的眼睛,只不过她是所有见过那双眼睛的人中唯一一个没有被勾魂的人,而马原的媳妇之所以不伺候他,也是因为马珊珊哭闹着要离开家,甚至以死相逼的后果,马原的媳妇才带着她回了娘家去住。”

如此看来并不是马原的媳妇不伺候他,而是这里面另有隐情。

王俊辉说完我就道了一句:“看来我们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那个马珊珊了!”

说完我又问了岑思娴一句:“对了,你这资料是哪里来的,怎么知道马珊珊见过那双红眼睛?”

岑思娴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子道:“通过调查走访啊,我们的证件是公职人员,有很多事儿,很容易去办的。”

我“哦”了一声道:“这么说,以后我们一起办案子,可以沾你很多光了?”

岑思娴笑着了笑说:“我很希望以后我们可以多多合作,你们来西南不久,名声可是响亮的很,连破几桩大案甚是威风啊。”

接下来我们没有在这里多待,而是一同离开这里,准备去马珊珊现在住的地方。

出了门,我才想起来问岑思娴是怎么过来的,总没可能是自己开车来的吧?

她笑了笑说,我有专车送,一个电话的事儿,不过我既然跟着你们一起办案,那以后你们就暂时负责接送我吧。

岑思娴身上有我母亲的命气,我跟她待在一起,总让我想起父母的事儿,所以一路上的气氛很尴尬,基本上没说几句话。上何农扛。

倒是刚才就一直被我们留在车里的兔子魑有些不安省,跳来跳去,还去岑思娴的身上闹了一会儿。

岑思娴好像挺喜欢兔子魑,抹了几下就道:“你们能抓到这么一只小东西,也实属不易啊。”

我们也就因为兔子魑说了几句话。

马珊珊现在住在成都北面的一个小区,这边的小区看起来都较新,好像是近些年拆迁后的新房。

照着地址找到了家门口,我就上前摁了一下门铃,隔了一会儿就听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啊?”

听起来有些不耐烦。

我刚准备搭话,岑思娴就道:“我们的人之前来过,马珊珊有关她父亲中邪的事儿,我们今天来,还有一些问题,想着当面了解一下。”

听到岑思娴的话,里面那个女人就立刻给我们开了门,一脸期盼的样子道:“你们可算来了,你们都是行家,救救我女儿吧。”

这女人一开门,我就感觉一阵阴风从她这房子吹了出来,接着我的监察官和采听官打开。

这房子里有脏东西!?

王俊辉和岑思娴同时皱了下眉头,显然两个人都觉察到了不对劲。

不等王俊辉说话,我就立刻捏了手诀,给我们每个人把相门封好,那个女人本来有些抗拒我去碰她的额头,不过我在说了一句“你家有脏东西”后,她就让我乖乖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

接着我就问她马珊珊怎样了,她指着那边的一个卧室说:“她好像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把屋里所有的衣服,床单都撕了成了一条一条的布条,还用那些布条扎成一个又一个看起来有些恐怖的布偶。如果我们阻止她,她就不停拿脑袋撞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