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189章 一半神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王俊辉叫他邪道,竹林里那位就气的怒吼一声说:“邪道?我最讨厌你们这些自命清高的道者,不是都说邪不胜正吗,咱们今天就比一比,看看谁是正,谁是邪。”

说完竹林里的邪道冷“哼”一声。一个黑色的东西就向王俊辉这边飞了过来。

王俊辉随身掏出一张符箓扔了出去。

当符箓和那黑色的东西碰到一起,顿时符箓就“轰”的一声燃烧起来,而邪道扔出的那黑色的东西也是瞬间化为一团黑雾散开。

看到黑雾散开,王俊辉道袍一挥,一阵劲风刮起,那黑雾就被吹散了,并没有靠近我们这边。

击散了那黑色的东西,王俊辉挥了一下桃木剑猛指对方道:“竟然用自己拘来的魂来攻击我,你还真是无恶不作啊,报出你的姓名来吧,本道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废了你这一身害人的道行。”

那邪道慢慢又向我们这边走了几步,左右的铃铛也是“叮铃铃”又响了几下说:“废我道行,哈哈,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我知道你们,古魅案和鬼人案,你们都表现的很出色,可如果你们因为这个就自大,还是自以为是了。你们坏了我赵家的好事儿,如今又来这里破坏我们赵家布了十五年的局,本道来了这里,你还敢大言不惭,哼,哼,哼……”

说到那最后邪道连“哼”了三声。一声比一声语气重。

而他这三声猛“哼”,也是让我又忍不住眩晕了一下,只不过我额头上被王俊辉封了道印,在稍微眩晕了一下后,我就立刻又恢复了正常。

通过那邪道的一番话,我也是彻底清楚,他就是赵家的拘魂者。

而他也是解答了出了我心中的一些疑问,那就是这西樾村果然是有阴谋的,而且他们还在这里经营了十五年,肯定还有我们没有查到的事情。

可不等我细想,邪道摇了一下左手的铃对何艳苏所化的慑青鬼道:“帮我收了那小子,记住了。我要他的魂!”

何艳苏点点头,一个猛子就对着我扑了过来,王俊辉挥着桃木剑往我眼前一凑,就把何艳苏挡下了。

被击退的何艳苏,“呼”的往旁边飘出几步,然后“呜呜”叫了几声,我的脑子又是一阵撕裂的疼,只不过这种痛比起王俊辉给加道印之前已经好了很多。

不等王俊辉再护着我,竹林里的邪道也是冲了出来,一直耷拉着的右手,“哗”的一声就撤下背上的长剑。对着王俊辉就猛刺了过来。

这下我就看到那邪道用的竟然是一把真剑,漆黑的夜里寒芒尽露,剑尖直指王俊辉的胸口而去。

王俊辉“哼”了,不退反进,只不过他没有傻到用桃木剑去挡,而是忽然掏出一张符箓对着邪道扔过去,同时大声呵斥一声:“爆!”

瞬间两团烈火就燃了起来,借着火光。我也是看清楚了那邪道的模样,斗笠下只露出半张蜡黄的脸,那蜡黄的皮肤下全都是褶子,仿佛一条条爬在他脸上的蠕虫一样。

由此可见,这道士怕是年纪不小了,不过他动作却很快,就用手中的长剑,把王俊辉两团符火给砍的飞开了。

那两团符火在飞出去后,瞬间就化为星点熄灭,没有引燃周围的竹子叶,不然我们这些人都在这竹林里被烤了。

我再根据他寿元的命气推断,他阳寿为七十五,续命了别人十年的命,如今已经过去九年,也就是他现在已经八十五,而且再过一年,如果他不续命的话,就可能要直接死掉了。宏亚阵巴。

就在注意那张诡异老脸的时候,何艳苏又向我扑来,此时王俊辉不能替我挡,我只能自己来,来不及多想,我捏了一个太阳指诀,对着何艳苏就点了过去。

等她靠近我的时候,我就发现她那青色的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接着就听她飞快道了一句:“雕虫小技!”

只见她的手,飞快伸出,躲过我的太阳指诀,直接抓住我左手的手腕,然后另一只手对着我的胸口点了过去。

“嘭!”

一声闷响我来不及挥着右手的冤戮还击,整个身子就倒飞了出去。

胸口虽然闷了一下,可是明显感觉刚才那慑青鬼带着阴气的一击,并未能将阴气灌入我的体内。

我也是瞬间明白了,这是我衣服内袋里装着的那块金牌起了作用。

这下我也是想起了青衣邪道送我的邪魅,赶紧施展手诀把古魅叫了出来。

等我叫出古魅,何艳苏和黄脸邪道同时“咦”了一声。

何艳苏微微退后一步,显然没想到我也有帮手,而黄脸邪道那边则是在“咦”了一声后,挡开王俊辉的又一次符火攻击,退后几步道:“没想到竟然养了这古魅,哈哈,说我是邪道,你们难道就不邪吗,养魅,那比我杀害的人就更多了吧?”

我“哼”了一声说:“放心,我们的这只古魅不会害人,我们更不用拿人的性命去喂养她。”

黄脸邪道“哈哈”一笑说:“别假清高了,我最讨厌你们这些虚伪的人。”

说完他就挥着手中的长剑,对着王俊辉又刺了过去,王俊辉用的桃木剑,不能迎击,在武器上吃了很大亏,所以暂时只能躲闪。

而我这边情况就大大不同,我的这只千年古魅,明显要比何艳苏身上的青色更浓重几分,也就是说,我的这只古魅比何艳苏的神通要大许多。

所以在奚落了那黄脸邪道两句后,我就对古魅说:“诶,你去收拾她。”

古魅原地不动,我问她为什么不出手,她说她不叫“诶”,叫周锦妍,无奈我只好叫了她名字后,重新给她布置了一下任务,她这才“嗖”的一声挥着青纱长袖飘出。

何艳苏也是化为青影迎击,只不过明显都是处于防御的状态,很难有机会主动对古魅出手。

我这边情况暂时稳定了,就捏了捏手里的冤戮,想要去帮王俊辉。

可不等走上几步,王俊辉就立刻制止我说:“初一,别过来,先去解决了那只慑青鬼再说!”

我点点头又退了回来。

此时我打鬼的相门神通厉害的只有六断坤诀和覆盌艮诀,只不过这两种手诀消耗太大,没几下我的相气就会被耗干,不是必杀的时候,我还是少用这两种神通的好。

除了这两手,就是我这几日一直在修行的阴阳手了,只是数日的修炼下来,我虽然掌握了不少开启阴阳手的诀窍,可却从来没有成功过。

不过我还是决定先开启两次试试,如果失败了,我再换用别的神通。

此时王俊辉和黄脸邪道只是功夫和身法上的较量,还未涉及到道术,所以体内的那分道气也没有因此而长生什么共振,所以我只能依靠对其的控制,让它和我的体内的相气再次躁动起来了。

等着相气和道气同时开始躁动,我就把冤戮收进皮套里,然后继续静静地运气让相气和道气一起去冲击我身体的各个相门。

当然冲击相门的顺序,我也是按照数次阴阳手开启的时候,那股乱气的冲撞顺序来的。

只是这些气是在我的操控下进行的,速度上要比它们自己暴走的时候慢了很多,对相门的撞击力度也是比起他们自动运行的时候轻了不少。

如此一来我废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完成了所有的气对相门的撞击后,我的身体虽然舒坦了不少,可阴阳手却未能开启。

反而是消耗了不少的气。

不过我并未灰心,继续准备尝试第二次。

而此时王俊辉和黄脸邪道已经越斗离我越远,两个人已经到了竹林深处,我只能偶尔听到那邪道摇铃的声音,或者王俊辉扔出符箓爆裂的声音,却是看不到两个人的身影了。

至于面前的古魅已经彻底压制住何艳苏了,我觉得我再墨迹一会儿,恐怕不等我阴阳手开启,古魅就已经把何艳苏给解决了。

有了第一遍的预热,我第二遍运气比起第一遍要熟练了很多,只可惜又是五分钟下来,我的阴阳手依旧没有开启,正当我准备放弃,要使用其他神通的时候,我就发现虽然我阴阳手的基本八卦没有开启,可是左右手两个拇指的阳、阴两极却是独立开启了。

阴阳手还能只开一部分?这是我未曾听爷爷说过的。

可不管如何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左右拇指极阳之气,右手拇指极阴之气,两气聚集,让我身上的阴阳之气也是瞬间精纯了很多。

如果我能用极阳的拇指点上何艳苏一下,怕是也够她喝上一壶的了。

想到这里,我左手做了一个竖起拇指的动作,右手就去把在皮套里的冤戮拿出,这就准备上前去帮古魅了。

可就在我右手碰到冤戮的时候,却发现冤戮抖了一下,然后我这极阴之气就一下灌入冤戮之中。

只是冤戮的容量不大,很快我的极阴之气就灌满了冤戮,从它的气息上来看,它好像是变成了一把阴冥凶刀。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我曾经见过的那些城隍差役用的长戈,是纯阴的兵器。

带着阳气和阴气的兵器都可以伤到鬼,阳气的兵器是用阳间之气去伤鬼,可如果阳气太弱,会被强大的阴气反噬。

可阴气的兵器就不一样,那打鬼都是结结实实的伤害,不会有丝毫的反噬,阴刀,才是真正的除鬼利器,只不过一般人根本拿不起阴刀来,那是给鬼魂使用的武器。

而我现在能拿起来,完全是因为右手拇指的极阴之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