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125章 他是哪门子的高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这次去咸阳一路上时间不是很赶,一路上齐昕、张国彬时不时停下来拍阿帆的故事,不过整个过程阿帆从来不接受齐昕虚构给他的任何东西。

所以这一路每一次拍的故事,都是阿帆亲身经历过的。

每次看阿帆的时候,我都能看的出他眼神中的那份迫切。如果他不是需要我们的帮助,离开我们他什么也做不了,他肯定不愿意在这沿途多停留一秒。

一路上我也问过林志能的时间安排,他说他有一个月的时间,至于他是请假过来的,还是任务外出,我就不太知道了,我问他,他也没说。

不过我能看出来,这一路他都是心事重重,心里好像搁着一件大事儿放不下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偷车鬼的事儿给他带来的意外太大了。

咸阳在西安市的西北部,我们这一天到西安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所以就没再继续赶路。而是找了一个酒店住了下来。

我和林志能住一间,阿帆和张国彬住一间,徐若卉、方骆琳和齐昕三个女的住一间。

兔子魑因为被徐若卉说成女生,所以暂时也就跟着徐若卉去睡了。

本来我们只是休息一晚,没想着多待,可到了半夜,我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就听着楼道有两个人说话,他们说的什么我听不太清楚,可其中一个人的声音却很熟悉。

我贴着门听了一会儿,心里不由一惊,这不是我爷爷的声音吗?

我怕他再跑了,赶紧开门去找,就发现在我对面的门前站了一个中年男子。他正在和一个老者攀谈,而那个老者就是我爷爷。

“爷爷!”我激动地喊了一声。

我爷爷吓了一跳,他看了看我,表情变了几变,然后道了一句:“初一?你怎么会在这里?”

见到爷爷。我心里又喜,又怒,又激动。

我看着他就说:“我怎么在这里,你不是会算吗,算不到吗?你不是还说帮别人算天机吗?”

我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就把跟我同一个房间的林志能吵醒了,他出来问我咋了,我说,没事儿遇到熟人了。

跟我爷爷在一起的那个中年男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爷爷,便道了一句:“李前辈,竟然您在这里遇到您孙子,我的事儿就改天再说吧,今天是我讨饶了,我刚才说的那些希望您考虑一下。”

说完那个中年男人就离开了,他走的时候,向我多看了几眼,然后礼貌地对我点点头,然后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

我自然也是礼貌的回了一下礼。

等着那中年男人离开了,爷爷就对着我无奈地摇摇头说:“这暂时没了相卜的本事可真是难受,走到那里都被人找到了,我今天被人堵了三次了,晚上又遇到了你小子,我可真是倒霉啊。”

听了我爷爷这话,我心里不由来气说:“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见到你孙子算是倒霉事儿吗?”

爷爷摇头道:“刚才那小子还用‘您’来称呼我,你小子倒好,连个敬语也不用。”

我本来想着再跟他贫几句,可想起他刚才说自己暂时没有了相卜的本事,觉得奇怪,就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爷爷看了看我,然后打开身后的房门,让我一个人过去,林志能见我在这边遇到的人竟然是我爷爷,虽然好奇,可也没多问。

跟着爷爷进了房间,他往床上一趟就道:“累死我了。”

我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儿,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忽然又从床上坐起来一本正经的问我:“初一,你还有钱吗?”

听到我爷爷这话,我险些吐血。

前不久骗走我老婆本,这次又来敲诈我,不过他毕竟是我爷爷,又是一个老人,他一个人在外面流浪……

好吧,其实把那个“流”字去掉才更为恰当一些,人家阿帆那才叫流浪。

不管如何,我还是有些心疼他的,所以我就谨慎地说了一句:“你要钱干什么?”低每欢亡。

他一下就知道我身上装着不少钱,就立刻笑嘻嘻对我说:“我当然花了,你也知道,我不能通过相卜挣钱,我在一个人在外面生活,花销也不小,我之前带的钱差不多都要花完了。”

我没好气说:“你不是都帮人家算天机了吗?”

爷爷点头说:“是算了,可也是因为给那个老怪物算了他一下天劫的事儿,搞的我的相卜本事被封了半年,这半年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加上我身上的钱都要花完了,你忍心看着我……”

爷爷开始给我打感情牌。

我想了一下说:“要我给你钱也可以,你先告诉我,让你算天机的那个邪道到底是什么人?”

听我这么问,我爷爷就愣了一下,然后收起脸上的嬉皮笑脸严肃说道:“那个老怪物我都惹不起,你最好还是别打听了,这普天之下配得上和那老家伙交手的都没几个。”

爷爷这么一说,我就更想知道了。

我刚准备继续问下去,他就打断我说:“初一啊,有些事儿你就别为难你爷爷了,你看我这一把年纪了,你忍心吗?”

说着爷爷又显得有点不正经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好,那这件事儿,我可以不问,那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什么危险,算过那次命后?”

爷爷摇头说:“这个我跟你说了,我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逃过了我的重誓惩罚,可命是保住了。”

我继续问他,刚才找他是什么人,他说被人堵了三次,堵他的又都是什么人?

爷爷想了一下说:“都是道上的人,前两个还好说,被我打发了,今晚的这一个,就是被你看到的那个比较难,我怕是推脱不了。”

我问为什么,他就说:“刚才那个男人是川蜀第一宗的人。”

我好奇的反问:“蜀山派?”

爷爷白了我一眼说:“你小子,电视看多了?”

他奚落了我一句继续说:“这川蜀第一宗叫明净派,掌管整个西南的另一怪事,跟那个王俊辉背后的组织形式差不多,只不过王俊辉背后的组织是一个联盟,而这明净派只是一个单一的门派,不过它能够独占川渝以及西南,自然势力强大,不容小觑。”

不等我开口他继续说:“所以用不了多年,我应该就会去川蜀游历一番。”

四川?那不是徐若卉父母所在的地方吗?

想到这里我就说:“明年我也会去四川。”

爷爷惊讶问我:“你去干什么?”

我笑道:“等你相卜的神通好了自己算,对了,我有女朋友了,明天一早让你看看。”

爷爷对我有女朋友的事儿好像不太关心,话锋一转又开始找我要钱。

我说身上现金不多,要去给他取钱。他便一刻也等不了,扯着我就下楼取钱。

走了不远,就找了一个柜员机,在我要进去给他取钱的时候,他便忽然拉住我道:“初一,对不起了。”

对不起?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感觉后脖子上给人敲了一下,顿时我眼前一黑,整个人就瘫倒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给冻醒了,此时天也是黑了,可爷爷已经不知道上哪儿去了,我摸了一下我的身上的口袋,钱包、银行卡全丢了,只有我的身份证被爷爷摘出来还给了我。

觉察这一幕我忍不住要骂街了,这算什么事儿,我被我爷爷打劫了?

正在郁闷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还好,那老爷子留了点情,没给我偷光。

我一看是一条短信,而短信正是爷爷发过来的,上面说:“初一,抱歉了,不过爷爷是为了你好,破财消灾,我这是给你消灾啊!”

看了这短信,我气的就要摔手机了,可一想,这手机是我身上现在唯一值钱的东西了,便有些舍不得摔了,那银行卡里是我全部的老婆本,就这么被自己爷爷给抢去了,我哭的心思都有了。

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跟着女朋友出来,我身上一毛钱没有,别说住了,爷爷连一毛的吃饭钱都没给我留下,他难道不怕自己的孙子饿死吗?

还有,他不是不能相卜了吗,怎么还能知道什么破财消灾?

可对方是我爷爷,一手把我带大的爷爷,我总不能报警抓他吧?

我现在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带着苦恼回旅馆,回了房间,林志能就问我怎么才回来,我只能苦笑说:“我说我被自己爷爷打劫了,你信吗?”

林志能摇头,我只好苦笑着,把刚才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然后问林志能借了一些钱,林志能也是很好爽,直接给了一张卡,然后告诉我密码,接着说里面有五千块,让我先花着,回头还给他就行。

说完林志能又问:“这么说,你爷爷是个高人了?”

我生气道:“高个屁,打劫自己的孙子,这是一个高人干的事儿吗?”

林志能点头说:“我反而觉得这好像就是高人所谓啊。”

我知道林志能为什么这么想,他见识过我相卜的本事,而我的本事又全是跟我爷爷学的,所以我爷爷在他心里俨然已经是高人了,高人有些怪癖也是正常的,比如打劫自己的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