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71章 来历不明的小孩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那卷缩着小孩的背影,我和徐若卉惊叫一声的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

听到我和徐若卉的声音,那小孩似乎也是受到了惊吓,“呜呜”两声,就沿着房顶倒挂着“嗖嗖”地往厕所方向跑了。

到了厕所那边。那小男孩儿一松手,就从房顶上掉下来,然后“呼”一下穿过厕所的门钻到厕所里面去了。

这个过程说来长,可现实中只有两三秒的时间。

徐若卉已经躲到我身后,双手抱着我的胳膊大气不敢喘一下,特别是她那长指甲,都快要陷进我的肉里了。

所以等那小孩儿钻进了厕所我又“嘶嘶”了两声,徐若卉在我身后紧张道:“怎么了,怎么了。他又出来了吗?”

我说不是,是她把我掐疼了,她这才恍然大悟把手松了一些,不过依旧抓着我的胳膊不肯放。

我看那小男孩钻到厕所不出来了,我就掏出手机准备给王俊辉打电话,这捉鬼的话还是他更在行一些,可我拿出手机几通电话打过去,对方都是关机状态。

他现在肯定在病房陪着李雅静,肯定是怕打扰到她,这才把手机关了。

想到这里我心中倍感无奈,我今晚还真是霉运横行啊。

求啥啥不灵,干啥啥不顺啊。叼东东扛。

电话没打通,徐若卉就在旁边小声说:“初一,我们出去吧。这屋里那东西好吓人。”

我此时酒劲已经退去不少,思路也开始顺畅起来。

我回头看着徐若卉直打哆嗦的样子就问:“那个小孩儿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一直缠着你的脏东西?”

徐若卉点点头说:“嗯,就是这样的感觉。我之前虽然没有见过他,可我敢肯定最近就是他一直跟着我。”

一般人是看不到鬼,只有体质太过阴弱的人偶尔才能主动看到鬼物,可徐若卉活泼开朗,身体并不偏阴弱。

另外她也不可能会自己给自己开明眼,也就是这鬼不是她主动看到的,而是被动。

所谓被动就是有些鬼会故意跟某些人取得意识上的联系。然后让那个人看到自己,这样的情况见鬼的人一般处境都会很糟糕,因为那鬼物的意图很明显,就是冲着见过的人去的。

至于我能看到那小鬼。完全是因为我二段气功遇到鬼物会自动开监察官相门的作用。

想到这里我就开始为徐若卉担心,那个小孩儿的鬼为什么会缠上徐若卉呢,她这么善良、可爱。

我心中有些想不通,鬼魂不会无缘无故缠人,难道徐若卉对那个小孩儿做过什么特殊的事儿?

而这特殊的事可能是好事儿,也可能是坏事儿。

我正在想这些的时候,徐若卉就扯了一下我胳膊道:“初一,不然我们先离开这房间吧,他在里面,我害怕。”

徐若卉这么好强的一个人,说自己怕了,那就是真怕了。

这也难怪,她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次她又能亲眼看到那脏东西,不怕才怪,就连我这个懂得一些相门打鬼法子的人,心里都毛毛的,别说她了。

徐若卉要走,我想了一下就摇头说:“那东西是缠着你的,我们出去了,他肯定也跟着出去,跑解决不了问题。”

徐若卉更加害怕了,问我怎么办。

我摸了一下身上,发现朱砂墨没有随身携带,可要去我的房间拿,那就要经过厕所门口,我怕厕所里的小男孩儿突然窜出来上了我们的身,便一咬牙,咬破自己的手指,用指尖血分别给我和徐若卉封了印堂的相门。

见我又咬了手指,徐若卉就说:“这里有药箱吗,我给你包扎一下。”

我摇头说不用。

接着我又看了看厕所那边,那小孩儿似乎没有出来的意思,我就拉着徐若卉在沙发上坐下道:“反正我们相门都封住了,那小鬼暂时上不了我们的身,我们应该还算安全,就在这里等等看,等他出来,我试着问问他为什么缠着你。”

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看了一下黑暗中的徐若卉那种模糊不清的脸继续说:“希望你俩之间不要有什么恩怨的才好。”

我说这话自然是害怕徐若卉曾经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那样的话,她的女神形象可就在我心中大打折扣了。

徐若卉也是听明白了我的意思,赶紧说:“我都没见过那个小孩儿,怎么可能和他有恩怨呢,还有我工作的那个幼儿园,也是干净的很,是新幼儿园,才开没几年,也没出过事儿。”

徐若卉说的这些话我都信。

我点点头让她先别急,再想想去幼儿园之前,甚至是高中,初中或者小学的时候有没有见过这个小孩儿,或者身边有小孩儿死掉的。

徐若卉努力想了一会儿,然后在黑暗中摇头。

我选择继续相信徐若卉,既然徐若卉真的和厕所里的小孩儿没有瓜葛,那这个小孩儿就是一个胡乱害人的枉鬼了。

可是我在白天看徐若卉的面相,并没有看到她有霉运,印堂也没有黑气,看不出丝毫她受鬼物侵扰的迹象,这说明那个小孩儿虽然一直跟着她,却一直保持在安全距离之外,没有半点伤害她的意思,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我心中的两种推断陷入了矛盾。

见我不说话,徐若卉又晃了一下我的胳膊说:“初一,我是之前在你家看过你打鬼,才来找你的,我不会给你惹什么麻烦吧,你不会怪我给你引来这么大的麻烦吧。”

听了徐若卉的话,我就借着一些酒劲儿说:“若卉,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心思吧,就算是你让我去死,我都愿意。”

听了我的话徐若卉半天没说话,我在黑暗里也是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呲呲!”

就在我等徐若卉说话的时候,我睡的那间屋子忽然发出一些声响,不用说正是那只兔子魑。

这家伙不合时宜地坏了我的好事儿。

听到那声音,徐若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我是不是兔子,一下子就把话题给扯开了。

我无奈说了一声:“是!不过马上就不是了!”

徐若卉问我为什么,我就说:“因为它很快就要变成兔子肉了。”

大概听到了我的话,那兔子魑在屋里立刻不吭声了,反而是徐若卉戳了一下我的胳膊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功夫开玩笑,我们接下来咋办,那个小男孩儿我是真的不认识,总不能让他一直跟着我吧。”

被那兔子魑这么一搅和,徐若卉就把心中那些害怕藏了起来,虽然她身子不时还会害怕的抖一下,可言语已经恢复成了之前那个冷傲的徐若卉。

我说刚才那些话的气氛全无,心里不由觉得扫兴。

而就在这个时候“咔”一声,客厅里的灯一下就亮了起来,来电了,这下徐若卉心中害怕劲儿就更小了,在来电的一瞬间,她就松开我的胳膊往旁边挪了一些,坐的位置也是离我远了一些。

我俩往厕所门口看了看,并没有那小男孩儿出来的迹象。

又沉默了一会儿徐若卉才说了一句:“来电了!”

我也是附和了一句:“是啊。”

看来我和徐若卉的机缘还是未到,算了,既然今天表白失败了,那就先解决眼前的事儿再说了,我起身从沙发上站起来。

徐若卉怕我丢下她,跟着站起来问我:“你去哪儿,初一?”

我回头对她笑了笑说:“回房间拿东西,我试试能不能捉到那只小鬼。”

徐若卉说了句跟我一起,就跟在了我身后,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挽住了我胳膊。

我心里一动,就想,她这是对我刚才说的那句话的回应呢,还是单纯的害怕呢?

见我愣着不动,徐若卉就晃了一下我的胳膊说:“走啊!”

此时我酒劲差不多全部过去了,脑子清醒太多了,步子也稳了,我和徐若卉小心翼翼绕过厕所门口,我俩的眼睛始终没敢离开厕所的门,生怕那小鬼忽然钻出来吓唬我们,或者干脆攻击我们。

到了屋子里,打开灯,我就发现那只兔子魑正在笼子里无忧无虑的打滚,我当时恨不得上去踹它一脚,如果不是它刚才乱叫,说不定我已经表白成功了,我离完成人生第一大任务--娶妻--已经又近了一步了呢?

都是这兔子魑坏了我的好事儿。

那兔子魑估计也是看到了我要杀了它的目光,打滚打到一半就戛然而止了。

它翘着半只腿的样子,分外滑稽。

如果不是隔壁厕所有一只诡异的小鬼,我多半已经被它逗乐了。

徐若卉看着那只兔子,也微微哭笑了一下,她虽然觉得那兔子可爱,可现在也是没什么心情去逗它了。

我每次跟着王俊辉一起外出,总是期盼着能用到相门打鬼的法子,所以我的书包里一直常备着黄纸和蜡烛,不过王俊辉太过厉害,我一直没啥出手的机会,最多就是帮人封了相门。

今天王俊辉不在,我正好又可以用到我相门打鬼的法子了。

取出书包里的黄纸和蜡烛后,我就问徐若卉:“你确定和那小孩儿没有恩怨吗?”

徐若卉点头确定说,没有。我就深吸一口气道:“那我就把让他当成恶鬼处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