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倾慕/大隼宫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杀手像是个哑巴,一声不吭,只顾着砍人,眼看暮云就要被捉住了,瘫坐在地上,脸挨靠在窗户辕上,闭眼认命。

窗户纸被“腾”一声的捅破,从外面窜进来一个人,十分敏捷的伸手抵挡杀手锐利的刀光,暮云赶紧睁眼,大声喊道:“姚俊臣,你要再晚来一步,就等着替我收尸吧!”

姚俊臣白了暮云一眼,专心跟杀手纠缠,那杀手见状,似乎眉心一抿,不愿同姚俊臣争斗,随意抵挡两下,将他逼退之后便翻窗出去了。

暮云站起来,用力拍拍身上的裙子,小跑到姚俊臣面前,使劲推了推他的肩膀,说:“傻看什么呢,那人要杀我,还不快点去追?”

姚俊臣仍然是看着那人逃窜的方向,喃喃说:“他的武功远在我之上,可他为什么要逃走?”

暮云摇摇头,回身望了眼这一片狼藉的地面,姚俊臣突然伸手抓住暮云,说:“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你跟我连夜离开。”

暮云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姚俊臣半拉半推着到了院子中间,闻讯赶来的下人们全都聚集在这里,见到姚俊臣,都像是找到了主心骨,顾儿从人群之中窜出来,一脸紧张,可怜巴巴的望着暮云。

姚俊臣大手一挥,“都各自散去,回房不准出来。”

众人互相望望,都不发一言的低头离开了,经过短暂的沉思,暮云也冷静下来,用力抽开姚俊臣握着的手,见他望过来,淡淡的问:“刚刚那个杀手,你一定是认识的吧?”

姚俊臣眼神有一丝躲闪,不愿直接面对暮云,说:“别胡说,快跟我离开这里吧。”

顿时联想到萦碧轩那晚的惊魂,暮云提高了音量,“你是不是在故意瞒着我什么?你若不告诉我,我自然有办法能够知道。”

说完转身便要回房,姚俊臣焦急的挡在面前,“我说的话你都听不见是吧,我说这里不安全了,我要带你离开。”

暮云站定,冷冷的盯着姚俊臣看了一眼,说:“姚大人,虽然你名声很臭,跟我相处时日不多,可我仍然愿意相信你是当我是朋友,我对朋友想来坦诚,也绝不愿意被朋友欺瞒,你若不肯诚心,就不用来管我的死活。”

“丫头……”姚俊臣急的脸通红,暮云见了,不禁有些心软起来。“你就信我一回好不好,总之我发誓绝不害你就是,跟我离开这里吧。”

暮云没有回答,姚俊臣便拉着她飞快的消失在深夜之中。

两人共乘一匹白马,暮云心里实在佩服姚俊臣的驭马水平,想着有空跟他学上两招也是够用的了。这深夜没有路灯没有探明灯,几次都差点要撞到密密麻麻的树干,却被他轻巧避开,只听得耳边呼呼的风,还好他很细心的将披风反搭在自己身前,才不至于感到太寒冷。

“我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被披风牢牢包裹着,暮云说话都透着十分的稚气,约是觉得跟暮云在这深夜单独相处感觉太过愉快,这条逃亡之路在姚俊臣心中极为享受,他笑道:“我带你去我想要去的地方。”

暮云心中想要去的,却是萧逸哲在的地方,一脸惆怅的说:“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想去哪里。”

两人皆是沉默不语,马不停蹄的奔跑了半宿,暮云感觉再颠簸下去,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翻腾出来了,忙叫了停,姚俊臣便下马展开怀抱将暮云抱下地来。

双脚踏到地面,暮云仍然觉得有些恍惚,歪歪斜斜的扶着树干坐在地上,觉得自己特别没用,该是要好好花功夫锻炼身体了。

姚俊臣从马上取了水壶下来,揭开盖子先递给她,暮云无力的摆摆手,人虚浮着说:“我现在不能喝水,一喝一会准要吐出来。”

姚俊臣便蹲在她身边,关切的看着她不语,暮云自顾自的说:“放着好好的屋子不住,偏要大半夜带我瞎晃悠,我都已经去了半条命了。”

姚俊臣噗嗤笑出声来,进而在暮云不可思议的注视下大笑起来,暮云有些生气,正要质问,姚俊臣却笑着说:“我真的很少见到像你这样的女人。”

暮云听了先是愕然,此时她是能够感觉到姚俊臣的真心,却回避着说:“姚大人这话,怕是已经对很多人说过了吧?”

姚俊臣竟然泛出一丝惊喜,“这么说,你是在吃醋吗?”

“我……”

暮云凝神对视姚俊臣双眼,这是一双清澈的眸子,在这无边的黑暗之中,显得格外明亮,满怀期待。暮云没有想到,如姚俊臣也会对自己动了真心。

想着他为自己做的一切,突然不忍心叫他太过伤心,也不想给他希望让他日后失望,暮云只好闭口不谈,不去解释半分,也不默认。

“你倒是说话啊,是不是?”

“大人,我休息够了,我们还是及早动身吧。”

说着自己已经顺着树干爬了起来,却因为起身的太急,脑袋晕血身子凭空晃了晃,姚俊臣很快搀扶上来,此时暮云整个几乎都倒靠在姚俊臣的怀中,极为暧昧。

姚俊臣顺势抱住暮云,情深在她耳边说着:“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刻等了好久,我还以为已经等不到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对你这样一个样貌家世都不算太出众的女人动心,这世间上的事情确实很难解释,此刻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无论刀光剑影,我都不足为惧,因为我能保护你,请你相信我。”

想要绝情拒绝掉一个在众多少女心中如传奇一样的男子,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暮云此时深深体会到了。

她可以痛快的去爱心中所爱,恨心中所恨,可是对一个并没有真正伤害过自己,处处照顾处处维护的男人,暮云自问没法对他太过决绝。

“可我……”

“我知道你需要时间,你相信我,我比他更能够照顾你。”

暮云感觉自己心都要融化了,姚俊臣实在是一个性情中人,明知道自己心有所属,还这样执迷不悟,执着的让人为难,让人心疼。

此刻她唯有拼命记住萧逸哲的笑容,来坚定自己的意志。

她奋力挣开姚俊臣越来越紧的怀抱,转身直面他说:“你既然已经猜到我和萧逸哲之间的关系,为何要对我苦苦纠缠下去,你明知道这样是不会有结果的。”

“我不在乎!只要你心里能有一丝丝我的位置,我不在乎你跟过他!”

不知道是不是黑夜的朦胧和掩盖,让人能够抛开俗世纷扰直面自己的内心,还是黑夜的渲染,让人无意识的欺骗自己说出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来。

面对姚俊臣如火一般的急切眼神,暮云心中好不容易堆积起来的冷面瞬间土崩瓦解,她无助的摇头说道:“请你别为难我。”似乎在拒绝,又似乎在哀求,这个世界上重情义的人实在太少,她实在不愿意看到因为自己而失掉一个。

枯枝哗哗作响,不合时宜的破坏了这深夜的寂静美好,暮云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姚俊臣却警惕着望向周围,凝神倾听一会,脸色大惊,不由分说的拉起暮云的手就朝马边走去。

暮云不明就里,以为他要做什么,忙吓得大叫道:“你放开我!”

姚俊臣伸手捂紧她的嘴,小声安抚道:“别出声,后面有人跟踪我们。”

暮云吓得面露惧色,急忙点了点头,姚俊臣便放开了手,将她横抱于马上,挥鞭驾马而去。

很快,暮云就知道了姚俊臣并不是在危言耸听,过了不到一会,暮云便能够清晰的听到身后不止一道马蹄声紧逼过来,大有赶超的趋势。

胯下的白马虽然是名驹,始终驼了两个人,不如身后身轻矫健,暮云紧张的回头问:“追我们的都是些什么人?你可认得?”

姚俊臣沉默不语,只专心驾马,暮云回头看身后,已经清晰可见那是三个黑衣人,跟刚刚在院落刺杀自己的,是相同的装扮,应该就是同一伙人。

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这些人分明是冲着自己而来,什么时候得罪了谁,竟然有人非杀掉自己不可?而这些人,跟姚俊臣又是什么关系呢?

“你不用那么为难的护我,若我真的命里有此一劫,我也认了,你放我下去吧,我不要连累你。”

“傻丫头,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管,再说他们奈何不了我的!”

暮云把心一横,威胁道:“你若再不肯跟我说实话,我便跳马下去,摔死了也认了!”

只有真心爱护自己的人,自残的威胁才能够起到作用,暮云突然觉得自己内心好阴暗,为了自己的私心,竟然也学着不择手段,伤害无辜。

可那日在萦碧轩,昕秀用最惨烈的方式保护了自己,若此生不能够揪出那幕后主使者为她报仇,那当日死的人该是自己!

“你一定要这样吗?就不肯听我一次!”

暮云闭眼,任由冷风刮面,无比决裂的语气说道:“这辈子我只听一个人的话,这人不可能是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