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红峡谷大战(三)/大隼宫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姚献命令将士乘胜追击,此时士气正旺,自然一呼百应,为首的几个彪悍副将纷纷挥舞钢刀,朝溃败钟军队猛烈阻击而去,钟军节节败退,瞬间便溃不成军。

“爹!你没事吧!”姚俊臣见姚献脸色泛白,身子摇摇欲坠,便掉头折返过来,下马来将他抱下地来。很快便有随军医士过来查看姚献伤势,垂询按压片刻,喂下几粒药丸,医士站起来回姚俊臣:“姚大人放心,姚相身体并无大碍,服药休息片刻便能恢复。”

姚俊臣松了一口气,姚献却横目怨怼的看着他,脸色紫涨,姚俊臣忙凑上前细细询问:“爹,你感觉怎么样?”

谁知姚献竟然一点都不领情,使劲全身力气猛地将姚俊臣的手推开,接着又咳嗽了两声,断断续续的说:“你扰乱军心在先,待全军凯旋之后,按军法定当严惩!”

姚俊臣急了,刚想要据理力争,见姚献脸色更加难看,生怕他气急又出什么病来,只得低头说:“爹教训的是,儿子甘愿领罚。”

姚献这才鼻子一哼,望向其他,说:“我不用你管,你此刻上去给我戴罪立功!”

姚俊臣单膝跪着领命,转身上马奔去。

悬崖之上,钟守站在崖边紧张的指挥战局,此刻太阳已到正午,虽说是冬天的气候,顶着阳光暴晒,也感觉到炎热,钟守将身上的盔甲脱了半边,露出一只胳膊,横绑在腰间,汗液悄悄从他脸上顺着脸颊淌下,显得更加苍老了。

暮云和萧逸哲此刻斜靠一颗大石而坐,两人的表情看似在密切观察战局,实则,暮云正用短刀紧张的替萧逸哲割手腕上的绳索。

“报!将军,敌军被我们成功伏击,已经自乱阵脚了!此刻下面已是人仰马翻!”

一位士兵摸样的人匆匆跑将上来,面带喜色,还没有奔到钟守面前,便将这喜讯大声喊出。

钟守听了自然是眉开眼笑,上前两步用力拍了拍士兵的肩膀,说:“干得好!传我的命令,乘胜追击!定要将姚献和姚俊臣俩个人生擒!”

士兵得令而去,钟守含笑抿唇,着意看了看萧逸哲的方向,朝他用力点点头,萧逸哲自然也是笑着点头回敬,暮云面上含笑,此时正抬起右手,用袖头替萧逸哲擦拭额头上冒出的汗珠,却是紧张的心几乎都要跳出来了。

小刀锋利无比,可这会不能扭头看着来割,只能凭感觉,而且面上还要装作若无其事,不能惹人怀疑。

悬崖上轻松的气氛并没有能够维持多久,马上又有士兵带着哭腔跑将上来,身子缩成一团跪在钟守面前,焉着头说:“报将军,敌军突然反击,我军损失惨重。”

“怎么会这样?”钟守神情愕然,立即跑到崖边,放目看去,果然见到山下依稀可见的红袖军士正猛烈阻击蓝袖士兵,且成绝对优势。

他伸手高举过头顶,大声喊道:“传我的命令,跟敌军斡旋到底,杀敌一人,赏十两纹银,杀敌二人,赏五两黄金,生擒姚献和姚俊臣者,连升三级,赏黄金百两!若有私自溃逃者,开除军籍,家人充军!”

话音落下,悬崖边剩下的自然全体服从,喊杀声一片。暮云偷偷问萧逸哲,“姚献和姚俊臣值百两黄金呢,不知道你可以换多少金子?”

萧逸哲笑了笑,外头柔和看着暮云,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如果是你要,我可以白送给你。”

暮云低头红了脸,胳膊肘使劲撞了他一下,说:“送给我才不要呢!”

还以为萧逸哲会立即接下句,谁知等了半天都没有回音,再抬头时,只见他看着前方长长的叹气,便说道:“怎么,才说了一句话你就生气,你也太小气了吧!”

萧逸哲视线收了回来,仍温柔看着暮云,说:“我是在可怜那些无辜的士兵,这一场战役,不知道要制造多少杀戮,何必?”

暮云也顺着他刚才看的方向看去,钟守依旧不停下命令,看来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思,便问道:“依你看,这场战役应该如何收拾?”

萧逸哲摇摇头,说:“钟守他自己只要静下心来想想,便会知道自己绝无胜算,若是能够早早缴械投降,即便是难逃一死,至少可以保全手底下这些将士的鲜活生命。”

暮云沉眼,加快了单手削绳索的力度,又小声的说:“当钟守要杀我来威胁你下令出兵时,你并没有立即答应他,是因为没有打算要答应吗?”

萧逸哲低下头来,一副做错事的委屈摸样,长长叹了口气,重重点头,以为暮云为追问下去,等了半天见暮云始终没吭声,便说:“你生我气了?”

暮云摇摇头,抬头看他,说:“我知道你是慈悲心肠,爱民如子,否则也不会不战而降,这些我可以理解,所以当时我并没有求饶半分,而是心甘情愿为你而死。”

萧逸哲大为感动,悄声对暮云说:“你靠过来一些。”暮云温顺的靠在他肩头,闭上眼睛。萧逸哲小声在她耳边说道:“若是你因我而死,我必定也会舍命陪你,生死相随。”

暮云闭着眼,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却说:“我不需要你陪我一起死,你是天下人的君主,你身上还有更多责任和未完成的事情,怎么可以为了区区一个我而放弃生命,我不愿意看到这样。”

若是从前,暮云绝对难以理解这“士为知己者死”的忠烈情感,而穿越到古代接近两年的时间,暮云受这里的环境影响,渐渐明白有些事情就好像是飞蛾扑火一般崇高伟大,只要心甘情愿。

萧逸哲挣脱着绳索,只恨自己全身被绑,否则真想要此刻将暮云牢牢锁在怀中。男女之情,最难得的是能患难与共,最珍贵的是相知相许,暮云既是不可多得的知己,又是怦然心动的情人,这样完美的女人能够出现在自己生命中,还是在最落魄的时候,萧逸哲只感念上天对待自己确实不薄。

“快帮我解开绳索,钟守撑不了多久了,我们得快些离开。”

暮云望望四周,除了着可供栖身的大石以外,几乎一览无余,便问:“这里还有这么多的人,单凭我们两,怎么逃出去?”

萧逸哲笑道:“你不觉得我们身边还有一个人没来吗?”

暮云垂目想了想,突然抬眼笑道:“我怎么一点都没有想起来,薛穆!”

萧逸哲笑着点点头,说:“我沿路都有留下记号,薛穆跟随我多年,应该能够辨认出我此刻的方位,现在这山头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士兵,只要我身上没有绳索束缚,就算只有我和薛穆两个人,对付这群人掩护你逃跑,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暮云正要问薛穆此次为什么没有跟随萧逸哲一同出征,突然来了一个士兵,站到暮云面前喝道:“你在干什么?”

两人之间的气氛被陡然破坏,暮云还没来得及收起脸上的笑意,茫然看着来人,一边偷偷藏起手中小刀。

那士兵却已经盯着暮云身后的手腕,又叫道:“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这一下引起了钟守的注意,他望向这边过来,大声问道:“怎么回事?”

萧逸哲忙笑着回应道:“没什么?暮云说钟大人士气正盛,此仗必能全胜!”

钟守眼中的疑惑还在,却没有再说什么,谁知那士兵却是不依不饶,指着暮云转身对钟守说道:“将军,她手里有东西,刚刚被我看到了,鬼鬼祟祟的很是可疑!”

萧逸哲和暮云均是脸色一变,钟守果然阴沉着脸朝这边走来,暮云紧张着将小刀藏在袖子中,刀锋坚硬,险些刮到皮肤,暮云眉头不由得为之一蹙。

钟守走过来,先是看了看萧逸哲,又转头看着暮云,说:“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拿出来给我看看。”

暮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了句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没什么……那小兵跟你闹着玩的呢……”

钟守果然勃然大怒,全然没了刚刚的客气,喝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再不拿出来休怪我无情!”

萧逸哲此时正焦急挣扎着已经解了一半的绳索,面上沉着冷静,知道钟守已经起了怀疑,看来是非要揭穿不可了,一会如果蒙混不过,只能够同他硬拼。

钟守此刻已经相当不耐烦,匆匆走到暮云面前,横着眼怒视暮云,“给我交出来,否则我马上扒了你的皮!”

面前陡然出现了一个杀机重重的人,暮云自然是不寒而栗的,她绝对相信若是钟守看到自己手中的东西之后,一定会向自己痛下杀手,而且都不带眨眼的。

她倒不是害怕死去,只是自己死了便罢,钟守必定不会放过萧逸哲,两个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荒郊野岭,想想又怎么能够甘心?

钟守见暮云半响没有回答,果然徐急的冲上来,一把抓住暮云的胳膊,就要将她横空拉起。

萧逸哲忙大声喊道:“你放开她,她什么都不知道,有本事冲着我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