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74、出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云眼角弯成不可捉摸的笑意:“奴婢也早警告过大人了。”

似乎被这宫女的挑衅激发了好胜之心,姚俊臣一改方才的短暂关心,先是低头笑了笑:“有胆子你就狠命刺进去,看谁命硬过谁!”

暮云毫不畏惧,理直气壮的说:“奴婢与大人原本井水不犯河水,可大人偏要与奴婢过不去,奴婢只好奉陪到底。这柄短刀是皇上赐给奴婢做防身之用,奴婢当然不敢用来刺伤大人,可是大人若执意如此,奴婢便把那日大人夜闯萦碧轩的事情向太后禀告,不论大人现在阻拦奴婢是何用意,若是惊扰到太后,大人想想是否值得?”

姚俊臣直直的看着暮云,没有一丝表情。暮云故意凑近了点距离,几乎贴面笑说:“虽说奴婢相信大人与日前萦碧轩一案毫无关系,可大人夜闯萦碧轩却也是事实,奴婢想来,太后极容易会将这两者联系在一起,大人纵使位高权重家族显赫,也是难保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萃心离开萦碧轩的那天晚上遇到的那个蒙面男子,虽然不能够肯定就是姚俊臣,可十有八九猜测的没错,何况眼下情况危急,也只有豁出去试一试了。

姚俊臣脸上慢慢泛出邪魅笑意,笑容越来越盛,笑得暮云心里七上八下的。方才装出来的气势顿时也矮了几分,却是骑虎难下,只好竭力伪装到底。

只当做是给姚俊臣留一点面子,暮云示弱说道:“若是大人肯放过奴婢今次,奴婢保证会即刻忘掉那天晚上的事情,绝口不再提起。”

不管怎么样,自己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该威胁的也威胁了,该给台阶的也给了台阶,能不能顺利过掉这一关,就听天由命吧。

四周的侍卫和嫔妃纷纷跪了下来,原来是萧逸哲的步履已经慢慢行来,暮云身边三步远的地方就立着萧逸哲的汗血宝马,若是萧逸哲见到姚俊臣和自己在此纠缠,那局面怕是难以收拾,搞不好连萧逸哲也会因此被太后怪罪的。

暮云不由得更加急切的看着姚俊臣,手上的尖刀都在慢慢发抖,心中害怕极了。姚俊臣自然是看在眼里,或许是存心想要戏弄她,或许是真的对她说的话生了气,故意站在那里很诡异的看着她,就是不表明态度。

暮云似乎能够感觉到有几双诧异的眼神正望向这边,现在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只余自己和姚俊臣站在这人群之中,太过突兀。

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暮云先收回尖刀,快速的藏在怀中,跟着众人跪倒下来迎接萧逸哲,山呼万岁,一边侧头用眼角哀求姚俊臣。

姚俊臣终于慢慢的跟着跪了下来,紧挨着暮云,瞥眼见到姚俊臣绣满莽纹的墨绿袍子褶皱交织着伏地,暮云才算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姚俊臣总算是给自己留了一点点面子。

正预备冲他感激的笑一笑,顺便安抚他的情绪,免得他想想又觉得不甘心,反过来跟自己算账那就不妙了。

可姚俊臣很快便先在自己耳边小声的说了句,“今次你可记住,欠了我一个大人情,日后可是要连本带利还过来的。”

暮云一听,便完全安下心来,心说只要你肯放我一马,我就谢天谢地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咱们再慢慢算。

“大人肯放过暮云,暮云感激不尽,若日后有机会,定会为大人效劳!”

姚俊臣鼻子一哼,仍是笑着,不再看暮云。暮云抬头见萧逸哲已经走到宝马旁边,顺手接过黑蟒蛇皮马鞭,然后极为潇洒的朝身后的一众大臣举起鞭子,在一阵排山倒海的山呼万岁之间,很流畅的翻身上马,姿态器宇轩昂,暮云不禁看得两眼发直。

再看身旁之时,姚俊臣已经不知去向,张头望了望,人群之中也找不到他的背影,心想,他离开了也好,反正自己马上也要随着萧逸哲出城了,到时候他就算要反悔,也没机会了。

萧逸哲策马先行,身后的亲兵忙跑步跟上,暮云也夹在这亲兵的队伍里面,气喘吁吁。心想还好自己身为宫女,平时往来穿梭于各个宫房的机会多,也有锻炼意识,要不然光凭这幅小姐的身子,还不得跑得几步就掉队?

不过小跑着路过跪迎在两旁的朝廷大臣身边,那感觉也相当独特,就权当做这些一点义气都没有的乱臣贼子们是在给自己磕头吧!

暮云突然在跪迎的大臣之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钟守。

他位列三品,自然是要排到靠后面几位的,与他一起的大臣们都老老实实的将头低下,只有他一个人抬头朝萧逸哲望去,显得特别突兀。

钟守今天也是一身的戎装,胸前黄金盔甲护心铜镜格外显眼,若不是跪在人群之中,这身打扮给人的感觉还以为他会随军一起出征呢。

暮云伸手压低了帽檐,以防止钟守也认出了自己,却不由自主的望向钟守。

笔直的一字胡须,容光焕发的气色,不可捉摸的笑意,都叫暮云心里感到十分不安。不久之前回家之行无意间撞破了钟守那么大的阴谋,只因苦无证据,且现在腹背受敌,萧逸哲才没有立即采取行动。

可是,钟守他不是一直称病在家的吗?就连年关都借故没入宫朝拜,而现在出现在队伍里面又有什么用意呢?暮云始终猜想不透。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萧逸哲的马上的背影,果然是英勇不凡,难怪身后那些深宫女人们哭的一个比一个响亮,这样一个美男子就要上战场了,任谁都是难以舍得。暮云心里窃喜,你们若是知道只有我一个人可以跟在萧逸哲身边,都该气病了吧!

笑归笑,脚下可是一步都不敢懈怠,跟在皇帝近前,若是掉了队,可是大罪,暮云这点常识还是知道的。出宫的这条笔直道路,还是有点印象的,照这个阵势,怕是要小跑到天顺门之外才会放慢脚步。也就是说,至少也要坚持两千米的距离。

事实上暮云猜错了,这一队人马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路小跑着不停,过了天顺门,出了皇城,还没有要停下来走的意思。

难道非要跑着才能够显示出自己是一支有超强战斗力的军队吗?暮云几乎要背过气去了,简直感觉腿不是长在自己身上,也完全顾不得形象,扛着重重的长枪,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惹得旁边的士兵频频侧目。

“老兄,我们这还要跑多久啊,干嘛要一直跑啊跑的,格格尔的军队又没有已经杀到近前了。”

暮云翻着白眼,问身边的一个士兵。

士兵很鄙视的看了她一眼,这弱小的身子骨,哪里能够站到他们这个队伍前头,应该自觉的排到老后面才是。想归想,士兵还是说:“谁知道呢,将军吩咐下来的,照做就是了。”

将军?哪个将军?

暮云看了看前面几个骑马的人围在萧逸哲身边,个个都是将军,他们的马蹄速度很快,离着自己像是越来越远的趋势,暮云不由得沮丧起来,昨天还放出豪言壮语,什么不撞南墙不回头,这才一开始,就忍不住要打退堂鼓了,摊上这么一副身子骨,实在是无奈的很,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先练好武功再随军出征。

萧逸哲似乎感觉到队伍行军速度过快,长拉了一下马绳,马儿受惊,侧头叫了一声,几位将军忙警醒着问萧逸哲有何吩咐。

萧逸哲笑道:“朕看天色还早,此时也已经出了皇城,不如放慢行军速度,在黄昏之前赶到京郊郓城就好,众将以为如何?”

隔着二十米的距离,萧逸哲浑厚中气十足的嗓音还是清晰的传到暮云的耳边,她不由得感激的看了眼他的背影。哎,真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

然而萧逸哲身旁的一位叫不出名字的武将却阻止道:“皇上,兵贵神速,且看这天色颇有落雨之势,我们还是尽快赶到郓城才是。”

一旁的三四位将领也点头称是,萧逸哲便笑了笑,不再坚持。

暮云刚刚才生出的一丝喜悦之情被冲淡的一点不剩,简直是肺都要气炸了!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若要是给这一众队伍每人都配上一匹鞍马,老子才不管你要什么时候赶到什么地方呢!

环顾四周,不单单是自己,所有的士兵皆是面露疲惫,再看身后的队伍,也略微有些混乱,看来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身子娇弱。

心里不由得泛出一丝不好的预感,萧逸哲身边几位并不听从他吩咐的将领,意外出现在跪迎之列的钟守,以及姚俊臣说那句“即便到了宫外,他也难以保护得了你!”,这一切全都一窝蜂的涌现在暮云脑海里。

她不由得越想越是害怕,只觉得这费力前进的道路,并不想想象中的那么光明。

不行!不能让萧逸哲这样给人牵着鼻子走,怎么也得冒险给他争取些机会来。

暮云打定主意,也无暇细想自己是不是对的,突然装的腿脚瘫软,两眼泛白直直的倒在了队伍中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