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71、不合时宜的醋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隼皇宫今年的新年,完全没有一点年味,整个宫殿全笼罩在阴影之中。

前方格格尔局势的不利消息一拨又一拨的传到内廷,萧逸哲召集兵部整日商讨对策,太后不断穿梭参与其中,让原本就意见不统一的用兵方式更加不可控制。

楚贵仪仍然在禁足之中,整个宫廷,唯一欢快的地方要数姚贵妃的倾云宫,这里无论白天黑夜,依旧过着歌舞升平的日子。

太后先前交代过,让萃心多到姚贵妃宫中走动,此时因忙于前朝战乱,不曾顾及,萃心也乐得清闲。

这一日,姚贵妃宫中的主事宫女芳秋来到乾宁殿说要求见芳美人。暮云正在为萃心梳头发,听到熙儿来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她来这里做什么?”

萃心转过身来,问:“芳秋可有说是什么事?”

熙儿低头答道:“奴婢见是倾云宫的人,也不敢细细盘问,芳秋姑姑此刻已经在外厅等候了,像是带了些礼物过来。”

暮云摇头,走进两步对熙儿说道:“这有什么不敢问的?芳秋虽说是姚贵妃的人,可到底也是个奴才,来求见芳美人,总得说明来意才是,下次你定要警醒着点。”

萃心也没说什么,站起身来,对熙儿说道:“那你这便领我们前去见她吧。”

暮云试图阻拦,“姐姐此刻就去吗?用不用我先去打探打探?”

萃心笑着说:“不用,去了便知道。”

三人出了内室,来到外厅,掀开帘子,便见到以芳秋为首的四位宫女整齐的站在厅右侧,一见萃心出来,芳秋忙迎上来请安,笑得跟一朵鲜花似的:“倾云宫奴婢芳秋给美人请安,美人万福!”

萃心忙让熙儿扶芳秋起身,自己坐到上座,笑道:“不知姑姑此番过来,可是贵妃娘娘有旨意传到吗?”

芳秋笑着指着身后宫女手中抱着的挂红绸的檀木箱子,说:“年关将至,贵妃娘娘体恤六宫,这是特意交待过来要送给美人的东西。”说着还神秘的对萃心笑道:“给美人的东西要比别人的不同呢。”

萃心淡淡的笑了笑,示意暮云亲自过去接来,暮云走下台阶,迎上芳秋极力讨好的笑容,只觉得浑身不适,故意不去看她,垂目接过箱子,回到萃心身边,只觉得箱子沉甸甸的,里面像是有些宝物。

萃心笑道:“多谢贵妃娘娘恩赏,劳烦姑姑回去传话,臣妾稍后便会去倾云宫谢恩。”说着便吩咐熙儿给芳秋和一同前来的宫婢赐赏。

芳秋笑着接下,似乎欲言又止,但见萃心兴致不高,便匆忙告退。

等她们走远之后,暮云问萃心:“姐姐真的要去倾云宫吗?这阵子太后也没有提及,姐姐还是能不去就不去的好。”

萃心也心有顾虑,但却说:“姚贵妃的个性你比我清楚,她如此兴师动众,必定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我还是去一趟为好。”

暮云想想也有道理,便说:“那我陪姐姐一起去吧,若姚贵妃刻意为难姐姐,也不至于一个人太过无助。”

萃心想想,点点头。

暮云和萃心还未走进,便听到丝竹管弦之声传来,夹着姚贵妃的笑声。

八名身穿轻纱绸缎的舞姬在特制的圆台上翩翩起舞,如此寒冬,姚贵妃的倾云宫却是一副春暖花开的局面,见萃心来访,便笑着招萃心来自己身边坐下,暮云也跟着站到萃心身旁。

今日姚贵妃穿了一身大红,胸前的金色牡丹格外妖娆华贵,像是价值不菲。

暮云想起前一阵子,因为国库空虚,前方战事吃紧,各宫都在节衣缩食,连太后宫中都做了节俭的样子,倾云宫却依旧奢靡如此,真是不知进退。

姚贵妃故作亲切的握着萃心的手,笑道:“可有日子没有见到妹妹了,怎么妹妹都不过来我这宫里坐坐?可是因为侍奉皇上勤勉,倒忘了我这姐妹了。”

萃心羞红了脸,避重就轻的说:“娘娘言重了,前阵子因为娘娘在病中调养,妾身怕耽误娘娘休息这才没有前来打扰。若是娘娘希望妾身过来,只需派人传唤一声便是。”

姚贵妃眼波流转,换上一副愁苦的表情,就近萃心身边紧坐了坐,说:“妹妹可是因着上次的事情怪我?”

萃心不明就里,眨眼问道:“妾身不知娘娘所说的是何事?”

姚贵妃放开萃心的手,忒自拭泪:“自从上次乾宁殿中闹过之后,皇上便再也没有来看过我,原本浅薄的夫妻情分更加堪舆,我虽然性子要强一些,可对皇上却是真心实意的,妹妹近水楼台,与皇上见面机会总多过我,还望妹妹能够得空在皇上面前帮我好好美言几句,定当重谢!”

姚贵妃一开口的语气便酸不溜秋的,暮云还猜测姚贵妃这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原来说来说去尽是想要萃心助自己争宠,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可笑之极。

萃心明白姚贵妃的意图,便诚恳答道:“娘娘心意妾身明了,只是皇上政务繁重,妾身也已经许久不见皇上,只担心也帮不上娘娘的忙。”

姚贵妃还以为萃心借故推脱,不肯帮自己,便拉下脸来,冷声说:“芳美人为何要一口拒绝?可是这阵子同皇上你侬我侬,眼里便没了别人?芳美人不要忘记了,你得以能在乾宁殿侍奉皇上,这可全仰仗太后恩赐,你我同属太后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可不要只顾自己个儿啊!”

暮云再也听不下去了,站出来将萃心护在自己身后,对姚贵妃说道:“娘娘不要在以己度人了,如今前方战事吃紧,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思出来争宠夺爱,皇上不单单这阵子没有召见娘娘,后宫各位主子,皇上全都没顾得上瞧呢!娘娘若是真心爱皇上,就应该节衣缩食,将自己宫房的银两拿出来给皇上充当军饷,而不是只顾自己的感觉,在一旁给皇上凭空添乱!”

暮云开口之时,萃心的心也跟着起伏起来,先是悄悄拉扯暮云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太过耿直,可暮云这性子又哪里是能够劝得住的,也只能够干着急而已。

姚贵妃给暮云说得一愣一愣的,倒像是忘记要发火了,似乎在仔细思索暮云方才说的话。

萃心站起来给姚贵妃赔罪:“娘娘请恕罪,暮云不是有心冒犯娘娘的。”说完自己先跪在姚贵妃脚边,又赶紧拉暮云一同跪下,暮云虽然心不甘情不愿,还是跪了下来。

姚贵妃蹙眉问道:“你方才说的可都是真的?皇上这阵子哪里都没去?包括楚梅那里?”

暮云刚刚才平息的怒意此刻几乎又要冉冉升起,如今的局面跟自己刚刚入宫时不一样,战火连连,朝廷兵败的消息不断的传到内廷,宫中有好些宫女太监都冒死逃出去,要跟家人团聚,无论多严厉的处罚都屡禁不止,因此,宫中的佳丽贵妇受到影响,大部分已然没了往日怡气指使的派头,对待下人也被迫宽厚了许多。

萃心暗自强压着暮云的手腕,示意她不要出声,自己回答姚贵妃:“正是,皇上接连两个月几乎每晚都忙碌到深夜,废寝忘食。”

姚贵妃木然的点点头,又以一丝妒忌的目光看着萃心:“果然是皇上心坎里的人,皇上在忙碌之时都能够在身边每晚随侍,这可不知道得让宫中多少姐妹心碎呢!”

“姐姐!”

一声浑厚的男音划破这已经无比尴尬的气氛,暮云抬头看去,来人正是姚俊臣,许久不见他,神情倒是憔悴了许多,应该是公务缠身的缘故,不像这姚贵妃只知道吃喝享乐,不解人间疾苦。

姚贵妃见是姚俊臣,忙笑着下地迎了过来,拉着他的胳膊说道:“哎呀呀,今儿可真是好日子,连你也进宫看我了,你可是许久没过来了,我还以为你都快要忘记我这个姐姐了。”又埋怨一旁的芳秋,”姚大人入宫了也不通传一声,你们这些人也越发的没有规矩了!“

姚俊臣一边走到下座一边笑道:“怎么会呢?我这不是过来了吗?”

说着看了眼台阶上跪着的暮云和萃心,问姚贵妃:“姐姐,这是做什么?”

姚贵妃笑看了眼萃心,又回望姚俊臣,笑道:“没什么,开个玩笑罢了。”

现眼见姚俊臣来此,早将邀请萃心的来意忘得一干二净,不由得下了逐客令,对萃心说:“芳美人你起身吧!今儿个回去之后要好好管教你的宫女,在本宫这里无礼到没什么打紧,若是哪日在殿前失仪,牵连到了美人自己,那就休怪本宫要以宫规处置了。”

姚俊臣听着,悄悄望了眼暮云,心想又是这宫女生出了事端,不由得会心一笑。见萃心和暮云两人已经告退,便对姚贵妃说道:“弟弟今日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年关将近,父亲叫我来看姐姐这里缺什么,如今见到姐姐安好,也好回去复命,兵部还有要务,弟弟这便告辞了。”

姚贵妃还没来得及答话,却见姚俊臣已经起身而出,眼看着刚刚才来宫中的几个人都走马观花的出去,不由得耸搭着脑袋,惆怅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