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69、脱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云慢慢的坐了起来,许是刚刚言秋那一巴掌下了狠力,摇摇欲坠的身体单用手掌撑着,显得有些吃力。略整了整仪容,她淡淡的说:“昕秀被害当天晚上,奴婢在乾宁殿陪伴芳美人,因美人身体不适,奴婢当晚未曾离开乾宁殿。萦碧轩的命案,奴婢也是后来才得听闻,奴婢悲痛难忍,又怕睹物思人,是以一直未敢回来。”

言秋冷笑了笑,头上的翡翠碧绿南凤簪子跟着晃动两声,珠翠相撞之间的声音格外清脆好听,只是暮云此刻没有一丝心情回头望望。

言秋大声喝道:“简直是一派胡言!若真是怕睹物思人那么简单,为何连太后的召见也无动于衷?难道萦碧轩便没有人来通传了吗?我看你是在欲盖弥彰,这昕秀丫头的死,其实跟你脱不了干系,是不是?”

暮云可以忍受她们恃强凌弱,却受不了她们污蔑昕秀的死是自己造成的,这简直就是亵渎崇高的姐妹情谊。暮云义愤难消,也大声反驳道:“姑姑不要血口喷人,昕秀的事情奴婢悲痛不已,只恨那日未能保护她周全,昕秀没了,奴婢几乎悲痛欲绝,连日来低迷消沉,无心做其他,就连太后的传召都未能及时听闻,姑姑怎么能够如此污蔑奴婢?”

言秋大约见惯了在她淫威之下服服贴贴的宫女,许是万万没想到刚刚才挨了巴掌的暮云竟然还能够有勇气不慌不忙的说出这么一大框子话,言真意切的让人一时无从反驳,便生生的愣在那里。

太后冷眼看着暮云和言秋两人对白,见暮云面露悲伤,眼泪欲欲落下,便问道:“暮云,你刚刚说‘只恨那日未能保护她周全’,也就是说,你知道她被害的那天是个什么情形,对不对?”

暮云感觉头部像是被重拳击打过一样,愣愣的望着太后,太后此时凝神惯注,十分敏锐的便发现了暮云话中的可疑之处,一双眼睛锐利而又深沉,像古老的枯井一般,一眼望不到底,叫人感到无端害怕。

见暮云迟疑着不立即回答,完全没有刚刚的悲愤流露,太后心里更加肯定暮云的话中有假,便说:“你若如实告知哀家,哀家自当秉公处理,可若要有半句虚言,定当国法难容!”

国法难容的意思,是会连累家人吗?

暮云往地上痛快的磕了一头,说:“太后明察,昕秀的事情跟奴婢的确毫无干系,奴婢多日不曾回到萦碧轩,对于事件的始末更是全然不知,还望太后为奴婢做主,还奴婢一个公道。”

太后见听不出自己想要听的话,便先失了耐心,暮云话还没说完,她便抬手拨弄护甲,轻轻的往上呵气擦拭,仿佛在她眼里,几个宫女的性命还不如她手中的护甲来的重要。

“你既然不信任哀家,什么都不对哀家说明白,这让哀家如何为你做主啊?”太后幽幽着说了句,其中故意停顿片刻,匆匆瞥了一眼暮云,又拨弄着指甲说:“暮云,在这宫里,你是难得一见的聪明人,哀家可不希望你糊里糊涂的便被断送掉性命。这宫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可纵使如此,断断没有敢欺骗哀家的人存在。在哀家掌管着的后宫,也断断不允许有哀家控制不了的事情发生。”

说着故意停顿一会,将脸凑近,低声对暮云说:“你再好好想想,可有记起方才忘记跟哀家说的话来?”

暮云明白过来了,昕秀的事情,多半不是太后指使的。如今楚贵仪禁足,姚贵妃卧床不起,周皇后一直与世无争,后宫的事情,太后势必要一手追究下去,可太后如今追究的,不是因为宫中发生命案,而是这命案的发生,不是在她意料之中。

不是太后,那还会是谁呢?

言秋见暮云久不回答,生怕惹得太后又是发怒,便催促道:“还不快点说!若再不老实交代,可便再没机会为自己伸冤了。”

言下之意是若暮云无法交出真凶,她们便要将暮云以凶手之罪落实。

如此草菅人命,还能安稳坐于高堂之上吗?

暮云哑然,苦笑了笑,心想如此罢了,就算将一切对她们合盘脱出,也未必能为昕秀洗刷冤屈,反倒显得自己贪生怕死。既然如此,还不如潇洒一点,索性她们想听到什么,就偏偏不告诉,看她们能不能从自己嘴里面把话撬出来。

言秋见威逼暮云不得,不由得着恼,又是大声喝道:“你笑什么?”

暮云摇摇头,无惧言秋凌厉目光,笑道:“奴婢全无嘲笑姑姑的意思,奴婢只是为昕秀惋惜,好不容易来人间一趟,遭受了这么多的罪过,如今到了阴曹地府,必定能看清楚阳间的仇人是谁,可偏偏见到的是仇人逍遥法外,一众不相干的人却在那里鱼死网破争论不休,这不是很可笑么。”

说着便真的干笑两声,笑得言秋脸红到了耳根,听出暮云话中的挖苦之意,言秋心中大怒,作势又要上前抓打暮云一番,却被太后伸手叫停。

“暮云,听你话中的意思,是在责怪哀家多管闲事了?”

太后面色和善,至少是对比刚刚的阴柔来说和善了许多,暮云一个晃神,瞬间还以为太后是为自己刚刚的绝望挣扎所触动。也许这正是太后可怕的地方,含笑中叫人看不出里面暗藏着的汹涌来。

暮云低头说道:“奴婢不敢。”

太后笑道:“有什么敢不敢的?方才你每字每句都在指桑骂槐,以为哀家听不出来吗?”

仿佛是极少见到如此胆大的宫女,太后虽然心有怒意,却也不想立刻处死她,倒极愿意将这猫捉老鼠的游戏再玩上片刻。

“其实你是不是主谋,跟你能不能供出这主谋,对于哀家来说都没什么打紧的,哀家介怀的是居然有人敢再哀家眼皮子底下为非作歹,所以,这件事情哀家非得查个水落石出不可!哀家且先容你多活两日,待哀家查明真相之时,便是你为今日的冒犯罚罪之日!你且先退下吧!”

什么?暮云睁大了双眼,不可置否的看着太后。她居然肯这样轻易的放我回去?

言秋也似乎有些吃惊,张着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今日暮云言语之中屡次得罪太后,而这样还能够全身而退的在记忆之中怕是绝无仅有,言秋不由得想要再问问清楚,是否自己刚刚听错?

“还不走吗?”

太后见暮云毫无动静,不耐烦的催促着。

暮云忙伏地磕头,匆匆告退而出。

才从太后宫中出来,便见到不远的树下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上前去,那人忙奔了出来,是薛穆。

他一脸焦急,几乎是满头大汗,一见到暮云安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不等暮云开口,便自顾自的说道:“刚刚你被她们带走,我便马上回乾宁殿找皇上想对策,谁知皇上正在同兵部几位大人商量边关战事,太监竟然不予通传,我只好又折返回来,如今见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暮云望着他笑了笑,从袖中掏出一方手帕递了过去,说:“看你满头大汗的,先擦一擦吧。”

薛穆笑着接了过来,却不立即擦拭,只看着暮云,手紧握着那方手帕,仿佛那有千斤重量。

回到乾宁殿,萃心也十分焦急的等在正殿门外,见到暮云和薛穆上前,便也快步走过来,上前拉住暮云的手,左右端看,说:“还好你没事,早前听说你今日要回来,却不想先被太后娘娘请了过去,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太后宫中找你,还好你没事回来了。”

暮云蹲身朝萃心行礼,笑着说:“幸好姐姐没有前去,否则事情越弄越大,姐姐同我反倒都不好脱身了呢。”

萃心又问,“那么如今太后对你疑虑全消了吗?她没再追究萦碧轩的事情?”

暮云摇头笑着说:“暂时没有追究了,以后的事情还不知道呢。”

萃心点点头,也不另行多问,只叫暮云先行回房休整。

暮云才移步子,身后的薛穆捡了空,便问萃心说:“美人可知皇上同兵部几位大人商量边关事宜有何进展了?”

萃心笑了笑,说:“我从来不关心政治,皇上纵使同我提及,我也只听听便过,大人还是去询问知情的人吧。”

薛穆碰了个软钉子,便只好说声失敬。

暮云边迈台阶边想,虽然萃心名义上是太后的人,可如今皇上很多事情对萃心并不避讳,除了因萃心本身并不是惹是生非的人之外,不难看出皇上对萃心已然十分信任,说是已经视她为自己人并不显过。可诚然如此,萃心却始终未曾正面表达自己的立场和态度,遇事只默默静听,并不发表自己的看法,充耳不闻居多,实在猜测不透,她心里究竟是什么想法。

不过即便她心中真的另有想法,她对自己的那一份关心却是不假,难得她能不把这些俗人俗物放在心中,这超凡脱俗的境界可不是人人都能够做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