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59、第一次亲密合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逸哲望着暮云充满稚气的小脸上,透着与年龄不符的仇恨目光,也许心生出了怜惜,他叹着气,背手转身随意走了两步,说:“如果你的敌人,是你这辈子无论多么努力,终其一生都无法与之相抗衡的人,你还愿意去报仇吗?”

暮云用力伸手擦干眼角的泪水,一脸倔强的说:“人活着总有信仰,也总有非做不可的事情,昕秀是受我连累为我而死,如果我因惧怕敌人不愿为她报仇,今后还有何面目活着!将来到了九泉之下,又有何面目见她!”

萧逸哲不禁赞赏的看着暮云,嘴角弯出一丝笑意,他轻轻点头,看着暮云说道:“我知道你的敌人姓甚名谁,但如今却还不能够告诉你,你若想报仇,将来任何事情皆需听我吩咐,你可愿意?”

暮云原本指望着萧逸哲将那人的名字说出来,无论她是姚贵妃还是楚梅,就算是拼着这一条性命不要,她都敢立马起身去找她们。

可萧逸哲偏偏不揭开谜底,这叫暮云气不打一处来,她昂起头,冲萧逸哲吼道:“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知道还是装得知道?你休想借此机会来操控我,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萃心原本十分温顺的站在一旁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现见到暮云说话越来越没有边际,忙偷偷看了眼萧逸哲的脸色,走进两步蹙眉对暮云说道:“暮云,不得无礼,你这条性命还是皇上所救。”

原本暮云说刚刚那翻话就是外强中干,越是表现着越是掩饰着,她内心愤愤不平的是这个世界为何如此的不公平?为什么弱小就可以任由权贵欺凌而没有丝毫还击之力?

萧逸哲笑看着暮云,并没有说话,那眼神又像冰凉的泉水,又像炙热的火焰,叫人完全捉摸不透。不知为何,暮云心里竟然生出一丝怕意,自觉刚刚说的话太没有经过大脑,目光变得胆怯了几分。

萃心忙为暮云求道:“皇上息怒,暮云她如今神志未清,并不是有意冒犯,还请皇上原谅。”

萧逸哲单手示意萃心不用继续说下去,声音依旧平和的笑道:“我没有生气,我生平最不愿意勉强别人,尤其是女人,愿不愿意完全在她自己。”

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去,暮云目前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为可怜的昕秀报仇雪恨。就在萧逸哲踏出门槛的一瞬间,她张口喊道:“请等一下!”

萃心抬头望着暮云,萧逸哲也收回已经迈出的脚跟,回头看着暮云。

暮云掀开半裹在自己身上的棉被,强制撑着身子爬到床边,艰难的扶着床沿走下地来,赤着脚跪在冰冷的地面上,正对着萧逸哲重重的叩头,然后支起身子,说道:“奴婢钟暮云铭感皇上救命之恩,愿意听从皇上差遣,效犬马之劳,万死不辞。”

萧逸哲笑着回转身来,点头说道:“如此甚好。”便亲自走到暮云跟前,双手将她搀扶起身,笑道:“你如此重情重义,他日必定能够得偿所愿。”

萧逸哲话音刚落,便眼神一惊,原来暮云方才已经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此刻再也无力支撑,生生的倒靠在萧逸哲的怀中。

过了两天,当暮云再次回到萦碧轩的时候,看着院内一景一物,恍若隔世。

秋风扫落叶,八角茶亭,梧桐树枝,还有已经门前枯萎的桂花树,以往的繁荣人来人往,都因为这里出了人命,而无人打理,整个庭院都透着寂寞萧索的味道。

熙儿轻轻拉了拉暮云的衣袖,小心翼翼的说道:“暮云姐姐,芳美人交待过……”

此时的暮云全身缟素,头戴宽边沿帽,白色的细纱将整个脸包裹起来,行动之间只觉得飘渺灵动。她伸手用力擦拭掉眼角的泪水,没有回头,说:“我知道,我就是来昕秀住过的地方看一看,马上便回去的。”

熙儿叹口气,小心说道:“芳美人就是担心姐姐睹物思人,才特意交代奴婢不准姐姐过来,是怕姐姐伤心呢。”

暮云用力的仰头眨了眨眼睛,回头挤出一丝微笑,说:“那我们走吧。”

两个人回到暮云原先住的院子随意整理了些东西,便又回到乾宁殿,一路上都刻意走无人问津的小道,避开人群。

来到正殿,暮云整个视线都豁然开朗,一片气派万千,算起来这还是自己入宫以来头一次进到皇帝处理政事的正殿,十六根鎏金擎天柱支撑着整个殿阁顶端,每根柱子几乎都要三四人才能够合抱得过来,都刻有不同的龙雕,栩栩如生。

在穿越之前,暮云不是没有去过故宫,那号称世界上保存得最为完整的古代皇宫,当初也被紫禁城的宏伟壮阔惊讶得热血沸腾,可那毕竟只是残迹,相比眼前的正大光明殿,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难怪从古到今那么多人不惜拼上血命都要坐上那龙椅,暮云仰视高高在上的萧逸哲,在这么大的殿堂稳坐最高指挥,指点江山,那滋味一定相当不错吧!

“奴婢钟暮云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熙儿已经回偏殿给芳美人复命,暮云自己一个人过来见萧逸哲,偌大的正大光明宝殿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暮云听着自己刚刚说话的声音都透着重重回声,再抬头望望萧逸哲,突然明白了什么叫高处不胜寒。

“平身吧!”

简短的区区三个字,萧逸哲说出来都透着满满的自信,此刻他的案牍上十分整齐,为了召见钟暮云,是刻意等在这里的。

“你都准备好了吗?”

暮云张口回答道:“奴婢已经准备好了,任凭皇上吩咐。”

萧逸哲满意一笑,站起身来,绕过宽大的案牍,对暮云说:“你先起身吧,到上面来。”

暮云抬头,看了看十几节台阶之上的萧逸哲,今天他穿了一身黑色金边朝服,头戴珍珠琉璃掐丝沿帽,大小相同的白珍珠顺着帽沿而下,遮住了他半张脸庞,更增添了一份神秘威严。

暮云点点头,便垂眼提裙,慢慢的顺着台阶而上,她在心里默默的数了数,一共十八级。

走到萧逸哲的身边,暮云作势又要跪下请安,萧逸哲双手背过,笑着说:“免礼。”

暮云这才抬头看着萧逸哲。

萧逸哲笑道:“你这次可是荣归故里,家里上上下下全都看着,怎么能够冷着面孔呢?”

暮云看着萧逸哲,慢慢的从嘴角生生挤出一丝微笑来,说:“奴婢知罪,回家之后定会注意分寸。”

萧逸哲摇摇头,仍是微笑着,说:“虽然你嘴角笑了,可眼睛没笑,叫人看着还是透着冷漠。知道的人还罢了,若换了不知道的人,还只当是我对你做了什么了。”

若是从前的暮云,听到萧逸哲对自己说这话必定会十分反感,觉得他是有意调戏。可如今不同,他是救过自己性命的恩人,也是不拘一格可以不过分计较身份的君主。

她暂时抛却了心中的烦恼和怨恨,直视萧逸哲的双眼片刻,抿嘴而笑。

这一笑,十分娇俏,暮云本就是生得极美,如今大病初愈,面色苍白,偏又坚强的挤出这一丝微笑来,妩媚动人之间泛着叫人心疼的味道,却是叫人不能挪开眼的。

萧逸哲几乎有些看呆了,好在毅力超然,这才没有让暮云看出什么来。

暮云笑着问萧逸哲,“这样可不可以?”

萧逸哲挪开眼,依旧背着手,傲视这台阶之下的雄伟大殿,说:“甚好。”

暮云又是抿嘴一笑,这次是会心的微笑。

“你笑什么?”

萧逸哲不由得好奇,半转过身来问道。

暮云用衣袖轻轻的点了点朱唇,说:“没什么,只是感觉皇上跟奴婢以前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故而发笑。”

萧逸哲“哦”了一声,正要追问暮云,却见暮云收敛了笑意,做温顺状说:“皇上,奴婢现在便可以出发了吗?”

萧逸哲像是有些失望,叹道:“你便这么心急?”

暮云不解,抬头,目光询问。

萧逸哲站直身子,视线迅速停留在台阶上,说:“我的意思是说,你这样着急着要回家去,可是要急着见什么人?”

想起了三夫人,还有秀儿,暮云便笑道:“是有想要见的人。”

萧逸哲感觉自己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正要问是哪些人,却听暮云接着说道:“可是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她抬头看着萧逸哲的眼睛,说:“皇上交待过暮云的事情,暮云一定会为皇上办妥,暮云的事情,也还望皇上能够做主。”

萧逸哲点点头,十分满意。

“只是……如果暮云的父亲真有不法之心,届时还望皇上能够网开一面,放过我那苦命的娘亲还有妹妹。”暮云的声音已经渐渐压低,不像刚刚那样有勇气。

萧逸哲像是十分大度的笑道:“这个你尽管放心,朕又不是昏君,定能够明辨是非,为难无知妇孺不是朕的作风。”

他平时私下说话大多只用“我”的称谓,这会子偏又刻意换成了“朕”,暮云不由得觉得眼前的萧逸哲又有些可爱,完全没有架子,按理说这样的人就应该心无城府才对,可通过这几天的密切相处,暮云觉得萧逸哲并不是一个昏庸无能,只会游离于脂粉丛中的昏君,至于他是不是明君,目前就不知道了。

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相信他。他救过自己,也是目前唯一有能力且愿意帮助自己的人,想要报仇,那便只能依靠下去了。

萧逸哲见暮云垂下眼眸,浓密的睫毛在眼脸下投上一层妩媚的阴影,觉得分外好看。情不自禁的拉住她的手,柔声叮嘱道:“暮云,此去艰难凶险,你要万分小心,若是被人识穿,万望先行保命要紧。”

暮云轻轻的抽出双手,将实现移到一边,淡淡的说:“暮云定能不辱皇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