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58、就这么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云呆呆的不吭声,直直的盯着月光下的男人。

那大汉哈哈仰天长笑一声,好像笑得有些中气不足,紧接着咳嗽了两声,定住神说道:“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我现在如果放过她,你肯那么乖乖的放我走?我已经身受重伤,你必定会杀了我。”

男人站定,冷冷的看着大汉,手中酝酿着一会如何再生死相搏,道:“那你想怎样?”

暮云感觉到那大汉架在自己脖子的刀在不断的发抖,而后背一片湿热,想必是他身上的血已经越流越多,刚刚那一剑对他的打击像是极为致命的。暮云不禁有些放心下来,便十分小心的将脖子上的刀口望外推了推,那大汉像是没有丝毫感觉,暮云不禁心中窃喜,想着就算是凭借蛮力,这会子他也不能一刀切了我吧。

大汉表情越来越痛苦,强撑着说道:“你若真肯放我性命,那么现在便离开这里,我看不见你时,自然会放人。”

这样的谎话谁能够相信?暮云不得不鄙视这大汉的智商,亏了他一身的好功夫,居然没头脑的说出这无耻的交易来。

男人听后并不着恼,而是像在考虑一般,“答应你的条件也可以,可你能够保证我走了之后会放人吗?若不放又怎样呢?”

暮云不由得要背过气去,冲男人喊道:“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个人原本就是要来杀我的,你还放他一个人留在这里?敢情你刚刚在那边舞刀弄枪的是在唱戏呢?”

男人像是完全没听到暮云说话一样,只问那大汉,“你如何保证你会放人?”

暮云干脆将头扭到一边去,赌气不再说话。

大汉听见暮云和男人的对话,大约也觉得有些意外,一时有些不适应暮云那纯正的现代语言,说:“我已经身受重伤了,若真的把她们杀了,你追上来我必定没有招架之力,这笔买卖我可不做,我如今只为保命,不想杀人了。”

男人点点头,说:“好,合情合理,那我便相信你。”

暮云几乎哭笑不得,大叫道:“你不是吧,你是三两岁的小孩子吗?萧逸哲?!”

大汉手中一颤,刀口便在暮云脖子上划了一刀口子,暮云心中吃痛,又恢复了一丝恐惧的意味。

男人有些惊讶,但惊讶的不是暮云如此轻松的认出了自己,惊讶的是她敢直呼自己的名字!

大汉不由得紧张喃喃道:“你说什么?他是?”

暮云接口道:“是啊,他就是萧逸哲,这宫里的主人,你还不快放开我,要不然他一句话可会让你全家死光的。”

大汉收敛住方才的惊讶之色,居然笑出了声,说:“即便是真的皇上,我也不怕,只要我能够活着从这里离开,自然有能够保我性命的人。”

暮云不愿细想这话里面的意思,此刻只希望这炳夺命弯刀能够尽快的离开自己的脖子,正想着要下一步要怎么做,就听见身后昕秀的声音叫道:“姐姐小心!”

然后便感觉到那大汉身子一颤,腿脚瘫软下来,整个人几乎要趴在自己背上了,脖子上的弯刀也吃紧,暮云忙伸手用手指间隔在刀与脖子之间,鲜血很快顺着手指流下,钻心的疼痛袭满全身,刚刚那无法无天的傲慢脾气此刻也完全不见了踪影。

扭头一看,原来昕秀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大汉的身后,拼着自己最大的力气坐直身体,够上了萧逸哲插入大汉后背的长剑,咬牙用力拔了出来。

随着大汉一声绝望的惨叫,他胸前和后背的鲜血很快飙出,他胡乱用力见人就打,将暮云一掌劈开,暮云便飞似的往地上栽去,萧逸哲忙上前两步抱了起来。

暮云还没来得及站定,忙扭头望过去,大叫着:“昕秀!”

随着暮云的喊叫声,暮云由此见到了来自古代最残忍的一幕。

那大汉将手中的弯刀直直的捅进昕秀的头顶,自上而下深深插入进去,刀尖从昕秀胸口穿出。

那力道有多深?弯弯的钢刀,只剩少半截裸露在外。

暮云惨痛的叫声刺破无尽的夜空,此刻的她几乎双耳失聪,奋力推开萧逸哲后瞬间跌倒,几乎是爬着朝昕秀的地方爬去。

如此用尽全身气力的爬向她,仍然觉得太慢,暮云直直的伸出手,想拼命缩短与她之间的距离,仿佛她就在自己指尖之边。

脑海里最后的画面是昕秀十分坦然的表情,嘴角像是还噙着笑意,好像死亡对她来说并不是恐惧,而是解脱,是归期。

暮云从没想过昕秀会这样死去,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死在自己面前。

她生而受自己连累,却这样甘愿为自己而死?

她就这么死了?

“暮云,你一定见过楚梅吧?她长得什么样?是不是很漂亮?”

“暮云!都是你这个乌鸦嘴,一开口就把萃心姐姐招来啦!”

“暮云姐姐,我梦见我娘了……”

一连好多天,暮云都躺在床上浑浑噩噩,呓语不断,昕秀死前恐怖的画面和瘫痪之前的天真不停在暮云头脑里面交织,不停的折磨着她的神经,她全身发烫,四肢都不停的在颤抖。

她像是在做梦,又像是在现实中,只是突然畏惧起这世界上所有的光,她要找寻可以躲藏的地方,却始终找寻不到,这个世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连一丝影子都没有了,整个都是极白极白的光线,没有一个人,没有一样活物,所有的物体都是轻飘飘的……

怎么办?我要如何离开这里?我要回家!

在梦中她好像如此大喊着,而后身边好像有人死命的按住自己的胳膊四肢,不让自己动弹,而暮云越是使出全身的力气来对抗,她要自由,要离开这里,要回到没有压制没有皇权没有刀光剑影的世界中去!

“啊!”

暮云终于感觉喉咙没有铅块堵着,痛快的大喊一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迷茫得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暮云,你终于醒过来了,感觉好点了没?”

是萃心那温柔的声音,暮云听到这熟悉的叫声,心里也恢复了一丝平静。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的汗还不停的落下。

萃心轻声慢步的走了过来,在床旁边的换洗盆上投了投毛巾,坐到暮云身边,轻轻的帮她擦拭。

谁知毛巾才贴到暮云脸上,暮云便紧张的闪到一边,惊惧的看着眼前人,定睛看清楚是萃心之后,这才稍微放松下来。

萃心也有些惊讶,很快便恢复了样子,温柔的递过手去,柔声说道:“过来我帮你擦擦汗吧。”

萃心这几天怕是也十分难过,脸上尽是憔悴的模样,暮云呆呆看了半天,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头扑在萃心怀里,极力的抽搐着,语无伦次的说:“萃心姐姐,昕秀死了……昕秀为了救我,自己死了……”

萃心丢开毛巾,将暮云环抱在自己怀中,不断轻拍她的后背,强忍着内心的难受,哽咽道:“我都知道了,别太难过。”

暮云一听,哭得更狠了,几乎是撕心裂肺,肩膀一抽一抽的。萃心想着暮云本来昏迷了多日,都没有怎么进食,这样死命的哭,一会非又昏过去不可,不禁心疼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不要太过伤心了,这几天在我这里什么都不要想,一切有我呢。”

暮云哪里能够听的进去,依旧没命的哭着,仿佛要把这眼泪全部哭干,把这眼睛哭瞎了才痛快。

不知道何时,萃心旁边站了一个人,暮云睁开眼睛一见那双鞋子,整个人都安静下来,突然推开萃心,直直的爬到床边,拼着力气够着来人的衣袖,紧握住他有些发凉的手掌,几乎哀求的目光望着他,说:“你告诉我,昕秀还没有死对不对?你后来救活了她对不对?”

萧逸哲见到暮云这样,只是叹气道:“昕秀已经死了。”

暮云握住萧逸哲的手指尖僵硬了一下,松懈着放开,她垂下眼眸,像一盆原本就微弱的火苗瞬间被冷水淋了一个透彻,她彻底安静下来,慢慢的蜷缩在床的一角,所以的事情都不去细想,只静静的在那边缅怀自己的悲伤。

萃心此时已经站了起来,见到萧逸哲过来,正要低头行礼,萧逸哲伸手罢免,视线没有离开暮云一刻。

萃心叹气看着暮云,自言自语道:“已经三天了,还高烧不退,这样下去可怎么办?”

萧逸哲这才问萃心,“这件事情没有惊动任何人吧?”

萃心俯身说道:“皇上放心,一切都谨遵皇上吩咐。”

萧逸哲这才点头,走上前一步,看着暮云说道:“你如今心里很难过,是吗?”

暮云双手抱臂缠于胸前,下巴紧紧的贴着膝盖,只呆呆的点点头,目光依旧涣散。

萧逸哲又道:“如果现在你知道你的仇人是谁,你愿意不顾性命的去为你的姐妹报仇吗?”

暮云眼中即刻像燃起了火焰似的,她跪在床上,直直的看着萧逸哲,说:“你知道是谁要害我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