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56、死亡之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逸哲原本对正在发生的这一切像是并不那么关心,现听暮云这样一分析,仿佛也来了兴趣,问道:“你说的有道理,那么依你之见,这凶手应该是谁呢?”

萃心生怕暮云这直来直去的性子会惹祸上身,忙趁暮云回答的档口低声斥责道,“不可在皇上面前胡言乱语。”

萧逸哲对萃心打断暮云似乎有些介意,温和的对萃心说道:“你就让她实话实说嘛,这样也能够快些抓到下毒之人,与所有人都是一桩好事嘛。”

萃心便低头称是。

暮云环视一圈,目光所及之处人人都低下头来,生怕与暮云对视,地上安静的连一根针的声音该能听的很清晰。

暮云摇头叹气道:“奴婢毫无头绪。”

还不等萧逸哲说话,姚俊臣便按耐不住着急的性子,嘟囔着说道:“说来说去这么半天,也没有一个结果,还不如不说呢。”

暮云见到姚俊臣那蛮不讲理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正要出言反驳回去,却听见萧逸哲毫不在意的劝道:“爱卿关心自家姐姐,心情可以理解,可是这案情看似复杂,也不是一时三刻能够找到元凶的,等待片刻又有何妨,好在贵妃本就无大碍,先细细调理好身体,再作打算不迟。”

周皇后也跟着劝道:“皇上所言极是,目前最为重要的是贵妃的身体,其他的都可从长计议。”说完看了一圈这屋里的女人,地上还跪着七八个,便问萧逸哲,“这些嫔妃该如何处置,还请皇上示下。”

楚梅听后,更加凄楚可怜的看着萧逸哲,十分迫切的希望他能够帮自己说句话。

萧逸哲想了想,说:“先将她们禁足吧。”

楚梅跪直的身子像是片刻将失去了重心一般,瘫倒在地上,神情哀怨。一旁的芬桔忙将她搀扶起来,楚梅的重心便完全依托在芬桔身上,两人跌跌撞撞的起身离开,经过暮云身边时还刻意故作停留。

暮云迎上了楚梅哀怨的双眼,看不穿她眼神里面有几重意思,便也不做多想,由她去。

屋里的人都走光之后,周皇后也说道:“皇上也劳累了,不如让芳美人伺候皇上回宫?也好让贵妃眨此处静养。”

萧逸哲看了看萃心,点头说好,便问姚俊臣,“爱卿是在这里多留片刻还是随朕一同去乾宁殿?”

姚俊臣回头看了看屏风后,说:“臣想多留片刻就回兵部。”

萧逸哲点头,笑道:“甚好。”又对周皇后说:“皇后今日也劳累了,早些回宫歇息吧!”

周皇后俯身道:“臣妾不敢言苦,臣妾恭送皇上。”

一路上,萃心跟萧逸哲都没有开口说话,暮云跟在两人的后面,心里稍微有点别扭。到乾宁殿陪伴萃心的时候特意捡着萧逸哲不在的空儿,就是为了避免照面,如今可好……

从后面看萧逸哲的背影,还算挺拔英气,就是单薄了些,透着一种寂寞的味道。

暮云在心里嫌恶自己,那种人还有寂寞的时候?

暮云太过专心想着自己的心事,却不知何时萧逸哲突然停下脚步来,正转身望着自己,脚步一时没停住差点撞了上去,神情一愕,忙低头请罪,“奴婢该死。”

萧逸哲嘴角噙着一丝玩味的微笑,说:“你刚刚不是反应很机警的吗?这会子在想什么呢?”

暮云被萧逸哲这样近距离的盯着有些发窘,根本来不及理会萧逸哲这话里面的意思,只得硬着头皮答道:“回皇上,奴婢刚刚低着头走路,什么都没想。”

萧逸哲怀疑的问道:“是吗?”

暮云头埋得低低的,都不知道怎样接下去了,还好此时萃心也过来问道:“皇上?”

萧逸哲回头冲萃心笑了笑,说:“没事,只是觉得这个小宫女还挺有趣的。”

有趣?你的小老婆们为了你争风吃醋的都要闹出人命了,你居然还有空戏谑我很有趣?

暮云差点就要喷血出来了,还小宫女?你知道姐姐我的心理年龄有多少吗?

不过话说回来,有趣总比无趣要好吧!

暮云对萃心说道:“芳美人如果没有别的吩咐,奴婢这便想回萦碧轩了。”

萃心有些脸红,明白暮云是刻意为自己制造机会,心里感慨暮云的好意,又有些无奈,只得点头说道:“那么你路上小心。”

暮云便接着对萧逸哲行礼道:“奴婢先行告退。”这才离开。

暮云回到萦碧轩的时候,昕秀正呆呆的坐在院子里看着天空的飞鸟,一脸向往惆怅。她现在可以下地走走了。

一旁照顾昕秀的宫女喜儿一见暮云的身影,忙笑着过来迎接道:“姐姐回来了!”

昕秀也张望过来,露出了微微笑容。

暮云将手中的布料递给喜儿,一面看着昕秀问喜儿:“今天感觉如何?”喜儿温顺的接过,说道:“昕秀姑娘今日吃了半碗饭,比平日多上一些。”

暮云又问吃过药了没,喜儿也一一作答了,最后暮云摆摆手,让喜儿退下。

暮云缓缓走到昕秀旁边,理了理她的头发,昕秀抬手轻握暮云手心,稚气的说道:“姐姐,我昨天晚上做梦梦到了我娘。”

难得见到昕秀肯主动开口,暮云不由得喜出望外,忙探过耳来,笑着说道:“噢,那你和你娘亲都说了些什么呢?”

昕秀怅惘的看了看自己的双腿,勉强笑道:“我有没有同姐姐说过,我娘亲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暮云心仿佛被针扎了一般,她强忍住自己心中的刺痛,半蹲在昕秀的身边,坚定的看着她说道:“傻丫头,不许没事瞎想,你还很年轻,将来还有大好的光阴等着,没缘由唉声叹气做什么!”

昕秀仿佛没有听到暮云的责备,依旧笑着说道:“姐姐,你相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我娘在梦中告诉我的话。”

暮云觉得不能够在继续这样的话题了,只会让人越来越颓废,忙站起来笑道:“时候也不早了,我看你也差不多饿了,我这就吩咐人准备吃的。”

顿了顿,她又望着昕秀道:“秀儿,不管你能不能治好,你这伤痛都是由姐姐而起,姐姐都会照顾你一辈子,不离不弃。”

昕秀起初愣了愣,见暮云说的一脸认真,渐渐眼漫雾气,忙扭头伸手拂去了。

见到昕秀的惨状,和日渐低迷的情绪,暮云甚至有些怀疑在倾云宫说的那番话究竟是不是对的?

楚梅果真就有那么狠毒的心肠,为了一己私欲不惜损害不相干的人。可是,她即便是要置姚贵妃于死地,也绝对不敢在太后的膳食里面花心思,她又不能够事先预知姚贵妃必定会上前来争抢夺走。

暮云睡在床上,久久想不通这里面的缘由,不禁坐起身来,披衣服下地走动。

屋外月光姣姣,这初秋的夜里丝丝凉意都是那么沁人心脾,暮云裹紧了身上的袍子,追着月光走了出来。

多么安静的夜,特别是在嘈杂的白天之后,更加显得难能可贵。

沿着回廊丛林走了两步,便见到昕秀的小屋中还透着灯光,想着此刻也已经二更了,这个丫头怎么还不休息,便加快脚步想要上前去看一个究竟。

谁知道身后的树丛突然簌簌作响,惹得暮云心里发慌,背像是个什么动物皮毛快速扫过一般毛骨悚然。她不由得想起那日单独遇见萧逸哲之后独自回来时,好像也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踪自己。

心里害怕极了,这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巡夜的侍卫这个时间点怕是不会出现在这,若是有什么坏人潜伏在此,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就快要到昕秀的屋外,暮云不由得壮着胆子大声叫了句:“昕秀!你还没有睡呀!”

屋内烛火晃动了一下,才听见里面的昕秀答道:“是暮云姐姐吗?”

昕秀回应了自己,暮云便觉得安心了不少,几乎是小跑着朝烛光的方向奔去。

猛然感觉到后背一凉,暮云大叫一声转过头来,果然有个蒙面大汉挥舞着手中的弯刀,杀气腾腾的朝自己逼近。

那人全身上下用黑色的夜行衣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满是杀气的眼睛,和眉心聚成“川”字的皱纹。

暮云连忙边逃边喊,死命的寻找可供躲藏的地方,往前两步就是八角茶亭,暮云跳到柱子的后面,那蒙面大汉的刀便生生砍到柱上,划得上面的水泥纷纷落下,身手矫健,且出手极为狠毒。

暮云知道对方是真的要杀了自己,不由得带着哭腔边跑边喊:“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取我性命!”

那大汉大约见暮云绝难逃离自己的刀口,居然也出声回应了句,“阎王让你三更死,小鬼绝不会让你活到五更,日后冤有头债有主,你到阴曹地府去找仇人算账吧!”

越是到紧急的时候,身体反应越是笨拙,暮云居然在下台阶的时候摔倒了。眼前寒光一闪,那蒙面大汉越逼越近,暮云想着今日怕是难逃一死了,脑海里顿时冒出了一连串在大隼王朝生活的点滴踪影,像放电影一样在头脑里叙叙跳跃着,一种并不完全陌生的死亡之气像是就要降临在自己身上,暮云哑然。这一世被人杀害,脸凶手的长相都不能看清,老天为什么每次都要对我这样残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