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54、谁是谁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姚贵妃一动不动的躺在倾云宫的软卧踏上,嘴唇发紫,还往外面不断溢出白沫子,两个贴身宫女跪在地上拿帕子不断擦拭着,四个老太医围在一起研究病情,个个都面露惊惶颜色,不住的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屏风外面则黑压压的跪了一地后宫女眷,一个个都衣着鲜艳,居高临下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春天的御花园一般。

太后紧握茶杯的手指尖泛白,证明她心中已经满是怒意,她面色铁青的看着这些跪在地上偷偷抹泪的嫔妃,这些都是在一个时辰之前,亲眼目睹和参与了姚贵妃和楚贵仪争吵的女人们。

突然离太后跟前最近的一位桂姓美人尖叫一声,原来她生生的挨了一记太后砸过来的茶杯,胸前的衣襟上瞬间沾满了茶叶,茶水顺着往下流,粉红色的衣裳瞬间被浸染得颜色发紫。她忍着疼痛,惊慌的看着太后,忙身子前倾,慌张的大叫道:“太后娘娘饶命,臣妾什么都不知道啊!”

太后站起身来,在一旁坐着的周皇后见状,也忙起身上前来搀扶,太后顺手将手臂递给她,慢腾腾的走到美桂人面前,冷笑道:“你敢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今日明明就有人看见你在中间推波助澜,你若不从实招来,哀家必定让你全族都受你所累!”

暮云扶着萃心在一旁站立着,见到这的阵势,都跟着紧张不已,暮云偷偷的看了眼萃心,心想还好今日萃心突然感觉身体不适,不得已中途折返回去,耽误了给太后请安的时辰,这才避免了一场祸事,可真是万幸了。

桂美人听后,强制撑着身体前侧的双手禁不住的发抖起来,那瘦弱的身子几乎摇摇欲坠,声音几乎嘶哑的哀求道:“太后娘娘饶命……太后娘娘饶命啊!”

太后面无表情的俯视地上的桂美人,对这撕心裂肺的呼喊豪不动心,相反,她好像十分享受这绝对的掌控局势,冷冷的说道:“那你还不打算跟哀家说实话吗?今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形,若再敢有半句假话……”

她故意不将这后果明白的说出来,只叫人自己去猜,因为没有底的事情,越是猜测,心里便越是害怕。

桂美人突然悄悄的侧头看了一眼跪在旁边的王宝林,王宝林也正处于提心吊胆中,见她望了自己,便害怕得眼中几乎要落下泪来。桂美人望着她说道:“当时姚贵妃和楚贵仪两方争执不下,是王宝林横插在中间,两人打起来的时候,王宝林还在中间跟着推打……”

说完自己先闭上了眼睛,浓密的眼睫毛溢出两行泪水来。王宝林自然是气急败坏的直起身子来,指着桂美人说道:“太后娘娘,臣妾冤枉啊,方才明明是桂美人趁两宫争吵的时候在一旁煽风点火,这才激发了矛盾,臣妾是上前去劝架的,却被她反咬一口,臣妾实在是冤枉啊,求太后为臣妾做主!”说完也伏地痛哭起来。

太后似乎有些头痛的闭上眼睛,然后一脸嫌恶的看着地上两个可怜的女人,问身后的周皇后,“皇后以为该如何处置?”

周皇后放开扶着太后的手,很自然的交叉垂于身前,俯身低头道:“此事的发生,终究还是儿臣管理后宫不善的缘故,求母后将儿臣一同受罚。”

太后摇摇头,脸上多了一丝慈爱的表情,叹道:“皇后就是太过慈悲心肠了,所以她们一个个几乎都要翻天了。”

皇后听后低头说道:“臣妾知错。”

太后摆摆手,道:“罢了。”

这时,屏风里间的太医匆匆鱼贯而出,齐齐跪倒在太后身前,面露惊怖的说道:“太后娘娘……”

皇后见太医如此,忙问道:“可是结果出来了?姚贵妃到底有无大碍?”

太医们一个个你望我,我望你,似乎都在等别人先开口回话。太后气得一拍桌子,喝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哑巴吗?有话就快点说,吞吞吐吐的跟个女人似的!”

太医们这才哆嗦着齐声说道:“回太后,贵妃娘娘是中了剧毒……”

周皇后深吸一口气,见所有人都在低声窃窃私语,定了定神,问太医,“是中了什么毒?有多长时间了?贵妃有没有性命之虞?”

太医答道:“回皇后娘娘,贵妃娘娘所中之毒乃是砒霜。”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暮云跟萃心对视一眼,都一脸的不信,又立马盯着太医,等待太医接下来的回答。

“索性娘娘中毒尚浅,方才臣等已经为娘娘用了药,将毒液排出,日后只要加以细心调理,便无大碍。”

周皇后这才放下心来,见太后没有发话,便说道:“如此,本宫便将贵妃交托给诸位太医了,贵妃无碍只会奖赏,若是贵妃有个闪失,必当重罚。”

太医忙遵旨领命下去。

太后环视这整个屋子,方才的窃窃私语之声顿时被压制了下去,暮云和萃心都提着胆子密切注视着太后的表情,虽说这后宫争斗看似不会烧到自己身上,总是小心一点为好。

太后声音低沉,细小如蝇,说道:“你们一个个的,是要造反了吗?”

如此让人心而生怖的话,却是如此平和的说出,跟方才的她盛怒之时绝然不同,却将所有人心中的恐惧瞬间放大到无限。

周皇后低头垂眼,很自觉的单膝跪了下来,十分诚恳的说:“臣妾无能,让后宫出了这伤天害理的事情,愿受责罚。”

皇后都跪下了,暮云和萃心自然也要一同跪下认罪,那几个涉事的妃嫔,此刻更是哭得稀里哗啦,就像是提前闻到了死亡的气味。

太后只问皇后,“楚梅那个贱婢如今在何处?”

皇后抬头说道:“她像是也受到了惊吓,此刻在偏殿休息。”

太后喝道:“她下毒害人,还有脸躲着!”太后此刻的语气已经是毫不客气,就在不久之前,楚梅在太后跟前恃宠而骄,太后都坦然相受,与这会几乎判若两人了。

皇后叹了一口气,侧头对身后的宫女说道:“快去请楚贵仪过来。”宫女应声着爬了起来,匆忙离去,不一会儿便扶着面色苍白的楚梅蹒跚走来。

楚梅一见到太后便哭着跪上前来,拉扯着太后的裙摆说道:“太后娘娘,臣妾真的是冤枉的,臣妾也不知道怎么的,姚姐姐突然就像疯了一般扑上来抓着臣妾不放,接着就口吐鲜血的晕倒了,这一切真的不是臣妾所为啊!”

原来楚梅方才在偏殿将这里的情形一概不漏的都听了去,暮云见到楚梅痛哭流涕的摸样,再想想昕秀,心里头有一种说不出的解气。

嘴角正噙着一丝笑意,却突然瞥眼见到旁边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人,此人恰好也正看着自己,嘴角同样噙着一丝玩味的微笑。

暮云顺着那人的靴袍越往上看心里便越紧张,看清面容之后忙伏地道:“给皇上请安!”

完了,怎么偏偏被这个人看到我这么不合时宜的微笑,搞不好他还以为是我下的毒呢!

萧逸哲见是暮云,只匆匆说了句,“免礼。”便走了进来。

暮云再定睛一看,原来萧逸哲身后还跟着一个认识的人,正是姚贵妃的弟弟,兵部侍郎姚俊臣。

噢,他也赶进宫了吗?

最近兵部事务繁多,暮云即便处于深宫之中,也偶有听过边疆最近在打仗,姚俊臣也有好一阵子没有进宫探望这个感情极深的姐姐了。如今姚贵妃这个摸样,也理应无论有多忙也该进宫的。

萃心听到暮云开口说话,也望眼过来,见是萧逸哲,忙跟着行礼。

两个难得美男子在这后宫女人丛中一起并肩而立,这风景可是不多见,可眼下怕是谁也无心欣赏这绝美风景,都在担忧着自身性命大事。

暮云心中惊叹着养眼,却也不敢多看,只得装的视若无睹的摸样,又低下头来,心中却在回想连篇。

屋内方才已经止住哭声的美人们一见到萧逸哲来了,泪泉仿佛又被激活一般,纷纷朝着萧逸哲的方向跪行了半步,人潮颤动齐声请安,都面露可怜之色,似乎妄想萧逸哲来为她们做主。

楚梅见到萧逸哲更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当下便撇下太后不管,十分凄楚的望着萧逸哲的方向磕头,泪如雨下,说道:“皇上……求皇上为臣妾做主啊,臣妾就算是跟姐姐不和,可绝没有存了谋害姐姐的心思,别人不知,皇上必定能够明白。”

太后白了一眼楚梅,说:“你口中说的别人,就指的是哀家吧?”

楚梅听后忙双手捂嘴,惊愕得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萧逸哲并没有理会楚梅,而是朝太后行礼,道:“儿臣给母后请安。”

太后哼了一声,说:“请什么安,你看你自己的后宫,一团乌烟瘴气,若长此以往,你便只用在排位前给哀家磕头便好,无需再请安了!”

这话说的极重,且当着这么多嫔妃的面,可谓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皇上留着。暮云不由得偷偷看了看萧逸哲的脸色,不知怎的,突然觉得他的日子也应该不太好过吧!

“母后息怒,此事儿臣定会处理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