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52,水满则溢、月满则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年一度的寒食节在这秋意阑珊中悄悄降临了,各宫室都开始忙碌起来。原本老祖宗设定宫廷寒食节,是为了恭倡节简,取忆苦思甜之意。可在这两百多年的王朝岁月中,如今的最高统治者,或者说实际的最高统治者似乎已然忘却从那白山黑水之地发源的祖先,寒食节的布置,不过多了一个花钱的理由,暮云随意看了一圈,竟然比平日的吃用更加繁复。

如今暮云更加频繁的来往于萦碧轩和乾宁殿之间,对外只说放心不下萦碧轩的小姐妹们。自从暮云接管萦碧轩以来,绣工们制作的衣料都广受各宫院嫔妃的赞赏,要真换一个人来接管,怕也不是那么顺利的。

不用整日整夜的在萃心宫中呆着,既避免了遇见萧逸哲的尴尬,又了却了太后的担忧,且暮云自告奋勇的干两个人的活,只拿一份工钱,皇后也喜闻乐见,可谓是一举三得。

今天暮云陪同着萃心从乾宁殿出来,准备去给太后请安,远远瞧见秋澜宫的轿子缓缓走来,暮云心道不好,不是冤家不聚头,真是到哪里都能够碰到。

自从上次姚贵妃大闹乾宁殿之后,皇上并没有明面惩罚,说这是后宫的事情,推给皇后去处理,皇后在询问了太后的意见之后,将姚贵妃禁足两个月,以示惩罚。

姚贵妃的势头瞬间被压了下去,平日里对姚贵妃听命是从的宫妃一个个都急于要摆脱跟她的关系,或闭门不出,或落井下石倒戈过来巴结楚贵仪。

楚梅这一阵的日子应该过得极为舒心吧!

想起昕秀几乎不可能恢复到原有的摸样,暮云心中就对楚梅生出满满的恨意,如此蛇蝎美人竟然能够春风得意,真是报应时候未到。

不过,后宫争斗,从来都是此消彼长,今日人前笑,明日人后哭,这点道理暮云还是明白的。只是如今,还是尽量避免同她照面比较好,便四下里望望,看能不能有什么可以躲避的地方。无奈,这一片空旷如也,连草都没有一根。

楚梅这样大张旗鼓的去给太后请安,这合适吗?

道路两旁早有小宫女小太监侧身避让,暮云扶着萃心也随着退到了一边,后宫之中品级低的嫔妃遇到品级高的妃子,是应该要侧身避让见礼的。

暮云认得那为首的宫女芬桔,是楚贵仪身边新晋的得脸宫女,听说是不久前从楚梅母家府上挑过来的,且丫头本身的身份不同寻常,像是楚家的嫡系亲眷。

看那芬桔唇红齿白的模样,就知道不是善良之辈,她手腕上跨着一个精致的紫檀双层镂空雕花镀金木盒,高傲的巡视两旁下礼的宫人,神情十分得意。

暮云便明白过来,这盒子里面装着的,必定是要呈现给皇太后的吃食。宫中素来有这样的传统,在寒食节当天,得宠嫔妃们会亲自做些凉食供宫中三殿食用,以显贤惠,看那宫女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楚贵仪这食盒里面的东西,想必能够压倒六宫了。

“哟,这不是暮云姐姐吗?”芬桔轻佻的笑着,故意停步下来,整个队伍大约十七八人的样子,也一同停了下来。

暮云眉头一紧,这小丫头片子果然是个会来事的。宫中规矩,宫女行走之时不能随意开口说话,也不能随意停步。芬桔身后就是楚贵仪的轿子,她竟然敢公然如此,可见平日里有多么跋扈嚣张。

而且她单单只叫自己,却无视一旁的萃心,更是极端的目中无人。

既然已经点到自己的名字了,暮云和萃心不由得起身上前,在轿子面前恭敬附身道:“奴婢给贵仪娘娘请安,娘娘万福!”

楚贵仪端坐在楠木轿中,偶有微风拂过,她耳鬓的碎发随风轻扬,另有一种风情。加上因为节气的关系,没有像往常打扮那么妖艳入时,竟然破天荒的多了几分娴淑的味道。

她方才像是在闭目养神,听到动静这才微微睁开眼来,瞧见是暮云,眼神轻蔑的瞥到另外一边。不悦道:“芬桔,你的胆子可是越发大了,竟敢为了一个卑贱的奴婢耽误本宫的行程,若是误了太后的膳食,看本宫怎么治罪于你。”

话虽然说的很过分,可楚贵仪的语气却是不紧不慢,只看出不耐烦,却并不生气。

暮云想着如今楚贵仪位高权重,怕是不屑于跟自己计较了,便让开道路,恭敬的等她们这一行人先过。

只听见芬桔低声说了一句,“奴婢知道错了。”便白了暮云一眼,继续昂头前行。

暮云心里觉得奇怪,又想着楚贵仪即便要给自己找麻烦,也不至于要捡在在这个空当,若真是那新来的宫女不懂事,爱惹是非的话,也不至于在楚梅跟前这么得脸。

暮云想不透这里层的缘由,只得安慰萃心道:“姐姐别跟她们一般见识,这些人就是小人得志。”

萃心笑而不语,似乎并没有将这放在心上。

似乎为了映衬寒食节的气氛,今日太后宫中呈现一片朴素的气氛,摆放的花朵都是以淡雅为主,丝毫没有一点这个政治女强人平日的风格。

往来的嫔妃依旧不在少数,此刻都围聚在一起笑谈着深宫琐事。

太后稍稍斜靠在软榻上,似乎注意力并不在这些美貌宫嫔身上,而是若有所思。

一位清装淡雅,如弱风扶柳的美貌佳人笑着用蒲扇遮面,眼含笑意的先瞥了一眼太后,却提高了音量对坐在她旁边的美人说:“听说昨天晚上皇上又去了楚贵仪那里,楚贵仪入宫一年的时光,真是深得皇上欢心呢!”

太后不动声色,余光却是在打量一边端坐的姚贵妃的动静,此时姚贵妃才被解除禁足令不久,众人都以为她会躲在自己宫里没脸出来,却没曾想,今日她竟然是第一个到场的,争强好胜之心可见一斑。

这些后宫女人争风吃醋的事情,太后自然是不会太过放在眼里的,只是,今日却是另有一番缘由的。

果然,姚贵妃眼中泛出一丝不耐,清了清嗓子,板脸说道:“楚贵仪年轻貌美,家世显赫,得蒙盛宠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难道你们还不服气吗?”

周皇后坐在太后身边,此刻正亲手剥离一颗红透透的鲜葡萄递给太后。

如果说要管好后宫这群叽叽咋咋女人的嘴,最应该出面的是皇后,可姚贵妃喧宾夺主的极为熟练,周皇后也丝毫没有要管管的意思,仿佛这一切都不与她相干,众人也似乎快要忘记她的存在一般。

美人起身而立,对姚贵妃福了福,笑道:“贵妃娘娘教训的是,只是臣妾们为娘娘叫屈呢,楚贵仪还没有入宫之前,娘娘可是皇上心尖尖上的人,那是谁也替代不了的,可是楚贵仪一来,皇上去娘娘宫中的次数,可就一日少过一日了……”

说着还有意无意的瞥了瞥其他的宫嫔,但凡接过她眼神的宫嫔们,无一不低头偷笑,暗暗有嘲弄的意味。

姚贵妃如何听不出这其中的挖苦,正要出言发作,便听得门外通报声传来:

“秋澜宫楚贵仪来给太后娘娘请安!”

一众人等簇拥着姗姗来迟的楚贵仪,她是新宠正势,这屋里面的妃子,除了皇后和姚贵妃以外,无一不起身相迎,就算是品级比楚梅高的宫女,也随大流站起身来示好。

这让姚贵妃更加觉得刺眼,鼻子一哼,故意不去看她。

楚梅面带春风,直径走到太后身边一尺来宽的地方,乖巧的跪了下来,讨好的说道:“臣妾请安来迟,本应领受责罚才是,可臣妾今日偏要讨太后一个恩典,让太后不但不计较臣妾的失礼,反而还奖赏臣妾。”

后宫里敢这样在太后面前恃宠而骄的妃嫔原本就绝无仅有,而楚梅偏偏故意在姚贵妃的面前如此骄纵,除了打心眼里没有将姚贵妃放在眼里之外,更给人一种小人得志的意味。

众人纷纷追寻太后的神态,极力想要从中发现一丝嗔怒的神色,却不曾想,太后仿佛对楚梅这失礼的摸样一点都不介怀,反而是极为受用一般。

太后微微眯开的双眼睁亮,含笑看着面前如花似玉的楚梅,说道:“喔,哀家本就没打算怪罪于你,你到自己先承认了不是,那哀家可不打算轻饶了,看你怎么来打动哀家。”

楚梅见太后兴致不错,故意崛起了嘴巴,不依不饶道:“原来太后本就存着对臣妾宽仁的心,那臣妾现在求饶,可不是吃了大亏呢!”

话毕,所有人都附和着笑了起来,大多是眼红加上艳羡楚梅不仅能牢牢锁住皇上的心,连太后也是有心向着她的。

姚贵妃此刻脸色十分难看,伸手取过面前的茶水杯,用力咽下一口,这才算定了定神态。

楚梅嚣张跋扈,风头踩过自己头上,这一年里面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了,姚贵妃一直就想要找个机会狠狠整治一下这个狐媚女人,却几乎每次出手都会让楚梅占了上风。

上次夜搜宫闱,姚贵妃就是因为听了几起子人的舌根,妄想借题发挥向楚梅发难,没曾想才踏错一步就落得了如今的下场,也让这后宫之中的姚贵妃与楚贵仪彻底形成水火之势。

禁足期间,姚贵妃三番两次的求助过父亲,事有不巧,姚相最近在忙于兵部的事情,无暇顾及,只得到暂且忍耐,日后再做打算的答复。

还好有个还算听话的弟弟,只可惜,这后宫女人之间的事情,总不能时常让他来出面。

此刻楚梅笑着侧头朝芬桔点了点头,芬桔忙乖巧的上前双手呈上那精致的食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