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50,姚贵妃大闹后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音刚落,不单是青青和寒梅,这院中的所有宫女皆对暮云投去钦佩的目光。

暮云当然明白什么时候该为下属出头,否则将来谁还会肯为自己卖命?做领导最重要的是能够明辨是非,赏罚分明。

更何况,如今太后与皇上都对自己有所印象,能得太后亲自召见的宫女可为数不多,且凡是大抵抬不过一个理字,旁人若真要想栽赃嫁祸,冤枉萦碧轩也不是太容易的事,这也是暮云有底气说出这番话的原因。

暮云有一个优点,能明白深浅,能做的绝不推诿,不能做的也绝不强出头,这样于己于人都好。

很快,暮云就知道自己是多虑了,搜查的队伍根本还没来得及到萦碧轩,“真凶”便已经落网了,说是秋澜宫的扫水宫女芸儿。

这下子东西六宫可都炸开了锅,原本姚贵妃和楚贵仪便时有不和的谣言传出,此刻更有水火不容的势头。

暮云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委,也不好随意下结论,只是乐意看着两个自己比较讨厌的女人争个你死我活的,倒也蛮有滋味。

“你们所有人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万万不可出任何纰漏叫人拿去做文章。还有,任何人都不得私下谈论秋澜宫和倾云宫的纠纷,若有违令,必当严惩不贷!”

出了这事之后,暮云不止一次在所有人都在的时候给大家反复强调,好在这些宫女之后鲜少有喜欢闹事的,偶尔有两个爱嚼舌根的,见到昕秀的惨况之后也有所畏惧。

必要的工作还是要做的,现在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殃及到小鱼小虾那是必然的,现在能够做的,是让这团烈火不要烧到自己身上来就好。

这天,暮云去给萃心送改制完成的旧衣服,顺便去探望她,刚走入乾宁殿偏殿,便听到正殿吵闹的声音传了过来,隐约像是有女子在哭诉。

暮云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探个究竟,想着这里好歹是皇上的寝宫,还是不要招惹是非为好。

刚抬脚准备迈过门槛,却见内堂的萃心笑着走了出来。

暮云迎上前去笑道:“奴婢给芳美人请安,美人万福。”

萃心抿嘴微笑着点点头,她皮肤依旧白皙,吹弹可破,身形跟以往也一样,没有消瘦。只是眉眼之间少了些许生气,这些暮云都看在眼里,也总是想法子要逗逗她开心。

萃心身边的宫女熙儿对暮云笑了笑,便双手接过暮云手中的托盘,侧过身子让到一旁,由着暮云搀扶萃心入内。

房中再也没有其他人,萃心和暮云两人坐了下来,暮云问道:“姐姐可知道正殿的女子是什么人?为何敢在乾宁殿大闹?”

萃心一边给暮云倒茶水,一边笑着随意看了看窗外正殿的方向,又看着暮云笑道:“你猜还会有谁呢?”

暮云想了想,说:“必定是楚贵仪和姚贵妃这其中一个,换做是别人,也没这个胆子和泼辣劲儿!”

两人对视一眼,均噗嗤一笑。

暮云又道:“这件事情没有威胁到姐姐吧?”

萃心摇头说道:“我素日与人无来往,只是偶尔到太后宫中小坐,这些人即便要找茬也是无从下手,哪里能够威胁到我。”

暮云听着这话中又现自怜的味道,心中极为不忍,便握着她的双手说道:“你如今很是辛苦吧?”

萃心笑道:“在这深宫生存,何人不辛苦?如今好歹我尚有一席之地,已经比很多人都要好过了。”

暮云在心里叹气一声,觉得不应该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便伸手翻腾自己带来的衣衫袜带,从里面抽出一只墨翠色绣着鸳鸯戏水的精致小荷包,双手交到萃心手中,望着她笑而不语。

萃心端看荷包,疑惑的问道:“这是?”

暮云笑道:“这可是萦碧轩绣活最好的宫女连夜缝制完成的,特意拿来进献给美人,愿美人与皇上就像这荷包上的鸳鸯一样,恩恩爱爱,和和美美。”

萃心突然一脸嫌恶一把推开,望着别处说道:“快别如此说了,收起来吧,让人看见可怎么好。”

暮云没想到萃心是这样的反应,有一丝尴尬,她解释道:“我深知姐姐不喜争宠,可如今姐姐已经是这等身份,与其终日哀怨度日,不如给自己一个希望。”

若是换做去年,暮云决计说不出这样的话来,那个时候对萧逸哲的印象还停留在乱搞男女关系的层次上,可上次在林间相遇,他惆怅的面容却让暮云有所改观,更重要的是他并没有计较自己的欺君之罪,更没有强行逼迫,这确实跟自己印象中的稍稍有点不一样。

况且,这一年来,听到的有关于皇上的传闻中不过是又宠幸了那个宫女,又赐封了哪个美人,却没有听过哪个妃子因得罪了他而受到惩罚的。

而好色这回事,在这古代宫廷之中是最最没有威胁成分的,所有的女人都习惯于男人好色,也容忍着他们的好色。暮云想着,萃心嫁给这样一个男人,也勉强不算是一件坏事吧!

毕竟人活着,若是没有了希望,那就跟死了没有什么差别。

两个人正说着,外殿一阵嘈杂,萃心忙起身要招呼熙儿过去看个究竟,没曾想那外间的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了。

暮云忙站了起来,定睛看着来人,却是姚贵妃!

姚贵妃此刻头发微乱,一面气势汹汹的步入内堂,睁红了双眼,见到萃心就像是猎人见到动物一般的要扑上来。

“都是你这个贱人!终日待在皇上身边,皇上才视我为无物!”

她一边说着一边冲过来就要掐住萃心的脖子了,暮云见势头不好,也来不及多想,便快步上前横插在她们两人的中间,一边指挥熙儿快些上前来帮忙。

“你这个贱人!装的与世无争的摸样,却跟我抢夺皇上的宠爱,抢夺太后的疼爱,我不会放过你的,给我即刻迁出乾宁殿!”

暮云听到姚贵妃来找萃心“拼命”的理由觉得很不可思议,再看她现在的状态,多半已经狂热到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便死死的护住萃心,不让她受到伤害,一边对姚贵妃说道:

“贵妃娘娘冷静一点,这里可是乾宁宫,娘娘怎么能在这里打人!”

谁知姚贵妃一见到暮云也在这里,更撒泼的骂道:“原来你也跟这贱人是一伙的!我说怎么不愿意给我弟弟做小老婆,原来你们另有所图!”

暮云脾气也提了上来,大声反驳道:“娘娘请自重,若是让皇上看到娘娘此刻的摸样,怕是不妥。且传到太后耳边,更会有损娘娘声誉,望娘娘三思。”

此刻的姚贵妃哪里能够听得进去这些道理,就像街边的泼妇,喝醉酒的汉子,越劝越闹的凶。见暮云横在自己面前,便一把抓住暮云的衣领,骂骂咧咧的直说些有的没的。

“你们这群小贱人,妄想蛊惑君王,本宫实话告诉你们,有本宫一日,你们这些跳梁小丑休想接近皇上!”

暮云见门外还没有侍卫闻讯赶来,熙儿和萃心又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心想由着这个泼妇闹下去万一让自己和萃心受了伤可就亏大了。

便把心一横,反手也揪着姚贵妃的衣领,咬牙骂道:“你这个丑女人,疯掉了吧你!”

说着一把揪住她后脑勺的头发,死命的往梳妆台这边拽,将她的脸紧帖到铜镜沿上,冷笑着说:“你知道为什么皇上从来都不喜欢你吗?你看看自己的样子,哪有一点女人该有的温柔?一个只会为男人找麻烦的女人哪里值得男人怜爱?”

姚贵妃看镜中模样扭曲着的自己,面目狰狞,眼睛布满血丝,原本人生气的样子就没法好看,又听见暮云这样直白的用力戳自己的痛处,恼羞成怒的姚贵妃哪里能够就此罢休。

她大声的尖叫起来,抓狂的掐着暮云的脖子,大叫道:“你敢说本宫难看!你这个狐媚子,野婆娘!”

暮云一边应付姚贵妃,一边瞥见在一旁瑟瑟发抖的熙儿,不由得怒吼道:“你还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去正殿请皇上过来!”

萃心深吸一口气,有些哀怨的看了一眼疯狂之中的姚贵妃,小声回应着:“还是我去请吧!”

姚贵妃似乎感觉到暮云终于有一丝惧怕的意味,便得意的冷笑起来道:“你想拿皇上来威胁本宫?实话告诉你,本宫方才就是从正殿过来的,就算当着皇上的面本宫也一样闹得!哼,就算是皇上也要看我姚家的脸色做事,你们算什么东西!今日你们敢让本宫不痛快,本宫绝计不会让你们活到明日!”

姚贵妃喊话之际,暮云瞥见到镂空雕花门框下多了一个身影,虽然没有正面对视,依旧能够感受到那人两行青目中透着越演越烈的怒意。

来人正是萧逸哲。

方才姚贵妃的话中颇有藐视萧逸哲的语气,暮云想着不能够跟姚贵妃这泼辣的性子僵持下去,要不然皇上的面子保不住,倒霉催的还不是我们这些小鬼头。

便服软道:“娘娘即便是盛怒之下,也请拿奴婢们出气,万万不能迁怒到皇上头上,皇上同娘娘夫妻本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姚贵妃背对着萧逸哲,自然看不到他已经过来了,或者说原本姚贵妃就不畏惧萧逸哲,现在的状态下也许只有太后亲自出面过来,才能够镇得住她了。

她大骂道:“什么夫妻本是一体!他也配?若不是我姚家,他的皇位都保不住,你们以为勾引到他就一世不愁了?本宫实话告诉你们,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