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天上掉下馅饼了吗?/大隼宫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云算是知道什么叫做现世报了,刚刚斥责完那个可怜的小宫女,现在合该轮到自己心惊肉跳慌慌张张了。

不过,就算是为了面子,暮云也强制撑着淡定的平声说道:“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小宫女仰起天真的小脸,说:“回姐姐的话,郁景姑姑走了大约三炷香的时间了,姐姐还是快些准备去太后宫吧。”

三炷香的时间!你这个人才也不早点说清楚!

暮云此刻已经非常不淡定了,不顾形象的扭头就跑,这宫里头得罪了谁都不能得罪太后,太后要看不惯一个人,想让一个人没命那可是分分钟的事儿!

在太后宫中跪着等候传召可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尤其是在自己来晚的情况下。

负责通传的姑姑说太后此刻在召见朝臣,让暮云坐着等,暮云如临大赦,忙起身谢过便不顾那位姑姑眼中的疑惑,一屁股坐在方椅上不住的揉揉膝盖。

既然让我坐下来,那应该就是不怪罪我了。

平时的工作中,暮云自信没有出过什么大错,太后对内宫对外朝都有平定乾坤的本事,应该不至于要跟一个小宫女无故计较。

在暮云等着有些要打瞌睡的时候,终于等来了郁景姑姑姗姗来迟的身影,便急忙起身,扯了一个大笑脸来迎接。

“奴婢给郁景姑姑请安,多日不见,姑姑的气色越发好了。”

郁景听后,尽管表情上没有过多的变化,但眼神之中却掩藏不住的得意和受用。暮云心想,郁景你就是比言秋要好打发一些。

郁景故作庄重的冷面说道:“准备一下,太后即刻便会召见。”

暮云点头,温顺的说着:“奴婢遵命。”

郁景嗯了一声,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暮云身上穿的衣衫,随口问道:“你这前襟的图案可是自己亲手绘制的?”

暮云低头看了看胸前那不规则的半开荷叶门襟花和蝴蝶泡泡袖,心里顿时又紧张起来,因出来的匆忙,竟忘记了要换上一身朴素一点的宫女服侍来觐见太后,这一身平时穿穿也没什么,在这老气横秋的太后宫里头,确实显得太过招摇了。

可现在意识也有些晚了,只得硬着头皮答道:“奴婢手拙,恐污了姑姑慧眼。”

原本没有存在郁景会接过话去的心思,却不想着,郁景竟然流露出一丝羡慕的意味说道:“图案倒是不难看,只是欠缺一丝精致。”

暮云忙笑道:“若这衣料款式能够入得姑姑的眼,改明儿奴婢特意为姑姑量身定做几套可好?若能够穿在姑姑的身上,可是这衣服的福气呢。”

郁景这才笑了起来,赞赏的看着暮云说道:“你倒是有心。”

也没说要,也没说不要,便要转身要离去,暮云忙抓住机会问道:“姑姑,其实奴婢内心惶恐,因不知太后突然传召奴婢,是为着何事?还望姑姑能够提点一二,定感激涕零。”

没把握她会如实告诉,可是问了总比不问要有希望。

郁景缓缓的转身,看着暮云笑道:“太后一向公正严明,你若没做错事,自当不必惶恐。”

这说了就跟没说一样!

不过看郁景的表情,暮云猜测着,今日来这里,大概不会是有什么坏事的。

可是太后怎么会突然找到自己呢?这后宫宫女过万,作为后宫之主的太后,想要单单留意到哪个宫女,可得耗费相当的精力才行。

暮云不由得由心生出一丝钦佩和恐惧。

终于得到传召的命令了,拉开几道鹅黄色的落地轻纱,这殿中幽幽的散发着丝丝檀香的味道,十分好闻。

跟姚贵妃那处的热闹不同,这殿内十分安静,静得让人无端端的心里压抑,暮云悄悄抬眼打量这周围,偌大的殿阁深处,一个清瘦但十分精神的中年妇女,正在明亮的烛火边看奏折一样的东西。

她身边围绕着四五个有些年纪的宫女,都皮肤白皙,长得十分水灵,看样子都是宫女之中身份地位较高的。

她们一个轻柔扇扇子,一个控制二三十盒烛光闪耀,一个半跪着为太后轻轻捶腿,一个站立着帮她适时翻书页,还有一个手里端着茶水点心,在一旁随时候命。

单看这排场和气势,已经足够震慑住一般人了。

暮云低着头,目不斜视的径直走了过去,轻轻的跪倒在地上,朗声说道:“萦碧轩宫女钟暮云给太后请安,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后的视线慢慢从书本上挪了过来,仔细打量了一下暮云,才慵懒的说道:“平身。”

暮云谢过之后,太后看了一眼言秋,言秋立刻会意,指挥一旁待命的小宫女给暮云搬来了小杌子。

暮云受宠若惊,只得坐下,心里却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这太后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

“钟暮云……”太后若有所思的重复着。

暮云忙挺直身子,答道:“是!”

太后望着暮云,温和一笑。太后皮肤细白,眼角有两道清晰的皱纹,却丝毫不损她的华贵之气,眼前的她是和颜悦色的,暮云很难将此刻的她跟那日威逼萃心的她联系到一起。

宫中生活就是如此,惯于在这之中浮沉的人都有好几张面孔,算起来自己也算是其中之一吧。

“听说你是京畿都尉家的女儿?”

暮云突然害怕起来,自己可是顶替姐姐的名头进的宫,太后这是……要翻旧账吗?

只得结结巴巴的说道:“正是……”

太后笑道:“想不到钟守也能够生出这样如花似玉的女儿。”

暮云尴尬笑了笑,暗自吞了口口水。

太后又随口问道:“你母亲可还健在?家里兄弟几人?”

这个……可真是将暮云难倒了,穿越过来之后,在家里总共待了才个把月的时间,一多半是躲在房间里面养病,很少出门,也实在没有心思研究这家里的人情世故什么的,那现在应该怎样回答呢?

“谢太后挂心,奴婢母亲身体安康。奴婢在家中之时大多都待在闺阁之中,只见过家中的几位姐姐和姨娘,兄弟倒是不常得见,加上又进了宫,估计这会子他们站在奴婢的面前,奴婢怕是也认不出来了。”

在古代,男女之防格外受人倚重,女子的品德直接关乎到家族声誉,有的世家大族兄弟姊妹众多,亲兄妹之间互不相识的也是常有的事情,这种现象在他们这里并不是泯灭天伦,相反的却会夸耀家风严谨,暮云想着,这样的回答总不至于出太大的错,这也是目前能够想象的最好回答了。

太后沉吟片刻之后,笑出了声,颇为赞赏的看了看暮云。片刻,太后的视线又慢慢到暮云胸前的荷花衣襟上来,说:“这便是你亲手做的吧?”

暮云猜不透今天是什么日子,好像人人都特别的关注自己的衣服一样。点头恭敬回答:“正是奴婢所做。”

太后笑道:“真是心灵手巧,萦碧轩能够出这样的能人,也是好事一桩。”

“谢太后。”暮云起身答道,太后点点头,便回身坐下。

此刻言秋给太后奉上一壶热茶,太后单手接过,拨开茶盖子,芳香四溢。才抿了一小口,像是想起来什么,对言秋说道:“给这小姑娘也上一杯茶水吧,来了这一会子了,可该口渴了。”

言秋那面无表情的脸跟暮云对视一眼,便对太后一福,下去准备茶水了。

暮云哪里真敢让言秋为自己奉茶,忙站起来诚惶诚恐的双手接了过来,又谢过太后,方才坐下。

“萃心跟你该是旧相识吧?”

暮云正低头喝茶呢,陡然一听这话,忙将茶水咽下,差点没有被烫着,忙将茶杯摆在一旁的高脚凳上,低头回答:“回太后的话,芳美人之前是萦碧轩的管事姑姑,待下人极好,奴婢昔也日多有受美人照拂。”

这样答来,即便一会太后过问为何应诏来迟,也有了说辞了。

太后点头,“看样子萃心倒是颇得人心,你们如今也常来常往吧?”

“因奴婢后来代芳美人接管萦碧轩,全靠美人当日提点,奴婢对美人心存感激之恩,后来也偶尔走动。”

“哦,那萃心如今身上穿的衣衫,应大多是出自你的手笔了?”

衣衫?又是衣衫!

暮云隐隐的觉得,自己终有一天要死在这衣服上。可是若不是寻思着做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在这高手如云的深宫之中,又怎能为自己博得一席之地呢?

暮云挺直了后背,说:“回太后,美人自己便有一双巧手,美人的衣物大多不是萦碧轩所做,只有少量几身款式,是奴婢的拙作。”

“哦,原来如此。”

此刻郁景脚步匆匆而来,手中端呈着一个精致的托盘,盘中安然躺着一封蓝绸缎书信。

她悄悄的绕道太后身后,在她耳畔轻声说:“太后,兵部急件。”

太后眯着的双眼微睁了睁,不动声色的对暮云笑道:“今日你且先退下吧,改日哀家有空再找你说话。”

暮云忙起身行礼,末了临走之际,太后突然说了一句,“难得你同芳美人有缘,日后你主仆二人可多走动走动,芳美人性子弱,多个人同她说话,哀家看着也高兴。”

这个……竟然有这样的好事?

暮云忙跪着谢过太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