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乱点鸳鸯谱/大隼宫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云姐姐……”

暮云在院子里晒昨日刚从御花园摘下来的芍药花瓣,此花瓣干加上秋露浸泡之后,色泽浓稠味道幽香,是染制衣料的好秘方,这些是一个老宫女悄悄告诉暮云的,起因是暮云不忍心见到老宫女食不果腹,将自己的饭分给了她。

暮云听这声音熟悉,知道是自己所管辖的小宫女佩尔,便没有回头,手中动作轻缓,生怕弄错了一个步骤,得不到应有的效果了。

“有什么事情吗?”

佩尔对着暮云背影福了福,清了清嗓子脆生生的说道:“回暮云姐姐的话,倾云宫的姚贵妃娘娘差人来传姐姐过去。”

暮云手尖一颤,莫名回头看着佩尔,说:“我与姚贵妃素来没有来往,她找我会有什么事情?”

佩尔摇摇头,回道:“奴婢也不知道,来人交代了之后便走了,没留下什么话,左不过是看姐姐的针脚手艺好,也想要去做两件衣服罢了。”

暮云摇摇头,心想,姚贵妃虽然仍在妃位,因为有太后庇护,加上母家地位超然的缘故,在这后宫里几乎能于周皇后平起平坐了,吃穿用度方面从来都是参照三大殿的供奉来办,甚至有超越皇后的迹象。

依照暮云留心着宫里人对姚贵妃的评价,姚氏女即便是真心喜欢我做的衣衫,就是为了彰显她与众不同的身份,她也绝对不会穿妃子规格的衣服的。

既然如此,那她找我会有什么事呢?

虽然疑虑重重,暮云还是略微收拾了一下,走之前千叮万嘱让佩儿继续挑拣那些芍药花瓣。

院门外是一片晴好的天气。

倾云宫一派欢声笑语的祥和之气,不知道里面的人是否真的那么快乐,至少从那笑声之中听来,叫人感觉到的是轻松无邪的。

“弟弟,还是你最能了解姐姐的心思,每次从宫外带回来的稀罕物件都甚合姐姐心意,说吧,这次又想从姐姐这里讨什么赏赐回去?”

姚贵妃慵懒着身子,伸手从宫女手里接过一颗紫红葡萄送入嘴中,稍稍蠕动粉红樱唇,便有另外一名清秀的小宫女将准备好的翠色瓷壶递到贵妃嘴边,供她吐出里面的籽,一派雍容华贵。

姚俊臣此刻直挺挺的坐在方榻上,体态随意但不失体统,双臂很自然伸展,仪态悠闲的笑道:“姐姐说哪里的话,弟弟哪次给你带东西,是为了贪图你的好处,谁叫我就你这么一个姐姐,我不对你好,那对谁好去?”

这讨巧的话头并不算高明,对姚贵妃而言已然足够,一旁的大宫女芳秋也趁机锦上添花道:“贵妃娘娘和姚大人真是姐弟情深,在这宫里委实找不出第二个了。”

姚贵妃听后原本堆笑的脸庞此刻更泛出溢彩,用丝绢轻濡唇角,笑骂道:“鬼丫头,就你多话,罚你把这盘葡萄全都吃下。”宫女十分乖巧的跪下谢恩。

姚俊臣眼皮轻抬,淡扫了眼宫女,不动声色的冷笑了一声。心知姐姐心头的一根刺便是周皇后,真恨不得能取皇后而代之,是以事事都希望跟周后一争高下。周皇后有个亲哥哥,并不常常来往于后宫,这宫女果然便投其所好,暗指周氏兄妹感情不如姚氏,真可谓是见缝插针。

姚俊臣掸掸浅蓝裤脚,其实上面洁净无暇,没有丝毫灰尘,他起身笑道:“来了好些时日,叨唠了姐姐,俊臣先行告退了。”

姚贵妃一惊一乍的坐起身来,条件反射般的伸手阻拦道:“别呀,你要找的人这会子也应该到了,再坐上一会吧!”

宫女急忙趁机通报道:“娘娘,暮云姑娘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了。”

姚俊臣眉毛一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容光焕发的姐姐,眼神充满了疑惑。姚贵妃一边吩咐宫女招呼暮云进殿来,一面笑着对姚俊臣解释道:“你的心思就不必瞒骗姐姐了,若你不是喜欢上了那丫头,何必要私自藏她的衣物于卧房之中?还每每拿出观看。”说完悄悄凑上来笑意更浓,“你若喜欢,姐姐自会为你做主的。”

在姐姐还没解释之前,姚俊臣似乎已经猜到了姐姐的用意,这样的事情以往也曾经发生,只要自己在宫中稍微流露出对哪个宫女多一分关注,姐姐总是会想办法把这个宫女弄到姚府以表示对弟弟乃至姚府后嗣的关怀,而这些宫中人事变更,几乎不会派人告知周皇后一声。

原本是想假借托词离开的,可在听到如今被姐姐看中的这个人是暮云,那个在暴风欲来之时跟他在雨中极力争辩的大胆宫女,他不由得有些兴趣想知道她一会可能会有的反应,姚俊臣流露出比以往多一分的兴趣,又重新坐回位置。

钟暮云规行矩步的低头走入,只见到姚贵妃垂落在桌脚边的鎏金掐丝湖蓝裙摆,她认得这料子,是江南织造新送入宫中的,上面绣的是苏绣,十分名贵。

这样好的料子,穿在这样一个不知轻重又俗不可耐的人身上,却是太糟蹋了。

“萦碧轩宫女钟暮云给姚贵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

姚贵妃满脸堆笑,纤长的睫毛眨了眨,只几个眼神来回的功夫,便将暮云至上而下的打量一番,频频点头,却也不立即让暮云起身,而是朝一边的姚俊臣说道:“你瞧,这小姑娘的俏脸上,真真是可以掐的出水来呢!”

姚俊臣也点头含笑不语。钟暮云的脸上有些不自在,屈膝着转头看了看一旁站立着的宫女,似乎想要从她们表情里面探出个究竟。

姚贵妃上下端详着暮云,侧头笑着对姚俊臣说道:“虽说不是国色天香,可到底也比之前看中的那些丫头要标致的多,弟弟你的眼光也是越发的好了。”

暮云这才注意到贵妃身旁坐着的另一位男子,正是姚俊臣,只见他们两人皆是眉眼俱笑,实在弄不清葫芦里卖弄卖着是什么药,不由得十分茫然。

姚俊臣眼神瞧不出喜怒,只是礼貌性的对姚贵妃笑了笑,说:“若是得姐姐看中,那必定就是好的。”

姚贵妃笑容更胜,说:“既然如此,那么这丫头便由你带回去吧。”

什么!

暮云一时抬头直视姚贵妃,似乎想要从她的表情中确认是不是自己理解错了,又看了看姚俊臣似笑非笑的脸孔,一旁的梅香见暮云迟迟不开口说话,忙笑道:“暮云姑娘一定是高兴得忘记了谢恩了,能够被姚大人看中,带回府去做主子,再也不用在宫中为婢,那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还不快点谢过我们娘娘!”说着还着意的瞟了眼姚俊臣,眼神极具风情,姚俊臣内心明了,仍旧饶有兴趣的看着暮云。

暮云这才明白了,他们合计的是要将自己随意的赏赐给人,虽然在这宫里待的时日已经不短,这样的事情早已见怪不怪,可一旦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还是无比的震惊,一瞬间想着日后低声下气的跟夫君共处一个屋檐下,虚以委蛇的跟其他姬妾周旋,那样的日子必定每天都是窒息的,不,绝对不能这样甘心受人摆布。

暮云几乎是脱口而出道:“娘娘说笑了,奴婢资资质平凡,哪里能够入得了大人的眼,还望娘娘收回成命,再给大人另择贤能。”

姚贵妃眉头微蹙,这才正眼看了看暮云,诧异的问道:“你这是在拒绝本宫吗?”

梅香也气急败坏,大声呵斥道:“大胆!竟敢藐视娘娘,你真是不知好歹!”

暮云也觉察到自己刚刚拒绝的没有给姚贵妃留太多面子,忙跪下说道:“娘娘恕罪,奴婢并不是这样的意思,只是奴婢确实觉得自身欠缺太多,表达万万词不达意居多,就如同方才,明明是深感娘娘厚恩,却不小心惹得娘娘恼怒,若是就此谢恩随大人回府,难保日后不会见罪于大人,若是大人因此而冷落了奴婢,再给好事的人从中挑拨,影响了娘娘和大人之间的姐弟情分就是奴婢的罪过了。”

姚贵妃大约没有见过会拒绝姚俊臣的宫女,又见暮云口齿伶俐,思维果断,不由得来了兴趣,笑道:“你这丫头说的虽然不完全在理,却也是实情,不过本宫已然开了金口,可也由不得你了,如今你就是我弟弟的人,要或者不要你,全凭我弟弟一句话。”

说着把话头抛给了姚俊臣,姚俊臣从暮云开口时便一直盯着她看,现在接下了空头,瞧见暮云府低头,一脸的不安,便说道:“罢了,姐姐是知道我的喜好的,如果女人不愿意,勉强也是徒劳,那么便放她回去吧!”

姚贵妃这才笑道:“难怪这满宫的宫女都对弟弟你倾心不已,弟弟这怜香惜玉的性格确实着女人喜欢。”

此刻暮云额头上已经现出了一层层的细密汗珠。

两人一同从姚贵妃处出来,姚俊臣抬头看了看天色,见暮云还跟着自己的身后,便煞有介事的责备道:“你真是大胆,可知道这般鲁莽会有什么后果吗?”

想到那一日的大雨,虽然即便是没有姚俊臣的阻拦也必定难逃楚梅的刻意责罚,可姚俊臣在这其中也的确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昕秀现在还不能够下床,暮云便着了恼,冲姚俊臣脱口道:“多谢大人提醒,奴婢知道,可奴婢更加知道的是皇宫内眷若是言行不当,自有各宫房的主子管事教训,还不需要大人操心!”

大约是觉得这宫女脾气太硬,存了心思想要杀杀她的棱角,姚俊臣接口笑道:“在这皇宫内院,还没有我姚俊臣不敢做的事情,我想教训谁便教训谁。”神秘的凑到暮云面前,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想杀谁便可以杀谁。”

这最后一句话在暮云耳边回响良久,心下颇为震惊,看着姚俊臣衣袂翩玦飘然离去的背影,暮云突然明白了那一日在萃心院门外面挟持自己的黑衣蒙面人,原来正是这桀骜不驯的姚俊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