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33.为谁风露立终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云呆呆的踏入萃心的闺房,已经是入冬的天气了,萃心还只披了一件白底小碎花的轻薄衫子,下摆轻轻的拖地而行,有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她慢慢走到圆桌边扶着桌沿坐了下来,然后抬头看暮云,笑问道:“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这才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她心中明明有着难以想象的愁苦和恐惧,然而展露人前的却是一副竭力强装出来的笑脸。

暮云突然胸中一愤,泪水夺眶而出,她扑到萃心的身边蹲了下来,双手握着她搭在桌上的胳膊,说道:“我都看见了,是太后她们逼迫你去伺候皇上的,对不对?”

种种迹象和如今萃心的反应,这些都不难猜想那天太后召见萃心到底是什么事情。

萃心似乎心中一惊,忙起身检查了一下门窗,才回头紧张的问暮云,“你那天也在场?还有谁听见了?”

这更加印证了暮云心里的想法,她低头说道:“只有我一个人看见了,我谁也没有说。”

暮云平时是最谨言慎行的,她这样一说,萃心便完全放下心来,她拉着暮云的手,随她一同坐下,柔声问道:“其他小宫女一听说我要调往乾宁殿,都或是羡慕不舍抑或是妒忌自怜,然为何你却偏偏是这样的反应呢?”

暮云擦了擦眼泪,调整了一下心情,看着萃心说道:“因为其他人都想要靠着皇上的恩宠在这后宫飞黄腾达,而我清楚萃心姐姐却不是这样的攀龙附凤的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我总有预感都因我而起的,萃心姐姐明明不愿去乾宁殿却不得不去,我很内疚,也很为萃心姐姐这样的好女孩可惜。”

萃心眼中似乎泛出了一丝惊喜,她微微展开了笑容,似乎安慰的说道:“其实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明面上是将我调往乾宁殿去做宫女,然而实际上却是去做皇上的女人。这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许多人烧香拜佛都求不来呢。”

暮云十分不屑的脱口而出道:“伺候皇上有什么好的,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的女人都巴巴的要往他身上靠!”

由于激动加上些许的愤怒,暮云不自觉的抬高了音量,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失言,忙捂嘴看着萃心,等着萃心一会可能的责备。

没想到萃心反而看着她,那神情就像是今天第一天才认识她一样,惊喜和激动夹杂着的眼神,倒看得暮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萃心笑着点点头,忽然站起来,慢慢的在房间内踱步。她说:“我十四岁便入宫,至今已经快七年了,承蒙太后娘娘照拂,得以从一个端茶递水的小宫女一跃成为萦碧轩管事姑姑。多年来我都唯恐行差踏错一步,从来不敢有非分之想。”

印象中萃心虽然和善,却从不会这样跟人交心,暮云不由得心生感动,看着萃心那一张仍然稍显稚气的脸,她好像只是一个小小县令的女儿,在这人人拜高踩低的深宫之中,能够得到太后的青眼而有今日的地位,除了本事之外,更重要的应该就是本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