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22、帝王的逼迫与隐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逸哲吩咐随身的太监侍卫都远远的隔开,自己一个人站在太液池边扶柳处,环抱双臂,望着远处巍峨的山脉暗自出神。

此刻的俊逸脸庞是十分平静的,如刀凿斧刻似的五官上再没有早朝上那一份不羁洒脱,眼眸之中埋藏着淡淡的隐忍。

身后有嘈杂的声音徐徐传来,萧逸哲回头探看是何人这么大胆,却见到早朝时分最出风头的魏子期低头奔了过来,扑通一下就跪倒在萧逸哲的身后,口说:“微臣给皇上请安。”

“哦,是魏爱卿啊,没有得到传召便擅自闯进后宫,到底有何要事?”萧逸哲的语气淡淡,却透着一丝责备。

魏子期听出了皇上的不悦,不敢怠慢,忙道:“回皇上的话,早朝散去之后,微臣左思右想,方才在朝堂之上险些对皇上不敬,所以特地来请罪,但求皇上降罪。”

萧逸哲嘴角浅笑,转过身来俯视魏子期,微微歪着头,说:“爱卿有罪?朕怎么觉察不出来,不然爱卿来给朕讲一讲是如何对朕不敬的?”

魏子期此刻脸急的涨红,哪里能够揣摩清楚萧逸哲这话里面到底蕴藏着什么意思,听了这话之后,忙吓得重新磕了一个头,官帽上都沾满了泥土,直说:“皇上恕罪,微臣实在惶恐之极!”

萧逸哲看他这窘迫的摸样,心里大约也觉得有点意思,便蹲下来,轻声问道:“那朕问你,早朝之前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

魏子期不敢瞒骗,点头说道:“回皇上,臣回京之后,府中往来人数激增,与臣共饮之时,都称赞皇上英明神武治国有方,一定会重视黄河水患一事,嘱咐臣一定要在早朝时竭力向皇上分析利弊,以为皇上的千秋伟业效力。”

萧逸哲心里觉得好笑,这魏子期却是为人太过耿直,连被人家下了套都浑然未觉。如今谁不知道皇位是皇上的,实权却是太后的,魏子期在朝堂上对皇上陈词激昂,不是摆明了要得罪太后么?

不过还不算太笨,至少现在还是醒悟过来那些人多半是存了心想叫他当众出丑的。那些人妒忌他得了这样的功劳,为人又不开窍不会巴结权贵,所以纷纷前来戏弄,他年轻气盛,听了那些话之后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的激动,于是就有了早上在朝上的那一幕。

而一同被戏弄的对象当然还有我这个有名无实的皇上了。

魏子期头埋的低低的,皇上近在咫尺,他却不敢抬头直视片刻,一副认罪良好的摸样,萧逸哲突然觉得或许这个人是真的对自己忠心。

沉思片刻,萧逸哲看着魏子期额头上的汗都渗了几滴在泥土里,便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故作神秘的说:“朕听说你还有一个妹妹是吗?”

魏子期听后猛然抬头,对上萧逸哲的视线之后又觉得不敬,再次低下头来,心虚的说:“微臣确实有一个妹妹,自从父亲离世之后,多年来微臣与老娘和妹妹三个人相依为命。”

萧逸哲满意的点头,说:“好,你治水有功,朕还没有真正赏过你呢,这样吧,传你妹妹入宫陪王伴驾,朕破例赐封为美人可好?”

魏子期一脸震惊,豆大的汗珠纷纷落下,萧逸哲故意不理会他这一副为难的摸样,慢慢的站起身来,自顾自的说道:“你回去准备着吧。”

半响,魏子期才用颤抖的声音回道:“是,微臣告退。”

看着魏子期走路都有些摇晃的背影,萧逸哲脸上又浮现出一抹不羁的微笑。都说朕荒淫无道,后宫佳丽万人,如此,朕倒是要看看你对朕究竟有多忠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