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终于进宫了/大隼宫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云不由得心慌起来,不管以前的钟暮云跟这位徐希白之间有何种千丝万缕,此刻自己却是有使命进入皇宫的,可千万不能够半路上出什么岔子呀!

想了想,暮云放下轿帘,拔下头上一只凤凰镶红珠宝钗,用手绢胡乱包好,快速朝他的方向扔了下去。

心慌乱的跳了一阵,轿子仍然平稳,想是轿夫们没有发觉,这才稍稍放心下来,又小心翼翼的掀开帘子回看身后,那青年似乎停顿片刻,还是朝暮云扔下的小包裹的方向走去了,捡起之后端详片刻,久久望着暮云的方向不语。

暮云这才看清楚这个男子。青衫长袍,样子虽然朴素,行走之间却将灵气,应该是极好的料子,容貌俊秀,身形欣长,表情有一种萎靡的愁苦,看样子像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暮云心里直直叹气。

假若他真是徐希白,当他知道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已经落水惨死之后,该会多么伤心呀!

钟暮云随着一众姿容秀丽的美人来到皇宫内院,带领她们进宫的是一个神情严肃的老女人。钟暮云见到她的第一眼,脑海里就冒出了“面瘫”两个字。

这位叫做言秋的姑姑无父无母无夫无子,已经兢兢业业的在大隼皇宫侍奉太后二十多年,太后主持后宫,每三年一次选秀的秀女初选,都是由这位言秋姑姑负责的。

虽然这群娇滴滴的秀女们看上去貌美如花,个个都出身显赫,即将面对的命运却是十分严酷。运气好的能够被皇帝看中,随便封一个美人贵人养在深宫不管不顾,但好歹也是个小主能够光耀门楣。运气次一点的被随意的指给王室宗亲做小妾,传出去也是一段京城佳话。剩下来谁也不要的就要做宫女了,如果没有意外,一般就是做一辈子。

偌大的广场排排站满了前来应选的秀女,密密麻麻,交杂各种滋味的香气,叫人闻着晕乎乎的。僧多粥少,能被皇上看中的概率毕竟有限,暮云似乎有些理解了为什么昭云费那么大的功夫要换自己进宫来。

耳边有秀女在窃窃私语,大抵是在商议有没有给言秋姑姑封红包什么的,暮云觉得新鲜,也凑了耳朵上去听。

“听说几年前有一个被淘汰下来的秀女,因为孤芳自赏不肯听从言秋姑姑的调配,总管便寻了一个由头奏请了皇上将她当成公主嫁到塞外漠北去了。”

“啊!漠北!”

见秀女们听到漠北两个字便花容失色,暮云好奇的问道:“漠北是什么地方?”

秀女们闻声看了眼暮云,不知怎地都不出声了,端正面容后环顾左右而言其他,暮云脸上好一阵尴尬。

过后暮云才反应过来,这些秀女忌讳的可不是漠北,而是言秋姑姑,面对一个生面孔,当然会顾忌更多。

跟暮云同住在一个院落的一共有五位秀女,说不定过几天就要各奔东西,暮云也不想花过多的心思来记住她们的名字和身份,互相点头照面之后,暮云便回房掩门准备休息。大病初遇,才不过偶尔劳累,就已经觉得如此疲惫了,暮云苦笑自己如今可真是一幅小姐的身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