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9.前世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受人挑唆,三个女人在这个深宅大院中地位如此卑微,若不竭尽全力的争取,只能是任人宰割,反正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为了真正爱护自己的人,进宫又有什么为难的?

很快就到了进宫的日子,软轿已经停在钟府门前,三夫人眼睛肿得像核桃,此刻更是竭力忍住不然泪水夺眶而出,忙不停的指挥秀儿收拾这个,又拨弄那个,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女儿会被四方红墙隔离在内,终身不得相见,只要想到这一层,她便觉得痛不欲生。

暮云到没有什么太多生离死别的感觉,只是好奇的看了看琳琅满目的陪嫁物品。

这个白得的便宜娘亲倒是对自己极为真心,这些天的相处,三夫人在府里的生活并不算宽裕,可是为了女儿进宫,出手真可谓算阔绰。

想必是担心女儿在那暗无天日的皇宫收嫌弃吧!

古往今来,总是先敬罗衣后敬人的。有如此为自己打算的亲人,钟暮云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想到一会就要进入古代统治王朝最高集权的皇宫之中,内心说不激动那都是骗人的。

“娘,一会你就别送我出去了,我看你昨天像没睡好,可不要太劳累了。”

按这三夫人万事皆放不下的性子,亲眼见到自己绝尘离去的摸样,还不得伤心死,还是尽可能的避免直面别离场景才好。

“噢,娘不累,娘再多看看你。”

暮云便裂开一个花一样的笑脸来。

从钟府大门出来,暮云展望这钟家大门,鹰蓝色对扇高门上整齐排列着碗口大小的镀金铜粒,威严肃穆,叫人心生畏惧,抬头看三米长的金色牌匾上“钟家”两个字格外醒目,据说是先皇御笔。

这钟府想必也是权倾一时吧!

暮云心中没有太多的留恋,只是望了那么一眼,便笑着看身后送行的三夫人,说:“娘你快回去吧!”

秀儿抹了泪水,扶着暮云上马车,暮云心知长痛不如短痛,把心一横,丢下句,“我走了。”便钻入马车里面,匆忙放下轿帘,也挡住帘外妇人的不舍。

带着哭腔的声音侵入这狭小的空间里面的是三夫人哽咽的声音:“儿啊!咱们母女二人怕是此生不能得见了,万望你珍重自己呀!”

轿子歪晃一下,徐徐而动,想到这辈子就见不着了,暮云忙用袖子胡乱的擦干眼泪,慌忙拉开轿帘想要多看两眼三夫人,瞧见的果然是已经哭得身子摇摇欲坠,要靠秀儿全力搀扶才能勉强稳住不倒的单薄身影。

没办法,实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要么分开,要么一起死。

放下轿帘的一瞬间,暮云感觉从另外一个方向有一对火热而悲戚的眼光,同样密切注视着这顶快步而行中的轿子。暮云将目光投了过去,在一堵墙后面,一个青年摸样的人正单手横臂握拳扶墙,眼神满是不甘,腰间还配着一柄长剑,另一只手则紧紧按着佩剑,大拇指蠢蠢欲动大有随时拔剑而出的趋势。

暮云几乎本能的反应出,这就是三夫人口中说的徐希白,那个和钟暮云私定终身的徐希白。

他这是要做什么?截轿子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