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97章 斩杀囚龙九头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爷右手食中二指并立,点在泥人的身上,瞬间屋里边的那个傀儡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爆发了。

他一人独挡囚龙,九头鸦,将两个人偶砍的连连后退。这发疯一样的进攻,吓坏了西装大叔。

囚龙和九头鸦似乎也弄不明白怎么回事了,大厅里那些泡着人头的玻璃罐,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打烂,福尔马林液流了一地,人头也滚落了一地。

就在囚龙和九头鸦快要扛不住之时,二楼穿在一阵优雅的琵琶声,一个长头发,带着金色脸谱面具的女子,缓步走下了楼。

鬼冰来了。木爪有圾。

而她走路的姿势,这一次才是彻底惊呆我的!

我第一眼看过去,她是在楼梯最上边,第二眼看去。她已经到了楼梯中段,第三眼看去,她人已经出现在了楼梯口。

这根本就不是在走路!

傀儡攻击的很猛,但鬼冰身影一闪,瞬间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了那个傀儡我的身后,一弹琵琶,一道黑线弹出,缠绕在了那个傀儡的脖颈上。

“哼哼,雕虫小技!”鬼冰冷哼一声,再一弹琵琶,那个傀儡的人头瞬间落地。

但是,傀儡的身子并没有化作一摊黄土,而是直直的倒下。

这边的二爷一急,二话不说拉着我的手,又是扎了一针。

我靠!

突如其来的疼痛。差点让我蹦起来,这一次二爷扎的真狠!在他用力的挤压下,我的指头肚上,几乎就是血流不止了。

二爷把我的鲜血抹在了他手中的泥人身上,口中念叨一番我听不懂的话,最后喝斥一句:起!

二爷摊开手掌,那泥人豁然起身,硬生生的站了起来!

我再朝着洋楼里看去,被砍掉头颅的傀儡,也硬生生的站了起来。

“合!”二爷食中二指并立,呈做剑状,再次指着泥人喝斥了一句。

洋楼中的傀儡,竟然弯腰抱起自己的人头,重新放到了脖子上。然后左右晃了两下,提起长刀,再次追逐囚龙和九头鸦。

“我去,这个猛!”

二爷也是得意一笑,说:这几个家伙不是以人修炼,顶多就是玩偶被施以鬼魂,所以才造出此等邪物,看似诡异。实则空架。

就在打斗之时,我隐隐觉得不对劲,虽然西装大叔和傀儡把囚龙九头鸦打的连连后退,但我就是觉得有一个地方不对劲,此刻皱着眉头仔细的想。

想着想着,只觉得背后袭来一阵阴风。

“不对!鬼冰哪里去了?”我大叫一声,转过头来的一刹那,身后一个长发飘飘,脸带金色面具的女人,就犹如鬼魅一般,瞬间出现在我的身后!

我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她的右手就掐住了我的脖颈,虽然手指掐的用力,但鬼冰却笑道:小子,鬼眼给我,我做你小媳妇儿,怎么样?

旁边的二爷,呆立在原地,连眼神都不会动一下,就像是被人定身了似的。

我瞪着眼睛,满脸惊恐,二爷不会被他们害死了吧?

见我不说话,鬼冰加重了手掌上的力度,再次掐的我口吐舌头,她说: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考虑。

三秒钟,我根本就来不及说话,眼看鬼冰就要弄死我,然后自己动手搜寻鬼眼了,忽听鬼冰身后传来一句:我等的就是你!

二爷的身影,竟然诡异的出现在了鬼冰的身后,而我旁边的这个二爷,瞬间消失不见。

我懂了!

二爷一直不进洋楼里,一方面为了保护我,另一方面就是为了勾引鬼冰来偷袭。而他真正的肉身,可能早就离开了,此刻站在我旁边的二爷,应该是他自己圈养的小鬼!

鬼冰也是一惊,不知道二爷玩了一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松开手掌的同时,进攻已经来不及了。

“受死吧!”二爷怒目圆睁,须发皆张,可谓怒到了极致。他甩手展开一面铜镜,那铜镜上隐隐有微弱的红光闪动,直照的鬼冰浑身发软,躺在地上不敢再动弹。

但二爷没有过来,而是对着旁边的虚空中说道:把她给我绑了!

鬼冰的双手被束缚了起来,我没有看清是谁绑的她,可能是二爷养的小鬼在动手。

绑起了鬼冰,二爷冷笑道:如此修为还胆敢猖狂,今日我就赐你一死!

二爷从袖筒里捏出一张黄色符咒,符咒上方用朱砂写着敕令二字,下方写着风火雷电!只见他手腕一抖,顿时符咒起火,朝着鬼冰的脸上就贴了上来。

符咒上的火焰燃烧的很快,二爷贴的动作更快,风吹动火苗,整个符咒瞬间燃烧,猛地一看,还以为二爷捏着一团火,朝着鬼冰的脸上拍去。

“呜...啊...”

那团燃烧着火焰的符咒,贴在鬼冰的额头上,鬼冰身上的衣服开始燃烧起火焰,片刻后,地上落了一片黑色灰烬,鬼冰却是不见了。

二爷一拍手背,叹道:哎!你们两个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让她跑了!

二爷这一声喝斥,我明显觉得旁边都有点冷了,可能是那两个小鬼也被二爷给吓尿了。

我看出来了,这四个人偶中,稻草人,泥人,陶人,布人,修为真正高强的,应该就是这个鬼冰了!

二爷一甩手,说道:你俩保护这傻小子,我去去就来!

话毕,二爷从怀中取出五枚铜钱,朝着老宅就跑了过去,还没进入洋楼内,二爷就开始布局了。

我知道,这是五帝钱!

他甩出第一枚铜钱,将此枚铜钱甩到了门前的台阶上。

然后把第二枚铜钱甩到二楼的屋檐上。

第三枚铜钱甩到窗户上。

剩下两枚铜钱,他则是捏在了手中,我觉得应该是用来对付囚龙和九头鸦的。

二爷刚一窜进洋楼内,情况立马发生变化,本来还算是平手的局面,瞬间变得一边倒。

也不知二爷究竟有多高本事,他进到屋中之后,仍然是把自己的红色裤腰带给抽了出来,用这裤腰带当做武器,与囚龙九头鸦对战。

说来也怪,那裤腰带看似没有任何威力,可抽打到囚龙的身上,囚龙就疼的哇哇叫。而且袖口以及裤腿里都会掉落出许多黄土。

抽打到九头鸦身上,他身上就会传来哗啦啦的玻璃碎裂声,然后从袖口和裤腿中就会掉落出许多陶瓷碎片。

囚龙和九头鸦一看敌不过,转头就要跑。二爷这一次是卯足了劲,怎么可能给他们机会。

在两人刚窜到到窗户前,往外纵身一跃,想冲破玻璃窗户逃跑,忽然一道微弱的光芒从那枚铜钱上散发出来,两人就像是撞到了铜墙铁壁上,砰的一声,玻璃没碎,他们的脑袋估计快撞烂了。

二爷说:今晚为了收拾你们,我可是拿出了家底,我看你们哪里跑!

话毕,二爷咬破手指,将鲜血抹在剩下的两枚铜钱上,抬手朝着囚龙和九头鸦弹去,两人的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惧意。他们很清楚,这一次恐怕插翅难逃。

上一次他们灵魂出窍逃走,二爷就长了心眼,这一次在进入洋楼之前,先封闭退路!

“去!”二爷一甩手,剩下的两枚铜钱,一枚甩到屋顶天花板上,另外一枚甩到脚下的地面上,可谓是天牢地网!

“好了,他们无法瞬移,无法隐身,更无法自愈身体了,小子,看你的了。”二爷拍了拍西装大叔的肩膀,转身走出了洋楼。在路过那个傀儡的时候,二爷也拍了拍傀儡的肩膀,说了一句:辛苦了。

哗啦一声,傀儡碎裂,变成了一地黄土,附身在里边的鬼魂肯定是二爷养的。

身后的洋楼里传来阵阵凄惨的叫声,五分钟后,西装大叔提着两个面具走了出来。

“二爷,搞定了。”西装大叔将面具递给了二爷,二爷嗯了一声,点头接过。

可刚看了一眼这两张面具,二爷就疑惑道:不对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