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91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宅门外走进来一个老头,这个老头,我不认识。他长相平平无奇,穿的衣服也很朴素,唯独腰间扎了一根红布条腰带。

可慕容海棠看到他的一瞬间。却是惊了一下。

“鬼眼你千万不能给她!”那老头还没走过来,就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慕容海棠冷眼说道:你是谁?

我一愣,心说不对吧?刚才慕容海棠不是明显被吓了一跳吗?怎么不认识这个老头?

我也跟着问了一句:你是谁?

那老头没搭理慕容海棠,而是走到我身前,说:身上的人驮鬼脚印,还疼吗?

“原来龙虎山上的那个鬼,是你?”我瞪着眼珠子,终于想起来了那个鬼,在龙虎山的山道上,先是给我来了一出人驮鬼,在我肩膀上印了一对黑色的脚印,然后在我们下山的时候还想杀掉我。

现在我的肩膀上。还有那一对黑色的脚印,脚趾头在前胸,脚跟在后背,仍然隐隐作现。

“今天晚上,偷偷溜进屋里,听我们说话的那一串湿漉漉的脚印,也是你踩出来的?”

老头说:不是。

随后,老头又转头对慕容海棠说:你以为你所做的局很绝妙?二十年前我就看出来了!隐忍二十年,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刻!

老头的语气,完全不把慕容海棠放在眼里!

在我震惊的同时,也在想这个老头的来历,老头对我说:你先站一边歇着,缓缓气。

老头知道我的神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他是想让我好好休息一下。我点头。退到了一边,不再作声。同时心想:这个老头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说二十年前就知道慕容海棠的阴谋,那么,在龙虎山的时候,他就是故意在我身上踩出人驮鬼的脚印!目的就是为了今日跟踪我。

慕容海棠,一个十几岁小女孩的脸上,浮现出了阴毒的眼神,她冷声说:二十年前?

“二十六年前,这个小伙子一出生,第十二根肋骨就是弯的,他父母抱着他在乡镇卫生院瞧大夫的时候,被我意外撞见。从那天起。我就开始留意他了。”

慕容海棠不说话。

老头继续说:十四年前,一个叫葛钰的小丫头被人挖了心脏,而她的第十二根肋骨也是弯的。

“剩下那个空壳之人,以及死了儿女的老伯,我就不用说了吧?”老头刚说到这。慕容海棠暴喝一声:够了!拿命来!

慕容海棠一瞪眼睛,双手十指泛青,朝着老头就抓了过来。

老头不慌不忙,倒退半步,一甩手将红色的麻绳裤腰带抽了出来,在侧头躲过慕容海棠那绿油油的指甲后,出手如电。将慕容海棠的双手捆绑在了一起。

“今天,我就是来收你的!”老头暴喝一声,怒目圆睁,看起来他也是火气十足,当即咬破手指,朝着慕容海棠的额头上就点了过去。

慕容海棠被那红色麻绳缠住双手,根本动弹不得,此刻被这老头硬生生的把鲜血点在了额头上。

“啊--!”慕容海棠仰起头,凄惨的叫了起来,我明显看到她的头发在暴涨,而且眼珠子都变红了。

“傻小子快给我退远点!”老头也不看我,直接甩了一句话。

我赶紧朝着宅门跑去,到了宅门之时,回头一看,慕容海棠的身躯已经变成了大人的模样!

她那满头黑发,随风飘舞,她嘶吼着咆哮着,挣扎开红色麻绳,再次朝着老头攻击而去。

这老头看似七十多岁,但身体可真够硬朗,下腰一字马躲过攻击,同时伸手抓住慕容海棠的脚脖子,狠狠的就朝着地上摔了下来。

砰的一声响,地面上那坑洼中的雨水,溅起几尺多高。老头趁她还未站起身子,直接抄起一块板砖,用手指头上的鲜血在板砖上迅速刻画。木扑豆亡。

然后举着板砖就要拍她,慕容海棠双手一拍地板,腾空而起,衣裙摆动的瞬间,朝着我就掠了过来。

老头大惊,对我吼道:用鬼眼对付她!

我连忙掏兜,捏出鬼眼之后,将鬼眼的眼珠子对准她。可谁知这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她飞到我面前,抬手就掐住了我的手脖子,我一吃痛,松开了手。

没等鬼眼落地,慕容海棠另外一只手就将鬼眼掠夺在了手中。

“哈哈哈,鬼眼!鬼眼!我终于得到鬼眼了!”慕容海棠狞笑几声,抓住鬼眼,一把塞进自己的嘴里,仰起头硬生生的将这颗眼珠子给咽进了肚子里。

“今天,谁也别想活!”

慕容海棠再次朝着老头冲去,她衣服的裙摆和袖子猛然变长,裹住老头之后,指甲暴涨,对准老头的脖颈就插了上去!

“哼哼,你中计了!”老头被慕容海棠的衣袖裹着,但仍然面骨改色。

就在慕容海棠的绿色指甲快要插进老头的脖颈中之时,忽然慕容海棠的腹部上,窜出几道光芒,那种光芒很具有穿透性,就像是隔着她的肉体,直接透射到外部。

慕容海棠一吃痛,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她捂着肚子,但那些闪烁不定的光芒仍然从她指缝中窜出来。

“这...这不是真正的鬼眼?”慕容海棠瞪眼血红色的双目,盯着我看。

我都傻了,看了一眼老头,老头说:鬼眼不是这么用的!你自己编造拶指灯笼的传说,最后却死在别的假传说之上,这,就叫天理循环,报应!

慕容海棠痛的在地上打滚,双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小腹,她身上冒起一阵一阵的白烟,没多时,就重新恢复成了那个十几岁小女孩的模样。

她痛的歇斯底里,咬牙切齿,但终究抵不过鬼眼的力量,最后她的身影慢慢的变虚幻,慢慢的消散了。

铛的一声,鬼眼落在了石板上,滴溜溜在原地打转。

老头走过去,捡起鬼眼,又递给了我,说:哼,自己以为编造了一连串的神局,还特意将编造出拶指灯笼的传说,可最后她却死在别人的传说中。

我感激的看了老头一眼,收好鬼眼之后,我问老头:鬼眼的传说也是假的?

老头双手背在身后,带着我走出庭院,他说:鬼眼是真的。但鬼眼的用法,在传说中都是假的,此物威力巨大,但没人真正会用,我打不过她,但我今晚还是来了。刚才我让你用鬼眼对付她,就是我的最后一招。你是普通人肯定驾驭不了鬼眼,所以必定被她抢走,然后她服下去,那她的死期就到了。

我暗暗感叹:有些人,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但偏偏就是这糊涂一时,反而害了自己的一辈子。

而有些人,聪明一时,糊涂一世,但糊涂一世并非坏事。郑板桥就曾经说过,难得糊涂。

“那你是谁?”我追问了一句。

老头说:龙虎山上,我给你踩出人驮鬼脚印,你说我是谁?

他的意思应该是承认自己是个鬼,我说:你是特意来救我的吗?咱俩啥关系?

“咱俩没关系,我跟慕容海棠也没关系,但我就是来了,原因你别问,问了也不会告诉你,有些秘密你必须烂在肚子里。”

我又问:那你总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吧?不然以后我想感谢一下,都没办法联系,对了,你见过一个带四只眼面具的恶鬼吗?

老头一甩手,不耐烦的说:话那么多,有完没完了!先别管我是谁,救你朋友要紧,再晚一点他们都得死。

说罢,老头带着我快速的朝着青铃镇的东南角方向赶去,走着走着,我感觉出不对劲了。

此时所去的方向,不正是那一间烹煮人肉的房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