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89章 慕容海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放弃挣扎吧,你不会有机会的。”白衣女鬼淡然说道。

我说:不!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放弃的,他们的迷局很深,但我也藏了一手!

女鬼沉默了片刻。说:你踩着我的肩膀,我驮着你上去。

不知为何,我想起了人驮鬼脚印,但是此刻却跟这女鬼说:不太好吧?

“没关系,如果你有幸活了下来,如果有机会的话,还希望你来救我,好吗?”

我重重的点头,如果我有幸活下来,一定回来好好的安葬她的尸体。

女鬼的身体开始下潜,渐渐的,整个人都落入了井水之中。我隐隐觉得自己的脚下有什么东西在动,低头一看,一个长满长发的人头,从我双脚之间的井水中,浮了上来。

我抓住绳子,也用力的往上爬,女鬼也抓住绳子往上驮,离井口越来越近了,而我的心脏也扑通扑通跳的更厉害了。

我的心脏在葛钰的身上,我能感受到剧烈的心跳声,说明葛钰一定有危险!

等我的脑袋从古井中露出来的一刹那,我豁然一震,差点重新掉进水里!

这老宅之中,一瞬间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很破!

房屋是破的。门窗是破的,所有的灯笼都是破的,唯独桃树上那盏灯笼才是新的,只不过灯笼上没有了灯谜。

院子里静悄悄的,逆天臣,葛钰,西装大叔,瘸腿老汉,全部消失不见了。

站在院子里。无助的惊恐袭遍全身,我低头,朝着古井里看了一眼,那个白衣女鬼缓缓的往下落,同时也抬头看了我一眼,对我点了点头。

她眼神里的意思我懂。她能帮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就在我把眼光从古井下挪移上来的一瞬间,忽然身后传来轰的一声响,像是燃烧起了一根蜡烛。

转身一看,扑通一声,我直接蹲坐在了地上。

桃树上,坐在一个红衣女子,正晃荡着双腿,对着我笑:少年郎。你那么害怕啊?

白雨蝶!

不对,不对!井底下的女鬼说白雨蝶是不存在的,但此刻怎么会出现这个与传说中一模一样的女鬼?

我大叫一声:这是幻觉,你吓不倒我的!

桃树上的红衣女子,微阖双目,红唇抿动,翘起兰花指轻轻的拨弄了一下红灯笼,声如铜铃般清脆:你确定这是幻觉吗?

我用力的拍自己两巴掌。咬着牙说:是幻觉!

“那我问你,你的心疼吗?”红衣女子说话时,仍然用白如葱玉的手指去拨弄悬挂在桃树上的那盏灯笼。

“啊!”她每次手指拨弄灯笼,我的心脏就像是被尖刀刺中,她笑颜如花,不停的拨弄,而我的心脏,已经痛到了极致!

我赶紧捂住心脏,即便如此,也仍然痛的我满头是汗。

我不敢再这么耗下去了,我必须要逃出这个地方!当即我就朝着门外就疯狂的跑去,刚一转头,整个院子里的烛光忽然熄灭,红衣女子消失不见,一瞬间再次回归寂静。

庭院的宅门像是被锁死了一般,不管我怎么用力的拉,用力的踹,始终都无法打开门。

我吓坏了,我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甚至我感觉到有人在我的后脖颈轻轻的吹凉气。

宅门虽然很破旧,但我始终无法冲破,扑通一声,我跪在了地上。

瞳孔渐渐的扩散,低头一看,雨水坑中,正慢慢的浮现出我的倒影。

我的脸上,一脸痛苦之色,但雨水坑里边,我的那个倒影却是一脸笑容。倒影就与我对视,我很痛苦,他很快乐。

前半句,灯笼里亮起烛光,你要捂住心脏,我觉得那个红灯笼就是我的心脏,因为红衣女子每次用指甲刮一下红灯笼,我的心脏就一阵剧痛,只有用手捂住心口,才略微好点。

但是转念一想,我的心脏在葛钰身上,难不成,葛钰已经被挖了心脏?

惊恐,就像细菌,无情的吞噬着我的肉体。

前半句预言成真,后半句,雨水中出现皮影,你则永生不亡,难不成,我要被做成人偶了吗?

可白雨蝶的传说,以及拶指灯笼的传说都是假的,背后做局的那个人,为了配合这个真不真假不假的传说,还特意找到了一处与传说中情景很像的古镇,把我骗来,如今,这后半句我想不明白了。

雨水中,确实出现了我的皮影,而且还是在我没有灵魂的情况下出现的,看着雨水中的那个倒影,我知道,他不是我。

那个倒影,他脸上邪恶的笑容,我永远学不出来。

忽然间,青铃镇的古街道上,传来一阵细微但却有节奏的脚步声,我耳朵一个激灵,仔细的听着门外,感觉那个脚步声,像是朝着我这里赶来。

噌!

我拔出腰间匕首,咬着牙,往后退了半步,一会不管是谁进来,先狠狠的给他两刀再说!

站在宅门后,大概三米的距离,我就等着别人推门了。

可那脚步声走到宅门外之时,我从宅门的门缝中看去,外边闪烁起一片昏黄的烛光,我心想,这是谁举着蜡烛过来的吗?

嘎吱...

宅门,被缓缓的推开,映入我眼帘的人,打死我,我也不信!

我瞪着双眼,满脸惊恐,我的双腿开始颤抖,我甚至连握刀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是你!”

门口,站着一个小女孩,手里提着一盏小花灯,面带微笑,直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我,等你了半年,你,终于来了。”提着花灯的小女孩,正是我第一天晚上开公交车的时候,遇见的那个没钱坐车的小女孩!

当时她穿的是一身粉丝小洋装,今晚,她穿的是一身明清时期的广袖中衣,下半身是一条长裙,把脚都遮盖住了。

(广袖中衣,简单解释一下,袖口很宽,衣领交叉呈y字型。)

“你是谁?”我眯眼问道,同时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小女孩笑了笑,提着花灯走了过来,站在我面前,说:我叫慕容海棠。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的神经犹如崩断的弓弦,这背后所有的策划,竟然都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出头的小女孩所做?

那么,当初西装大叔就是在跟我瞎说了,他说这个小女孩是葛钰年幼时期的样子,现在想想,她跟葛钰小时候是有点像,但绝对有着实质性的区别。

“你就是海棠?!”木围共亡。

我不禁苦笑,我想起了一个曾经风靡世界的电影,在那个电影中,有人考验一个特工,让他看着一幅画,画中有六个人,其中五个长相怪异,最中间站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几乎所有被考验的特工,都是对着那五个长相怪异的人举枪射击,唯有一个特工,举枪对着那个小女孩射击,上司问他为什么这么做。

他大概是这么说的:站在一群怪兽面前,还能保持微笑的小女孩,你确定她是普通人吗?

后来,这位特工被录取了。

看着面前这位穿着明朝服饰,提着花灯的小女孩,我这才醒悟过来,能在14路那充满恶鬼的公交车上,一直保持安然无恙的小女孩,会是普通人吗?

换言之,会是普通鬼吗?

我几乎把所有能猜的人,全部都猜了过来,陈伟,西装大叔,四只眼面具,逆天臣,几乎我所有见过的人,全部都猜想了一遍。

万万没想到,最后的始作俑者,竟然是这个当初最不起眼的小女孩!

事情到了这一刻,我已经无法逃避了,我知道,以后每一年的今天,可能就是我的忌日了。

我抬头看天,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我说:海棠,你把我骗到这里,目的是什么?死之前,让我知道真相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