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81章 面具下的稻草人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地下室外,传来缓缓的踱步声,鬼叔右手握着一串桃核手链,拨弄着,走了进来。

“你为什么要杀海伯!!!”看到鬼叔的一瞬间。我愤怒的吼道。

鬼叔的脸上明显一愣,有些惊讶的问我:他死了?

我大声骂道:放屁!你不用在这猫哭耗子假慈悲,自己做过的事,自己都没脸承认!

鬼叔一脸严肃的说:我逼问他鬼眼的具体功效,以及会出现在哪些地方,他不说,我就用银针封住了他头顶上的穴道,让他七窍流血,但绝不至死,顶多半个时辰,他便可以自己冲开,我也算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惩罚。

“海伯心脏上插了一把匕首。这才是致命的,你敢说不是你动手的!”我感觉自己双眼都要变红了。

鬼叔仍然坚定不移的说:我绝对没有杀他,至于匕首?哼哼,我杀人还需要匕首吗?

我的心,砰然一震,鬼叔这句话让我彻底懵了。像他这种高手,若是杀人,根本不需要匕首,银芒闪动之间。便可取敌性命!

如果鬼叔此话当真,那就是有另外一个人,在暗中杀了海伯!

鬼叔用银针封住了海伯的穴道,海伯无法动弹,待鬼叔走后,那人现身。用匕首刺死海伯,难道,死亡照片是出自他手?他才是幕后的主宰?那这个人该会是谁?

我陷入了沉思之中,逆天臣说:这鬼眼图,乃是你所画?

鬼叔很不友好,说:怎么?你有什么想法?

逆天臣也不是好惹的,他面具下的嘴脸,哈哈大笑道:有想法如何?无想法又如何?

鬼叔也忽然大笑起来:有点意思,先让我试试你有没有张狂的资本!

说话间,鬼叔抬手甩掉核桃手链,健步如飞,朝着逆天臣就冲了过来,两人厮打在一起,难舍难分。

我躲在角落里。看的目瞪口呆,这两人的功夫可真是硬桥硬马。逆天臣的拳头。打在鬼叔的脸上,就像是打在了泥巴上,虽然鬼叔的脸面会暂时变形,但没一会就重新恢复原样。

而鬼叔伺机抓住逆天臣的胳膊,猛然一折,只听咔嚓一声,像是骨头被折断。

但逆天臣冷笑一声,丝毫不停顿,继续对着鬼叔进攻,好像他体内的骨头,可以瞬间接上。

为了怕误伤到我,我躲在了鬼眼图的附近。

打着打着,逆天臣抄起一根钢管,扑哧一声,猛的插进鬼叔的肚子上,我心中一惊,心想鬼叔死定了。

可鬼叔抬手一挥,银芒闪动,瞬间用三十六根银针,封住了逆天臣的三十六个死穴。

两人就这么僵持在了一起。

“别打了,咱们谁也杀不死谁。”鬼叔眯着眼,冷然说了一句。

逆天臣松开手,鬼叔自顾自的把肚子上那根钢管给拔了出来,随手扔到了旁边,但我却没见他身体里流出鲜血。而逆天臣一挥手,直接一把抓住那三十六根银针,一口气拔了下来。

我暗自咋舌,鬼叔体内肯定没有鲜血,这是必然的!那么鬼叔不是鬼就是僵尸。

而逆天臣身中三十六根银针,全部封在了死穴上,竟然毫无感觉,随手就这么拔了下来,也就是说,他体内已经没有了穴道?

这俩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既然都是同道中人,我们不妨联手寻找鬼眼?”鬼叔又对逆天臣说道。

逆天臣说:那找到之后,该如何分?

两人开始聊了起来,而我的肩膀,也忽然被拍了一下,转头一看,却发现背后没有任何东西,除了一幅鬼眼图之外,再无他物。

刚才是谁拍我的?

我正疑惑不解,忽然,从地下室的角落中,悄无声息的滚出了一颗小珠子,我定睛一看。

鬼眼!

那小眼珠滚落到我脚边的时候,就停了下来,还对我眨了一下眼睛,我赶紧弯腰,一声不吭的捡了起来。

心中暗自好笑,这俩人刚才打的难解难分,现在又为鬼眼争执的难解难分,殊不知,鬼眼早就落入我的兜里了。

不知聊了多久,两人像是达成了某种协议,最后也不争了。

逆天臣对我挥了一下手,说:小子,走。

“老大,这就走啊?”我刚才趁他们两个争执的时候,还顺带着看了一下鬼眼图,不过这里边的东西实在太高深,看不懂。

临走时,鬼叔对我说:小子,你记住,海伯不是我杀的,我鬼叔杀人,敢作敢当!

在回去的路上,我问逆天臣:老大,你俩为什么一直寻找鬼眼?这玩意究竟有什么用?

逆天臣说:鬼眼,可以测生死,知未来,扭转命格。

我故作惊讶道:这么厉害?一会你跟我回去一趟,我把面具给你。木状女号。

逆天臣摇头说:面具用不上了,你自己留着吧,夜晚走在半路上,你就带上面具,担保孤魂野鬼不敢找你的麻烦。

一听逆天臣这句话,我瞬间就想明白了,他让我取面具,其实就是为了间接性的寻找鬼眼,他和鬼叔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找到鬼眼。

“老大,我觉得你不应该和这个鬼叔合作,人心隔肚皮啊。我觉得剩余那三张面具肯定就是他拿走的。”我还是好意劝了一句。

逆天臣说:不是,剩余的三张面具,是我的主人拿走的。

“你的主人?谁啊?”我心想逆天臣这么厉害了,竟然还有主人?

逆天臣想都没想,直接说:白雨蝶。

我又问:白雨蝶是谁?

“拶指灯笼传说中,那个被夹断十指的丫鬟。”

我靠!我一激动,差点把车都开到沟里,当下就赶紧踩刹车,我惊讶的问:拶指灯笼,到底是个传说,还是真事?

“传说,口传言说,俗话说无风不起浪,既有这种传说,必有这种真事。”

我感觉脊背上都一阵发凉,我说白雨蝶取走剩余那三个面具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可能是想毁掉我们四个,再重新制作四个玩偶。幸好你赶在了我的前边,取走了我的面具。”

逆天臣说到这里,我赶紧说:这样啊?那我还是把面具还给你吧,你本事高,留在你手里还算保险点,万一白雨蝶来找我,我死了不算什么,抢走面具你就活不成了。

“不用,面具留在你那里,比留在我这里更保险,白雨蝶不会杀你的。”

我如连珠炮似的发问:白雨蝶为什么不会杀我?

“不清楚,如果她要杀你,在你第一次进入老宅的时候,你就已经死了,见过灯笼指影的人,不会活着离开老宅的。”

我暗暗震惊,心说这中间肯定隐藏着某些事情,白雨蝶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物,要想杀我岂不是分分钟的事?但她偏偏没有动手。

我有些乱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说:老大,那...那你寻找鬼眼干什么?

“找到鬼眼,我就不怕白雨蝶了,我们四个都是白雨蝶创造的,她想毁掉我们易如反掌,所以我必须要脱离她的掌控。”

这话是越说越迷糊,我根本就听不明白,我说:老大,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会被一个女人掌控呢?另外三个人都在哪呢?

说话间,逆天臣摆了摆手,示意我停车,然后对我说:你不是想知道我长什么样吗?

我点头。

他又说:希望我不会吓到你。说完,他就缓缓的将脸上的脸谱面具摘了下来,在这一瞬间,我只觉得心脏扑通一跳,那种感觉真是差点从嘴里蹦出来!

我的天啊!

逆天臣那面具下的脸,没有一丝皮肉,全部都是用稻草扎成的。

这根本就不是人脸,而是一张稻草人的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