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80章 逆天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脸谱面具男的情绪,忽然激动了起来,身体都在颤抖,他竟然不由自主的走了过来,双手抓住我的肩膀。再次问我:你在哪里见过鬼眼?快告诉我!

他剧烈的反应,吓了我一跳,我大脑中快速转动,说:在那间老宅的地下室里见到的,不过我装进自己的兜里,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不见了。

脸谱面具男松开了手,但不停的在原地踱步,片刻后,他转头,振声说道:今晚,我跟你一起去一趟老宅子,你带路。咱俩去地下室里搜索一番。

我心中狂喜,但脸上略微担忧的说:那个地下室里有一个高手,使得一手好银针,而且他是人是鬼还是僵尸,我都不清楚,反正他很厉害。

“哼,厉害?在我面前,不要提厉害两个字,今晚你带路就是了!”脸谱面具男说完。直接扬长而去,在风中给我撂下来一句话:午夜两点,我在房子店总站的门口等着你。

有实力就是尿性,小母牛坐火箭,牛逼轰轰直上天啊,这一句话真是拉风到了极点。

我心里快高兴死了。心说那个鬼叔了不起,这脸谱面具男也同样尿性,今晚我带着他去,一来我有个保镖,二来如果遇见鬼叔,可以看看两人谁的本事更厉害,万一要是来个两败俱伤,那更好。

现在我确定,脸谱面具男跟鬼叔,绝对不是同一个人。

晚上,我发车回到房子店,见葛钰坐在沙发上看书,我说:葛钰,我出去忙点事。你要什么东西吗?我给你带回来。

葛钰摇头,说:你早点回来就行了。我一会就睡。

我抱着葛钰的脑袋,在她白皙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这就直接出门了。

开上我的小现代,载着脸谱面具男一同前往民国老宅,在路上,脸谱面具男对我说:你这小子,有点意思啊。

我一愣,心想他冷不丁的说这话,貌似是发现了我心里的想法?知道我在利用他?

我没吭声,他继续说:这14路末班车上的诅咒,非同小可,乃拶指灯笼诅咒,百年威力,一般人扛不住,开过这车的,坐过这车的,都得死。

我笑着说:那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脸谱面具男轻蔑的说:那你的心脏在哪?灵魂在哪?你现在就是个活死人,懂吗?你看似与常人无异,是因为你的信念还存在,若信念消亡,你则必死无疑。

我浑身一震,知道今天遇上高人了!木状女划。

敢情我从半年前开14路末班车开始,一直到今日,所遇见的人,都是死人,都是鬼,根本没有一个活人,或许,14路末班车就是存在于一条幻境路线当中。

等我们赶到了民国老宅之时,刚一下车,他就皱了一下眉头,说:好重的煞气。

我问:什么叫煞气?

面具男说:人活着,心生怨恨,死后不散,便为煞气。

他带着我,走到了老宅的大门前,隔着庭院看去,老宅里仍然亮着红灯笼烛光,我问他:上一次我来,就遇见烛光了,地上还有指影,这一次怎么还有?

面具男子不说话,盯着老宅看了许久,随后才说:你们触发了老宅里的百年诅咒,现在这老宅里凶险异常,小心为妙。

我点头,没吭声,但发现他始终站在铁门前,丝毫没有进去的打算。

我说:老大,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一怔,哑然笑道:你喊我老大?有点意思,你可以喊我逆天臣。

逆天臣!

此名霸气,臣子逆天,扭转乾坤,乃大逆之举。但他偏偏就敢起这样的名字,肯定实力非凡。

我不由得想起了他那拉风的小耳光,对着那一群恶鬼,噼里啪啦的一人甩一巴掌,甩的他们胆战心惊,这绝对是实力超群的表现。

“老大,那还进去不?”我觉得逆天臣这个名字,我真的不敢喊,不能人家说两句客套话,我就傻了吧唧的直接喊他名字吧?那多不恭敬,喊两句老大又不吃亏。

他想了想,对我说:去,顺着门前这条公路,往东走,那边有梧桐树,给我摘几片树叶下来。

我一愣,说:老大,你怎么知道东边有梧桐树?

他淡然的说道:气息。

这么高深的东西,我不懂,当下我屁颠屁颠的跑到梧桐树下,随便捡了两片树叶,就跑了回来,逆天臣白了我一眼,说:我让你摘两片树叶,不是让你捡,明白吗?

树叶不就是树叶,还得必须摘,这逼格究竟有多高。

他一看我表情,叹了口气说:跟我来。

到了梧桐树下,他在地上捡起一枚小石子,抬手一甩,就打断了一节树枝,树枝落下后,他说:挑一片最大的,一片最小的。

摘好之后,我拿着树叶,跟着他一起回到了老宅的门口。

“树由地生,神由心生...”逆天臣捏着两片树叶,嘴里不知道嘀咕什么,反正从第一句话开始,后边所念叨的话语,他都是放低了声音,似乎不想让我听到。

片刻后,他将两片梧桐树叶放在了大门口,只见那两片树叶上,开始冒起袅袅青烟,定睛一看,每一片树叶上都冒起三缕青烟,而树叶上边则像是燃烧了一般,从树叶正中间开始冒出一个大洞。

到最后树叶中间一直烧出了一个图案,他对我说:拿起来看看,大一点的树叶上,烧出来的是什么图案?

我捏起来大一点的树叶,看了一眼,觉得像是个盒子,就说:骨灰盒吧。

他点头,又问我:小一点的树叶,拿起来看看,烧出来的是什么图案。

“看样子好像是一只鸟。”话音刚落,他狐疑的嗯了一声,从我手中接过那一小片树叶,定睛一看,说:你们之前来这里,是不是被发现过?

我说:不是被发现过,是每一次都被发现,但就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

他笑了笑,声音沙哑的说:跟我来。

到了那梧桐树下,他把手指竖在面具前,示意我不要说话。

头顶上的梧桐树枝上,站着几只老鸹,时不时的呱呱叫几声,只见逆天臣看准时机,从地上捡起一枚石子,甩手就朝着一只白头老鸹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响,那老鸹在落下来的同时,使劲的扑棱翅膀,但它的身体被打穿,血流不止,根本飞不起来了。

“就是它在作怪了,雕虫小技,不足挂齿。”说完,逆天臣直接带着我,朝着老宅就走了过去。

原来是这只白毛老鸹在作祟啊,临走时我低头看了一眼,白毛老鸹像是成精一样,眼珠子时不时的眨动两下,像是疼痛异常,它浑身漆黑,唯有头顶上长了一撮白毛,很是诡异。

到了老宅内,我带着他直奔地下室,刚一进到老宅的一层大厅里,他就说:慢着,咱们先去看看那些面具。

我俩直奔三楼,到了存放面具的房间中,打开房门一看,我不由得一惊,连忙说道:老大,不对劲啊!

“怎么不对劲?”

我指着那剩余的三个面具说:这三个面具,跟我看到的那三个,根本不一样!肯定被人掉了包。

逆天臣凑过去,大致扫了一眼,点头说:这只是普通的脸谱面具,不是以前的那三个,看来计划已经败露,我们快点去寻找鬼眼。

我掀开那些面具看了看,不但面具被掉包,就连面具下的死亡照片也都不见了,我觉得应该是鬼叔给藏了起来。

我俩再次转移到一层,取下壁画,直通地下室,打开灯光一看,鬼叔并不在,但逆天臣看到墙壁上那幅鬼眼图之时,双眼都要冒光了。

“这鬼眼图究竟是何人所画?”逆天臣很是惊讶。

“你说呢?”一个幽幽的声音,从地下室外,传了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