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79章 终结就是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听这话,我大叫一声:快走!快离开臭水沟,离的越远越好!!!

我几乎是爆吼出来的,西装大叔那边也有些慌张了,过了约有十几秒钟。电话再次传来声音:呼...呼...离开了臭水沟了,阿布你怎么了?

西装大叔可能是跑的有点急,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我说:事情太复杂了,大叔,你切记不能靠近臭水沟,千万不能靠近。

他嗯了一声,我俩挂断了电话。

然后我又给葛钰打了过去,提示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不好,但转念一想,葛钰的死亡照片,是在夜间横死路边。现在是白天。肯定不会有事,只要我能在夜幕降临之前联系上她,就行了。

坐在路边,我仔细的回想着那四面脸谱面具。

第一张白脸面具。是脸谱面具男让我拿走的,下边压着我的死亡照片。

第二张黑脸面具,下边压着海伯的死亡照片,现在,海伯死了,死在了鬼叔的手里。

第三张青脸面具,是西装大叔的,刚才他路过臭水沟,是我及时提醒他,所幸让他躲过一劫,我现在提醒他不要靠近臭水沟,或许他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第四张金脸面具,是葛钰的,只要提醒葛钰,千万不要在夜幕降临之时。走在大街上,尤其是不能再让她晚上来找我了。

仔细一想。先不算海伯,我们三个人的肋骨上,刻的都有字,那么海伯的肋骨上也一定有字,当时没来得及用铜钱看看海伯的肋骨上到底写着什么字。

按照顺序,我们四个人肋骨上的字,分别是生、()、无、门。

第二个字,我觉得应该是个死字,这样连起来就叫生死无门,按照字面意思来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且我们四个人,按理说从未相识,可偏偏就都遇上了,而且把我们四个人联系在一起的关键人物。就是我。

他们三人互相不认识,但我却统统认识他们,我觉得关键点还是在我身上。

既然知道了我会死在大桥坍塌之下,那我遇见大桥,就不要从桥下过,打定了主意,我心说今晚独自一人,再去一趟民国老宅!

原本我想问问海伯那颗所谓的鬼眼,到底是什么东西,没想到,线索就此中断。

其次,想问问那个脸谱面具男,为什么让我拿走白脸面具,但他什么时候再来找我,我也不清楚。

想到了脸谱面具,我忽然想起,昨晚上从老宅里取出的那个白脸面具,就放在家里,当下就赶紧回家。

取出面具来回观赏,这面具的材质,很薄,摸上去的感觉就像是鸡蛋壳,但质地坚硬,上边描绘的脸谱很是精致,细到一笔一划都是仔细勾勒出来的。看样子像是出自大师之手。

下午,我给葛钰打了十几个电话,一直都是提示关机。

我坐不住了,看了一下表,两点多,距离上班还是十个小时。如果坐车去桑槐村,我需要一下午的时间,但自己开车,上高速,两个小时就够了。

想罢,我就开上了自己的小现代,直奔桑槐村,同时带上了那白色的脸谱面具,以及买了两箱面包还有核桃露。

到了冯婆家里的时候,正巧葛钰也在,我问她怎么不开机,她说充电器丢了,没来得及买。

我先是把葛钰拉到一边,小声嘱咐了一顿,说晚上千万不能单独出门,然后又将死亡照片的事情跟葛钰说了一遍,没想到葛钰却说:照片上的情景,应该是我十几年前的遭遇,我已经死过一次了。

我说:现在你身体里还有一颗心脏,保险起见,我觉得还是安稳一点吧。

葛钰很听话,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一起回到屋里,我先是把面包和核桃露搬进了屋里,然后取出脸谱面具,问冯婆:婆婆,您知道这种面具是什么材质吗?

冯婆刚看了一眼面具,就瞪了一下眼睛,她生怕自己看花,就伸出手来,接过面具,站在屋门口映照着太阳去。

这么来来回回看了几遍,冯婆指着面具,开始给葛钰我俩比划。

葛钰说:这面具的材质,婆婆也没见过,但一定不是给活人带的。

我一惊,问:为什么不是给活人带的?

冯婆比划一番,葛钰说:这面具的造型结构,不是以脸型为主,是以骨型为主的,也就是说,这不是往脸上带的,是往面骨上带的。

葛钰说完,冯婆点了点头,表示葛钰说的对。

我瞠目结舌!

世间还有这等面具?面具轮廓不是往脸上带的,而是往面骨上带。那么说,曾经救过我的那个脸谱面具男,他一直不摘下来面具,就是因为那面具下,隐藏的并不是一张脸,而是一个骷髅头?

这也不对,我曾经仔细的看过他脸上的面具,他是有眼珠的,绝对有,而且眼珠是纯黑色,没有一丝眼白。

冯婆又比划了一阵,葛钰说:婆婆让你小心点,最近这几天咱俩待在一起吧。

我说行。

傍晚时分,我开车带着葛钰,回到了房子店总站。我不想让葛钰留在我的出租房里,我恨不得让葛钰捧在手心里,时时刻刻的看着。

晚上发车,一路上倒也安稳,我发现公交车上的鬼魂,其实大多时候并不是动不动就要害人,有些鬼魂还是挺好的,他们上车后,该投币就投币,然后走到车厢后边,一言不发,到站就下车。

我在想,他们被害之前,或许也经常这样上下班,只不过被黑心的运营人,在车上下了诅咒,导致他们到现在或许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等我发车到焦化厂的时候,坐在路边,我点了一根烟。

第一次就是在这里遇上海伯的,他当时满脸鲜血,而最后一次我见到海伯,他也是满脸鲜血。

在古印度,有一个神秘且有名的图腾,在一座山上,一条环形的蛇,用嘴咬住自己的尾巴,形成一个圈,很多境界高的修行者,都曾感悟过,对于那图案的理解,大多数人都觉得,开始就是终结,终结就是开始。

海伯死了,但他说一个星期后,让我去郊区火葬场等着,具体是等谁,我还不清楚。

或许海伯的死,并不是终点,而只是一个起点。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我准备起身发车,忽然听闻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我转头看去,在一片黑暗中,走过来一个带着白色脸谱面具的中年人。

是他!木住记亡。

“面具拿出来了吗?”他走过来,开门见山直接问我。

我点头,说:嗯,拿到了。

“在哪里?给我。”

我说:给你也行,你摘下面具给我看看你的长相,怎么样?

脸谱面具男一愣,好半天才说:你为什么想看我的长相?

“这面具不是往脸上戴的,而是往面骨上带的,我很想看看,你的脸上有没有肌肉组织。”

脸谱面具男一听,抬头哈哈大笑道:小子,好奇心是会害死人的,不该你知道的,你就不要多问。

我扔掉烟头,说:既然你不想给我看,这样吧,我问你一件事,你跟我说实话,咱俩就算是交易,如何?

“我数次救你,你还跟我谈交易?不过我念你是个小孩子,有什么想知道的,你尽管问。”

一听脸谱面具男说这句话,我连忙问道:你知不知道鬼眼?就是一颗眼球,被封印到了一个玻璃珠子里边,那颗眼球还会眨眼,如果你知道,就详细告诉我,行吗?

脸谱面具男一听到这话,浑身一震,失声说道:你竟然见过鬼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