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下一个谁死?/灵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焦急的寻找,不一会海伯提着一只褪掉毛的老母鸡走了进来,看了我一眼,问:诶,小子。你咋来了?

我还没说话,海伯又说:来就来吧,你还空着手来。

我靠,我差点趴在地上,敢情这海伯的雅兴可真高啊,我说:海伯,您老这是要炖鸡啊?行,我去买瓶好酒。

海伯嘿嘿笑了笑,夸我有出息。

吃饭的时候,海伯止不住的喝酒,毕竟我买的可是海之蓝,算不上多极品的酒。当然也不差。

我放下筷子,说:海伯,您知道鬼叔吗?

海伯一愣,正在咀嚼的动作停了下来。他说:不知道啊。

我心想:不对吧?

鬼叔知道海伯,还说海伯是他的手下败将,但海伯却不知道鬼叔,这不扯淡吗?

我说:海伯,您真不知道?

海伯举起酒杯,笑着说:喝酒喝酒,说话时,还故意热情的跟我碰了一下。

我端起一次性酒杯,虽然狐疑,但还是准备喝,但刚把一次性酒杯凑到嘴边,还没来得及喝,就猛然发现,酒杯的杯底印出了两个字。

“快走!”

这两个字全部都是酒水凝聚起来的,好像就粘在了杯底不会动。犹如冰晶一般。

我看了一眼海伯,发现他喝的很开心。也没对我示意什么。

难道这两个字,不是海伯告诉我的,而是另有其人?

吃饭的时候,我不露声色的朝着四周看去,始终没察觉出什么异常,就在我准备下筷子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我刚起身准备去开门,海伯就摆了摆手,示意我不用动,随后他对着房门说了一句:自己进来吧。

嘎吱一声,门推开了。

鬼叔右手里捏着一串桃核手链,一边拨动着,一边笑着走了过来。

“嗯,真香啊。师兄,你还是那么爱吃,哈哈哈,看看你的肚子都大成什么样了?还能跑得动吗?”

从鬼叔进来之后,我觉得屋里冷了起来。

“小子,你带路带的不错,不愧是我徒弟,为师很是欣慰啊。”木有丰弟。

鬼叔话音刚落,海伯就瞪向了我,一脸怒气,我赶紧摆手说:不不不,海伯你别听他胡说。

我急的都快哭了,我就是来找海伯问问事的,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定是鬼叔在我身上动了手脚,能够跟踪我。

我站起身,怒声喝道:鬼叔!做人不能太无耻!!!

鬼叔不急,反而眯着眼,在我俩旁边坐了下来,自顾自的拿起一双筷子,夹了一口菜,咀嚼的同时,说:嗯,味道不错,如果你当年把吃的功夫用在银针上,或许你能比我快。

海伯冷然说道:只可惜我没你那么冷血,不如你杀人不眨眼的手法。

鬼叔自顾自的吃了起来,还端起那瓶海之蓝,给自己倒了一杯,看样子丝毫不把海伯放在眼里。

海伯瞪了我一眼,说:阿布,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枉我对你一片信任,你滚!给我滚的远远的!

两腮一酸,眼眶里滑落出了两行热泪,我说:海伯,我真的...

“你滚!!!”海伯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抓起一双筷子,朝着我的脸上就砸了过来,这一下给我砸的生疼。

可,比起脸上的疼,我心里更疼!

我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鬼叔,眼里含着泪,走出了海伯的家里。

走在大街上,我止不住的用衣袖擦眼角,我不知道一直以来,海伯到底是在帮我还是在害我,但这一次确实是我坑了他。

严格来讲,我是被鬼叔坑了,姜还是老的辣,我太小看鬼叔了,指不定昨晚我跟西装大叔的对话,鬼叔都听的一清二楚。

坐在马路边,我心里很是痛苦,越想越不是滋味。

我心说:回去,找海伯,哪怕海伯打我一顿,我也认了!我只想告诉海伯,我没想过害他,我不是故意给鬼叔带路的。

想到这里,我快速折回,等我赶到海伯家里的时候,他家中静悄悄的,我敲了敲门,里边没人说话,但能明显听到火锅煮沸的声音,咕嘟咕嘟一直响。

我试探性的推了一下门,门没锁,房间里边,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这股血腥味,在我刚来的时候是没有的。

我喊道:海伯?海伯?

连续喊了几声,听不到回话,我这就朝着海伯的卧室走了过去。海伯的房子是一室一厅,我从来没进过他的卧室。

打开卧室门的一瞬间,映入我眼帘中的景象,彻底的震惊了我!!!

房间中,有一张黑色真皮沙发,沙发上边的白色墙壁上,挂着一幅大鹏展翅图,而在这沙发上,海伯仰面朝天,七窍流血,胸口还插着一把匕首!

“海伯!”我大吼一声,冲了过去,抱着海伯的身子,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海伯的头顶上插着七根细小的银针,我赶紧拔了下来,发现海伯还没死透。

“海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鬼叔在跟踪我啊。”我哭的稀里哗啦,情绪很是激动。

我真没想到,第二张未知人的照片,那死在沙发上七窍流血的人竟然是海伯,更不知道他的死因竟然是因为我把鬼叔给带了过来。

我忏悔,万分忏悔,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灾星了。

海伯嘴唇微动,像是要跟我说什么,我赶紧把耳朵凑过去,海伯呻吟道:一...一个...星期后...你去...郊外火葬...场,晚上十二...点,等...等...着...

说完,海伯呃的一声,嘴角吐出一丝鲜血,脑袋歪了下去。

原来这第二张死亡预言的照片,竟然是海伯,我站起了身子,盯着沙发上海伯的尸体,此时此刻,就像是在看那第二张照片!

只不过照片上的人,看不清脸,而我面前的情景,能看的一清二楚!

海伯死了,接下来会不会是西装大叔?又或者是我?或者是葛钰?

葛钰已经死了,她在十几年前就被人贩子挖走了心脏,现在的她,算是鬼。既然是鬼,就不可能再次被挖心脏吧?

但是想到这里,我猛然一惊,心说不对!

葛钰是鬼,这个不假,但她是有心脏的,她的胸腔里存放着我的心脏!

我吓坏了!海伯死了,跟死亡照片上的情景一模一样,剩下的我,西装大叔,葛钰,下一个该死的,会是谁?

看照片情景,我是被一座坍塌的大桥给砸死的,西装大叔是死在臭水沟里的,而葛钰是在深夜的大街上被挖走了心脏!

如果有人要对葛钰动手,那么一定是针对我的,难不成,这就是鬼叔的计谋?准备一个个干掉我们了?

为什么我带走了民国老宅中的面具,鬼叔就开始动手杀人了?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那个带脸谱面具的男子究竟是谁?会不会是鬼叔故意的?先以脸谱面具男的身份出现,帮我打退恶鬼,让我心生感激,然后再欺骗我,让我取走与他脸上一模一样的面具,然后就帮他解除了封印?

如果是这样,那剩下的三个面具,我全部拿走的话,该会出现什么情况?

我的大脑要凌乱了,我觉得事情再次超出想象,背后那一双无形的大手,其实并没有显现出来,而是将这张网拉的更大了,我肯定是一直在被利用!

离开了海伯的家里,我用公共电话匿名报了警,然后就给西装大叔打了过去。

“大叔,你在哪?”

“我在买菜,准备回家做饭,怎么了?”

我说:你最近一定要注意一下,千万别靠近臭水沟!切记切记!

西装大叔一愣,过了一会说:我现在的桥下就有一条臭水沟啊,里边都是垃圾,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