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带着脸谱面具的人/灵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给陈伟打了一个电话,说车坏了。

陈伟说:你别急,先在那等着,我这就联系人过去修。

我说我还有点急事,我先回去吧。可陈伟非得说让我在原地等着。

挂了电话。葛钰说:别等,咱们现在就走,修车的来了,让他们打你电话就行。

车上的乘客都被我疏散了,有的离得不远的,走路回家了。离得远的只能自己打车。

葛钰拉着我就往前走,她的手真凉,往前跑了几站地之后,我隐隐约约看到街道右前方的店铺门前,挂着一串大红灯笼。

这个街道我很熟悉,这是小吃一条街。

街道两旁都是中式餐厅,餐厅门前挂着大红灯笼。寓意着红红火火。

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街道上空荡无人,食品袋,牙签,地上随处可见的垃圾,闻之,令人隐隐作呕。

正走着,忽然身后传来一句:师傅,等等我呗。

我转头一看,那个给我递烟的小伙子快步追赶了上来。葛钰回头一看,顿时对我说道:快把你耳朵上的烟扔掉,如果一直夹着那根烟,他会一直追下去的。

闻言,我赶紧捏起香烟,抬手就甩到了下水道里,当葛钰我俩彻底步入小吃一条街之时。第一家店铺门前悬挂的两个红灯笼,忽然亮了!

我一瞪眼睛。朝着灯笼里看去,那灯笼里亮起的竟然是烛光!

这怎么可能,这些餐厅的门前悬挂红灯笼,其实里边都是设置的电灯泡,这年代绝对没人往里边放蜡烛。怎么可能会亮起烛光?

我吓的浑身一抖,葛钰也明显慌张了起来,她说:阿布,别怕。别怕,咬着牙,只要躲过去了今晚就没事了。

我俩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刚路过第二家店铺之时,身后忽然又传来一句:哎哎哎,老弟,咋不开车了啊?

回头一看,那个穿着劳保鞋的中年男子,拉着她媳妇的手,竟然也在后边追赶了上来。

靠!我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女的明明被砍死了,怎么又活了?”

葛钰捂住了我的嘴巴,说:别管,也别问,不管出现什么事,跟着我走就行了。

就在我俩走到第二间店铺的门前之时,这间店铺招牌两边悬挂的两盏红灯笼,忽然一下也亮起了烛光。

我浑身又是一抖。

身后传来一句:小孩儿呀,老婆子把钱还给你,公交车我不能白坐啊。

回头一看,今晚那个没钱坐车的老奶奶,竟然也步履瞒珊的追了上来。虽然她走路的样子看起来很慢,但我却发现她的身子却移动的很快。

我的心又是颤抖了一下。

葛钰拉着我,疯狂的朝前跑着,我跑的越快,心脏跳动的就越快,而且我俩每路过一家店铺,店铺前的两盏大红灯笼就会亮起。

而那大红灯笼中,只要亮起烛光,黑暗的街道尽头,必然会出现一个我见过,但却不认识的人,而这个人以前一定坐过我的公交车!

等我们跑到小吃一条街尽头的时候,身后已经追赶了十几个人,他们距离葛钰我俩只有十几米远,近在咫尺之间,眼看就要追上了。

我心想,只有小吃一条街的店铺才悬挂的有红灯笼,如果跑出这条街,那应该就没事了吧?

谁知就在葛钰我俩跑到街道尽头的一刹那,我腿一软,差点就跪了下来!

小吃一条街的尽头,竟然又是一条街道,一条我从来没见过的街道!

半年了!木找围血。

我天天发车走这条路,我发誓这条街道我真是第一次见!而这街道的两端,更是挂满了数不尽的红灯笼!

跑到这条街道上,我朝着两边的店铺看去,发现这些店铺的装修风格,以及餐馆名字,竟然都是十几年前的。

完了,我所中的百年诅咒,或许在今晚就要彻底爆发出来了。

回头看了一眼,那十几个人仍然紧追不舍,我跑的气喘吁吁,眼看就要被后边那一群人追上了。

忽然前方街道的尽头,从黑暗中渐渐的走出了一个身影,离的太远我看不清楚,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敌是友。

我小声问葛钰:该怎么办?前边的如果也是来杀我们的,那今晚就要被包饺子了。

葛钰心里也没谱,她拉着我的手,问我:阿布,如果今晚我们死在这里,你会不会后悔认识我?

我点了一下头,还没来得及说话,葛钰抱着我的脑袋,就用力的亲了我一口。

这一口,亲的快,也松开的快,几乎就是嘴唇碰了一下嘴唇。

可亲完之后,我的心脏猛然疼痛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用手,狠狠的抓住了我的心脏,在用力的揪。

我疼,葛钰也疼,她捂着胸口,疼的倒吸凉气,对我说:阿布,坚持下去,如果运气好,今晚能扛的过去。

由于心脏实在太疼,疼的葛钰我俩都跑不动了,眼看着身后那群人就追了上来。

走在最前边那个小伙子,大老远,笑嘻嘻的就从兜里掏出了一支香烟,快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就说:师傅,来嘛,抽一根。

而那个体格健壮的,穿着劳保鞋的民工,已经追了上来,伸手就要搭在我的肩膀上,还笑着说:老弟,回去开车吧,俺们还急着回家呢。

就在这民工的手,即将搭到我肩膀上的一瞬间,他们一群人先是一愣,随后瞪着眼珠子,站在原地,又惊又怕。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和葛钰互相搀扶,已经跑不动了,我不知道葛钰亲了我一下之后,为什么我俩的心脏都疼了起来,此时产生的剧烈疼痛,让我无法呼吸。

再顺着这群人的目光看去,只见街道尽头的黑暗处,慢慢的走过来那人,竟然带着一张京剧脸谱面具!

我爸爱听戏,从小也会拉着我一起看电视剧,看梨园春。尤其是我爷爷奶奶,更是骑着三轮车,拉着我去赶庙会,看人家搭的戏台,那戏才叫真实。

所以,从小耳濡目染,我也知道关于戏曲的一些东西。

而从黑暗中走出来的这个人,比我高出个半头,看体型我觉得应该是个中年人,他脸上带的面具,我竟然想不起来是代表的哪个人。

京剧中,要说那历史人物,我一个个都能认出来他们的面具,可面前这个人带的脸谱面具,我根本想不起来,因为这脸谱面具,就是一张诡异的笑脸,在左右脸颊上,还涂抹上去了一个月亮,额头正中间的部位画了三缕青烟,太诡异了!

而结合着这张脸谱面具,他身上穿的衣服则太正常了,就是一身普通的休闲装,头发也不长。

那人刚走过来,我身后的一群人顿时吓住了。

我小声问葛钰:这应该是两拨人吧?

葛钰捂着心脏,疼的俏脸都要扭曲了,她咬着牙,疼的趴在我怀里,小声说:先别吭声。

我抱着葛钰,尽量的往路边站,把路中间的位置让出来。

那带着脸谱面具的男子,走到了那群人的面前,竟然毫无征兆,抬手就朝着那个穿劳保鞋的民工甩了一巴掌!

我靠,我吓了一跳。

穿劳保鞋的民工被这一巴掌直接甩的跪在了地上,连声求饶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错了,小的错了。

带着脸谱面具的中年男子,又朝着那个给我递烟的小伙子看去,也是毫无征兆,抬手就甩了一巴掌。

扑通一声,那个递香烟的小伙子也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连声求饶。

剩下的一群人,吓傻了,转头就要跑。带着脸谱面具的男子也不慌,就站在原地,说:再跑一步者,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