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52章 禁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没有,怎么了?

闻着野兔的肉香味,腹中传来咕噜的声响。喉结翻飞之际,我忍不住吞咽了几口吐沫。

“一会吃过兔肉之后,我们前去那条小溪,寻找蟾蜍,此物可有大用。”说话间,西装大叔将兔肉从火堆架上取下来,与我分食。

吃饱喝足,我俩这就动身前往那条小溪,过了约莫两个多小时,我们这才赶到。

“天这么黑,你能抓到蟾蜍吗?”我小声问了一句。

黑暗中,西装大叔盯着面前的小溪,笑道:你仔细听听。

我俩站在小溪旁,侧耳倾听,好像在遥远的水流中,时不时的传来几声呱呱的声音。

我小声说:蟾蜍在叫?

“对!循着叫声,定能找到它们,跟我走。”西装大叔从后腰中拔出一把小匕首,当即就一脚跳进了小溪中。

我也跟着他,一同跳了进去,瞬间凉水灌满鞋子,一阵冰凉的感觉从脚底涌到全身。

踩踏着溪水,我们缓步走到一块青石旁,这青石约有篮球大小,扁圆扁圆的,就放置在小溪的正中间。

西装大叔将手电筒递给我,弯腰,一手轻轻的拨开石块,另一手看准时机,猛然就对着水下戳了进去。

我一惊,心说这石块下难不成趴着蟾蜍?

我知道青蛙一般都是趴在河边不动弹的,我们小时候钓青蛙,都是用四面钩。我们私底下称呼为炸弹钩,找到青蛙后,缓缓的把线放下去,待到丝线垂到青蛙腹部的时候,猛的往上拽,炸弹钩就直接插进青蛙的腹部了。

可我还没来得及拿手电筒帮他照射啊,黑夜中他的眼神能这么好?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右手从水中露出,我举起手电筒,照射过去一看,不免佩服至极。

在他右手所抓的匕首上,正插着一只蟾蜍,刀尖从蟾蜍的背部插入,又从蟾蜍雪白的腹部伸出,可谓直接穿透。

“走!”

西装大叔一甩头,带着我走继续朝着山顶赶去。

我们来之前,已经做好了记号,这一次轻车熟路,仅仅半个多小时就重新赶回了山顶。

抬头一看,月亮被乌云遮蔽,像是披上了一层轻纱,月光很暗,很暗。

西装大叔转头四看,最后指着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对我说:跟我来。

到了大树底下,我帮他打这手电筒,他则是用皮鞋踩着蟾蜍的两条后腿,硬生生的把匕首从蟾蜍的身体中拔了出来,当刀尖离开蟾蜍肉体,噗嗤一声,蟾蜍体内的血液都溅射了出来。

我有些于心不忍,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西装大叔说:你想什么呢?别走神,帮我照好!

随后,他举着匕首,小心翼翼的在蟾蜍雪白的腹部上,来回切割,将那好端端,活生生的蟾蜍,硬是切的痛苦挣扎。

可是蟾蜍越挣扎,西装大叔的刀子就越狠,几乎都要把蟾蜍腹部的皮肉全部割开了。

我说:哎,大叔,你轻点吧,我看的都肚子疼。

他一愣,说:你想多了,你仔细看看,我只是割开了它的皮,并未伤及它的筋肉。

说话间,它又开始割蟾蜍的后腿。我发现西装大叔其实也是一个深藏不漏的高人,如果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场面,我一定认为他是个生物学家。

因为他竟然准确无误的将匕首插进了蟾蜍的大腿中,更是准确无误的切断了蟾蜍的大腿筋,这样一来,这蟾蜍虽然不死,也算是废了。

蟾蜍不会跳,就跟女人不会生孩子一样,这是终生的痛。

我以为这就够了,没想到,西装大叔竟然再次用树枝,按住蟾蜍的一只前腿,也用刀尖挑断了蟾蜍前腿上的筋肉。这四条腿的癞蛤蟆,硬是被他废掉了三条腿!

忙活完了这一切,他才抬起脚,松开皮鞋,那蟾蜍仰面朝天,根本不敢翻身,肚皮上流出来的鲜血,将周围的杂草都染红了。

我说:你想干什么呢?

西装大叔忽然把手指放在嘴边,对我做出一个嘘声的动作。

我不吭声,顺着他的目光一起看去,这快要死去的蟾蜍,竟然脊背朝下,肚皮朝天,在草地上艰难的蠕动着。

由于这蟾蜍的大腿筋被挑断,它无法弹跳,后腿算是直接废了。而前腿也被挑断一只,只剩下了左侧的一条小腿,艰难的扒着地上的杂草,借助这股摩擦力前进。

蟾蜍背上的毒泡,在摩擦的过程中,逐渐蹭烂,毒液全部抹在了它蠕动的路线上。

我看着这只蟾蜍,心里真是痛心疾首,我觉得它还想活,它还想找到自己的家,还想找到自己的父母,它还想回到自己生活的地方。只可惜,这场美好的幻想,终将在鲜血流失的过程中支离破碎。

由于蟾蜍只剩下一条前腿,所以在它蠕动之时,是无法保持一条直线的,它爬着爬着就在我们的周围画了一个圈。而就在刚把这个圈的起点和终点连接到一起的瞬间,蟾蜍的腹部终于停止了跳动。

它,死在了起点,也死在了终点。

这个用蟾蜍毒液,以及鲜血所画出来的圈,是那么的均匀,每一处鲜血和毒液的比例都是那么恰当。

我暗暗震惊,现在回想一番,这西装大叔看似是茫无目的在蟾蜍的肚皮上乱割,实则也在掌握着分寸,首先不能割的太深,不然就直接把蟾蜍弄死了。其次不能割的太轻,不然流不出这么多鲜血。

西装大叔对我说:看过西游记吗?

我说:看过,怎么了?

“孙悟空用金箍棒给唐僧画了一个圈,妖魔鬼怪就不能靠近他,你就待在这个圈里,我保证你的安全。”

西装大叔话音刚落,我就说:那是假的,好吗?你不会拿我的生命开玩笑吧?

“在自然界中,狗熊发现猎物,会撒一泡尿,把这个猎物围成一个圈,然后这个猎物就不敢跑了,狗熊什么时候来吃都行,你知不知道为什么?”

我说不知道,也没听说过。

西装大叔说:狗熊的尿液中,含有一种特殊成分,这种特殊成分会给别的动物带来一种信息,一种令它们产生恐惧的信息,就这么简单。

我酸不溜丢的说:那你弄这个圈,是准备防备什么?河里的鱼吗?

西装大叔说:不,是为了防备山中的鬼!

我倒吸一口凉气,朝着四周看了一眼,瞬间觉得冷风嗖嗖的,头顶上的树叶似乎也在无风自动。

我小声说:大叔你要干什么?

他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记不记得咱们在村口老庙的时候,我在半夜离开老庙?

我说记得,当时我醒了,却找不到你。

西装大叔点头,又说:当时我在睡觉的时候,感觉有人在摸我的头。等我醒来一看,发现自己头发掉光了。

我靠,我瞪着眼珠子,差点就尿在裤裆里了。

我说:大叔,这午夜时分,你别给我扯这些啊,再说了,你现在的头发不是好好的吗?

西装大叔面容严谨,不苟言笑的说:在经历梵衍那神树洗涤之前,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所以,我的头发也都是假的,我随时能再长出头发。

“大叔,你啥意思,就直说吧,我这会怵得慌啊。”

西装大叔压低了声音对我说:当时我醒来,却没感应到活人的气息,正巧庙外风声大作,我就追了出去,结果发现没影了。

我想起了我睡不着的时候,睁眼看到老庙屋顶的那个黑影。

“所以,我觉得,这一路上有个鬼在跟踪我们!小子,你知道真正的鬼是什么样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