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50章 失去灵魂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缠绕在藤蔓上的刀茹,脸面已经完全蜕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一个长相平凡,而且我绝对没见过的女人!

她痛吟着,挣扎着,可她越是挣扎,体内的鲜血就更加快速的流出来。

我吼道:你究竟是谁啊!

她只顾着痛吟,浑身的衣服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脸色却越来越苍白,嘴唇几乎都没有血色了。

她咬着牙,用尽胸腔中的最后一丝力气,呢喃道:你...一定要...小心...那个...海...海...

声音停止了,空旷的山洞中,只剩下了鲜血的滴答声。

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了我的面前,被梵衍那神树放干了鲜血。

“她是谁?!”我侧头,振声问西装大叔。

西装大叔说:她是谁,我也不知道,但一定不是葛钰。我早就察觉出来了,只不过一直不想动手。

“你什么时候察觉出来的?”我惊恐万分。

西装大叔盯着藤蔓上的那具女人尸体,说:在村口老庙,我曾写在地上一些文字,你还记得?

我说记得。

他又说:那文字,记载的便是梵衍那神树的位置,以及如何再造血肉。

我一惊,问:你不是说你看不懂吗?

他哈哈一笑,说:我说我看不懂,就一定看不懂吗?阿布,你人品好,心眼实,容易被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女子悄悄告诉你那些梵文字体的时候,一定没说实话。我说的对吗?

我想起来刀茹对我说,只告诉我一个人,然后把我拉到老庙角落里,又说她也不知道。

我当时还以为刀茹给我了一张护身符,让我以此保护自己,没想到刀茹也是在跟我玩心眼?

见我默不作声,西装大叔笑道:我没说错吧?

我还是没吭声。

他又说:我虽然没有鲜血。但我却能感知一个人的鲜血流动速度,以及心跳速度。这个女子看到我所写的梵文之时,血液明显加速,证明她也是有备而来!她也完全知道龙虎山中的秘密。

我问:那她的脸,为什么会突然变成别人的?

西装大叔一怔,片刻后,哑然失笑,说:变成别人的?别人的?你所认为的那张别人的脸,才是她真正的面容,至于原本那张与葛钰一模一样的脸,才是假的!

我咽了口吐沫,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我以前就曾经怀疑过,这世界上不可能会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就连双胞胎都会有差别。

而这刀茹,她的外表印象,可以说与葛钰完美融合,几乎她就是葛钰了。

但,我爱的是葛钰,我知道那种感觉。我知道那种一会不见就会思念的感觉。

我在刀茹的身上,并没有找到这种感觉。

“那你把我骗到龙虎山,是想干什么?”我想了想,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西装大叔看了我一眼,说:杀你。

“杀我?那你可以动手了。”我淡然说道。

他双手背在后边,还是看着那个女人的尸体,说:你已经死了,我的目的达到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西装大叔从后腰中抽出手电筒,照射在我的身上,对我说:转头,看山壁。

我转过去身子,看着那一面被白光笼罩的山壁,顿时心生绝望。

我,彻底没有了影子。

手电筒的光芒,像是直接从我身上穿过去了一样,好像我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

我说:这样看来,那两张纸条都是你放的吧?你曾带我去桑槐村,调查葛钰死因。因此,我得以看到冰尸落泪。其次,你再把我骗到龙虎山,使我见到金鱼倒游,以及血染青云之景。最后,取走我的灵魂,对吧?

西装大叔一愣,反问我:两张?

我也反问:不是吗?

他摇头,说:我只给过你一张,如果你收到了两张纸条,那应该还有别人准备利用你。

我苦笑连连,我说我还能信你吗?

西装大叔坚定的说:你信也得信,不信还得信,你的灵魂如今在我的身躯上,不过你别急,我只是借来用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同时活命。

我摇着头,对这个世界渐渐绝望,葛钰取走我的心脏,西装大叔取走我的灵魂。

我的身躯还剩下什么?一副躯壳吗?

见我脸上逐渐失去了色彩,我的瞳孔逐渐放大,他紧张的说:阿布,你要振作起来,葛钰还在等着你!

“就是因为葛钰还在等着我,所以我还在用最后一口气咬牙坚持,可我感觉好累。”

他说:你别急,等我用完了你的灵魂,就还给你,你不是想娶葛钰吗?

我说人鬼殊途,那终究是一场梦罢了。

他抓着我的肩膀,说:不,这不是一场梦,你二人天作之合,我自然有办法让你们喜结连理的。

我苦笑一声,我还能信他吗?

停顿了片刻,我叹了口气,说:那现在怎么办?

“现在你已经不算是活人了,回去之后,你就安安稳稳的驾驶14路公交,我会配合你,查出藏在暗处的鬼魂,在执行我的计划之前,我要帮你清除掉那些想害你的鬼。”

我说:既然这样那就趁早回去吧,我们已经耽误三天了。

西装大叔说:不急,我带你来龙虎山,我自己寻找梵衍那神树是一个目的,但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什么目的?”

他不打算告诉我,只是说:跟我走就行了。

当即,西装大叔带着我,朝着梵衍那神树的反方向走去,具体是去哪里,我也不清楚。

走到火把前,我摘下了火把,对于一具行尸走肉而言,光明和黑暗其实已经没有了区别,但我崇尚光明,我想让自己记住,我不想死。

“大叔,刚才的梵衍那神树,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西装大叔头也不回,说:那不是树。

我说:不是树,那会是什么?

山洞里一直回荡着我俩的脚步声,他沉默了许久,等我们走回摆满棺材的山洞中之后,他说:相传那是一千多年前,从梵衍那国流传而来的巫术,刚才那口黑铁棺材,你看到了吧。

我点头。

西装大叔虽然背对着我,但他似乎感应到了我在点头,就继续说:那不是棺材,那才是树根。

“树根能长成棺材的模样?”我瞪着眼珠子,满脸的难以置信。

我知道有些千年老树,长的年头久了,会鬼使神差的长出各种造型,例如我上小学的时候,会经常经过一棵大槐树,那槐树的树干上,长出了一个人耳的造型。

周围的几户人家,用红砖盖了一小圈围墙,不让小孩子们去玩耍。后来几年,我已经不在那所小学之后,当地人一伙人非要砍伐,结果,树还没来得及砍,七个人中,死了一个,病了六个。

再后来就有老婆婆,每逢初一十五,就跪在大树前烧香,烧纸钱,给大树的枝干上绑红布,具体是什么意思,我也不太懂。

此刻听闻西装大叔说那黑铁棺材竟然是树根,不免为之一惊,就赶紧问:那棺材中的血液,应该也不是血液吧?

西装大叔嗯了一声,说:棺材里的液体,是血液,也不是血液。怎么说呢,这梵衍那神树在种植之初,必要以祭祀之方式,杀活人,取鲜血,每夜午时灌溉之。一直浇灌到神树成型。

我暗暗咋舌,这得损失多少人的鲜血?

“神树培养完成之后,树根会相互交错,形成棺材状的空间,这便是梵衍那神树的厉害之处了,棺材里的液体,其实就是神树藤蔓中的树汁。”

我说:这么诡异的西域妖树,怎么会种到龙虎山?

西装大叔诡异一笑,忽然停顿住了身子,转过身问我:阿布,你告诉我,龙虎山中什么东西最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