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终极目标/灵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首先是西装大叔的影子,板正的印在山壁上,他的影子没有问题。而我和刀茹是站在一起的,我俩的影子投射在山壁上,却融合成了一个人。

我说:散开。

我和刀茹分开站立,此刻我们三人排成一个横线,再朝着山壁上看去,西装大叔有影子,刀茹有影子,唯独正中间的山壁上,没有一丝暗影!

我惊恐的抬起双手,我的手臂止不住的在颤抖,葛钰说过,千万不能回头。

扑通一声,我跪倒在了地上,在14路末班车上,在桑槐村,在龙虎山,葛钰救我了多少次?

尤其是这一次,葛钰几乎每晚都要给我交代明天所遇见的事情,并且告诫我千万不要触犯。

这一路的凶险都走了过来,唯独在这最后关头,在我即将找到洗罪悬棺之时,偏偏触犯了禁忌!

我甚至控制不住的手掌,想要狠狠的打自己几巴掌。刀茹赶紧制止我,说:阿布,别急,我们已经站在这最后关头了,咬着牙,只要找到了洗罪悬棺,万鬼不侵!

我快要失去斗志了,但我想起葛钰一路上如此帮我,我不能这么放弃。她说过,她在等我,一直在等我!

我站起身,冷笑一声,说:没了影子就没了影子吧,人死球朝天!

当即我们继续前行,寻找洗罪悬棺,这山洞内部的四面八方,仍然有着数不尽的洞口,也不知道都是通向什么地方的。

在这区域寻找之后,确定没有洗罪悬棺,我们继续前行。

但在继续前行之时,我发现了刀茹的一个异状,她时不时的伸手去挠痒痒,有时挠挠手背,有时挠挠大腿,有时挠挠脖子。像是浑身都痒。

“你在干什么?”我侧头问了一句。

刀茹一怔,说:挠痒啊,怎么了?

西装大叔一听,几乎以闪电之时,握着火把就反冲了回来,因为我们已经走到了一处小型山洞的洞口,看着山洞的延伸方向,应该是通往山腹之内的。

而西装大叔这猛的一下反冲回来,让整个山洞内再次进入一片黑暗之中。我就站在黑暗中,朝着外边看去。火把的光芒照耀在刀茹的脸上,也让我顿然一惊。

她白皙的皮肤上,起了一层青色的,类似于龟壳状的斑纹!

“你身上怎么会长出尸斑?”西装大叔惊恐的问了一句,也赶紧躲开了刀茹,生怕这些尸斑会传染给自己。

刀茹都快吓哭了,她不停的挠着自己的胳膊,原本白皙的胳膊上被挠出了道道血丝。

她一股子哭腔,说:我也不知道啊,这怎么回事啊,我没有被僵尸咬过,一定没有啊!

我忽然想起,刀茹刚才的指甲暴涨,是接触的尸气太多,就赶紧说:别紧张,时不时接触的尸气太多,也会暂时性的长出尸斑?

西装大叔想了想,说:不确定,也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

刀茹等不及了,一边挠痒一边说:快点寻找洗罪悬棺吧,找不到的话,我也要死在这里了!

这话说的在理,现在的情况太诡异了,我从外表看,像是个活人,但我却没有影子。刀茹从外表看是个死人,但她除了尸斑之外,其余的都和正常人无异。

我们顺着山洞快速前进,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多想了。

越往这山洞深处走,火把的亮光就越弱,我看了一眼西装大叔手中的火把,上边的油脂还有很多,但就是无法照亮前方的道路。

正走着,忽听刀茹啊的一声大叫,整个人忽然倒飞了出来,扑通一声躺在了地上,就像是有人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拽向了黑暗之中。

“刀茹!”我大叫一声,抄起工兵镐就追了上去,西装大叔紧随其后,当跟着刀茹的躯体追逐了十几米远之后,映入眼前的景象这么震惊了我们三人!

山洞幽暗潮湿的深处,一颗长着人脸的古树,树藤正缠绕着刀茹,让她往树干上绑。

周围更有数不尽的小树藤,准备插进刀茹的身体内部,看样子是要吸食鲜血了。

我抄起工兵镐,冲上去就是一顿乱砍,将那些缠绕在刀茹身体周围的树藤全部砍断,拉着刀茹就往后退。同时对西装大叔喝道:快放火,烧了这妖树!

这棵古树有十几米高,树根盘绕在整个山洞的洞底,看这样子至少得生长千年。称它为树妖,丝毫不为过。

谁知西装大叔不但没动手放火,反而盯着这棵妖树,面露狂喜之色,振声喝道:找到了!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就是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它,就是它!

一向沉稳的西装大叔,一向面无表情的西装大叔,在这一刻就像是要癫狂了!

我小声说:他疯了吗?

刀茹惊吓过度,嘴唇发白,浑身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扶着她,让她远离了妖树之后,我这就朝着西装大叔走去。

而他则将火把插在了洞壁上,单独一人朝着妖树走去。

说来也怪,那些妖树的藤蔓,缓缓的蠕动,就像是数不尽的毒蛇来回盘旋,可始终却不去攻击西装大叔。

我喊道:你干什么?危险快点回来。

他头也不转,对着妖树展开双臂,兴奋的说:梵衍那神树!我终于找到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梵衍那神树?我从未听说过这是什么东西。

但我知道,西装大叔所谓的救我,其实是在救他自己!龙虎山的悬棺照片,是他拍的,洗罪悬棺的传说,也是他编出来的。

而刀茹却把这个谎言信以为真,带着我来寻找洗罪悬棺。结果,经历生死之后,却是为他人做嫁。

我怒声说:这一路上,你都是在骗我们?包括调查葛钰的死尸,你也是在利用我?

西装大叔面朝梵衍那神树,说:不,不是我一直在骗你,是所有人都在骗你。

我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洗罪悬棺,你骗我来这里,以及打算一起同行,就是为了寻找这所谓的梵衍那神树!对吗?

西装大叔说:悬棺确实在,但却不是洗刷罪责,而是洗刷生命,再造肉体!

我说不懂你什么意思。

西装大叔指着刀茹说:知道梵衍那神树为何攻击她吗?

我摇头。他说:因为她是个活人,地地道道的活人。

我转头看了一眼刀茹,看着她身上越来越多的尸斑,怎么都想不通她怎么会是个活人?而西装大叔看起来像个活人,此刻站在梵衍那神树面前,却不会遭受攻击。

难不成,他才是个真正的死人?

“哈哈哈哈,我并没有直接发短信给刀茹,而是将短信发给了中间人,这个中间人又把短信发给刀茹,让刀茹取出照片,与我们同行,前来龙虎山,你现在知道我的目的了吗?”西装大叔仍然不转头,始终背对着我。

我咬牙,说:知道了!因为咱们两个都是死人!无法触发梵衍那神树的攻击,所以在这杂乱的山洞中,无法快速准确的找到神树,你完全可以直接把照片发给我的,但你知道,直接发给我,我不一定会相信你,所以你故意把照片发到了刀茹的手中!因为你知道我很相信刀茹!这样,一方面可以利用她的肉身来触发神树的危险,再一方面可以除掉她,最后一方面,顺带把我也骗来了。可以说,从在14路公交车上遇见我,你就一直在骗我!

“哈哈哈哈,聪明!太聪明了!一点就透啊。”西装大叔忍不住拍手鼓掌,但他却始终不转过身子。

我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太卑鄙,没脸跟我说话了?转过身子来跟我说话!

西装大叔淡然说:我确实没脸了,不但没脸,就连别的也没有了。小子,想不想知道,那个帮我传递信息的中间人是谁?

一听这话,我浑身一个激灵,大声问:快告诉我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