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血染青云/灵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手中刚拿出一瓶矿泉水,正要喝上两口,却忽然想到了葛钰对我说过的话。

她说正午时分,我会遇上传说中的金鱼倒游,届时,我切记不可喝水。

虽然昨晚的经历只是梦境,但不排除葛钰给我托梦,又或者那是真正的葛钰灵魂来找我。

我拧紧了矿泉水瓶,低头朝着溪水中看去,那几十尾黄色的小鱼,暂且称之为小金鱼,当被上游的溪水冲到我面前之时,竟然不再顺着溪水往下漂,而是奋力的往上游。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虽然这溪水的水流不强,但这些小金鱼的身躯实在太小了,顶多也就是指头肚那么大,它们根本抵抗不住大自然的力量。

可诡异的事情,在这一刻就偏偏出现了!

这些小金鱼,头朝上,尾朝下,奋力的往上游追赶,可它们实在太小,被那潺潺的溪水,冲刷的不停后退。

我心中一惊,差点就叫出来了!

原来,这就是金鱼倒游!

所谓金鱼倒游,我以前所想,所猜测的方法,完全不对。我先入为主,以正常的思维去看待这件事,完全没觉得哪种鱼类会倒着游。

此刻看着这些弱小的金鱼,才恍然大悟!

金鱼倒游,并非是倒着游,就像这一刻,这些小金鱼虽然奋力的朝上游去,可仍然被溪水冲刷了下去,按照它们身躯移动的方向来说,不正是尾巴在前,脑袋在后吗?

这并不是它们自己倒游,而是溪水的力量,强迫它们倒游!

想到这里,我不禁为之一震,心说这难道就是在暗示我?我自己根本无法解决某些问题,因为黑暗中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强行扭转我的命运!

低头看着那些奋力追赶的小鱼,它们薄弱的身躯,似乎根本不知道,这大自然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

西装大叔低头喝了一口水,说:清爽。

刀茹说:别乱喝,指不定有毒。

西装大叔淡然说道:溪水里有鱼,肯定无毒。阿布,你也喝两口。

我朝着西装大叔看了一眼,顿时觉得,可能他就是那一双幕后黑手,毕竟照片是他发出来的。

我笑着说:不渴。

“你嘴唇都起皮了,不渴?”西装大叔问。

我仍然笑着说:起皮了也不渴。

这一生,我只相信葛钰,她说不让我喝,我就一定不喝,哪怕我渴死在这里,我也仍然相信葛钰不是故意害我,只是命运使然。

西装大叔不理我,自顾自的又喝了两口,说:休息差不多了,继续前行吧?

刀茹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说:太热了,再休息一会吧,等到下午再赶路。

我也觉得西装大叔确实有点急了,不过,我似乎发现了一件更有意思的事。

我问:大叔,这一次来龙虎山,是为我寻找洗罪悬棺,你怎么那么急?

西装大叔一怔,有些不乐意,说:我来帮你,救你的命,你还嫌我事多?

我摇头,说:不是那意思,就是觉得你挺热心。

西装大叔冷笑一声,说:我不是在救你,我只是在救我自己,你死了,我也活不成,懂吗?

三人不再说话,我们找到一棵大树,围靠在大树的树根下,顿觉惬意十足。

昨晚没有睡好,加之此刻烈日炎炎,困意上涌,我们同时睡了过去。

下午四点多,炎日西坠,这才重新赶路,不过没走多久,天就黑了下来,有了村民们的告诫,这一次,我们不敢再走夜路,只好找到一处山洞,躲了进去。

龙虎山就这点好,山洞多,大大小小的山洞数不胜数,这一次我们所找的山洞,不是那些深不见底的,而是开挖在石壁上的小型山洞,虽然里边也有棺材,但并不多。

夜晚,搭起帐篷,点起火把,我们吃过东西后,重新钻进睡袋里,说真的,走了这一天,我已经快要扛不住了。

我躺在睡袋里,悄悄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肩,那黑色脚印越来越重,我甚至感觉自己的锁骨都开始剧烈疼痛了。就像是有一个人,站在我的锁骨上,踩的我痛不欲生。

传说中的人驮鬼,究竟该怎么克制?

明天应该就能走到山顶了,届时到达龙头之位,在数不尽的棺材中寻找洗罪悬棺,就得看刀茹的本事了。

在无尽的疼痛感中,我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而在我睡着没多久,葛钰竟然再次出现,她这一次,一丝不挂,从山洞外走进来的时候,直接钻进了我的睡袋中,与我共枕同眠。

我欣喜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我说:葛钰,我知道你还会来找我的。

睡袋本来就不大,葛钰钻进来之后,睡袋里就没多少空间了,可原本暖和的睡袋,也瞬间变得冰凉无比。

我感觉有些冷,葛钰摸着我的额头,看着我的眼,说:阿布,冷吗?

我说冷。

葛钰抱着我,就像姐姐抱着弟弟那样,把我揽入她的怀中,我能感受到,她没有了心跳,而我,重新有了心跳。

这真是一个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每当夜晚葛钰见到我的时候,我就重新拥有了心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葛钰抱着我,我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觉得更冷了,我在葛钰的怀里瑟瑟发抖。

葛钰小声说:阿布,你还觉得冷吗?

我又点头。

葛钰抱着我的脑袋,在我耳边轻声呢喃:阿布,坚持下去,有我在你身边,谁也别想带你走。

我感觉自己快要冻昏过去了,但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

“阿布,明日黄昏时分,你们会到达龙虎山的龙头之位,届时你将遇上血染青云之景,那便是你的死期了。”

我一睁眼,连忙问:葛钰,我该怎么办?

葛钰微微一笑,摸着我的头发说:曾几何时,你也这样抱过我,你忘了吗?

我不知道葛钰什么意思,也真想不起来我什么时候这样抱过她。

“那时候,你还叫我丫头。”葛钰又说了一句。我冻的都快神志不清了,也想不明白葛钰话里的意思。

我问:葛钰,那我明天黄昏之时,该怎么做?

葛钰小声说:明日黄昏,你切记不可吃蛇肉,一定不能吃!不然我们永生不得相见了。

我点头,说:我绝对不会吃蛇肉,打死我都不会吃。

葛钰又摸了摸我的头,在我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说:阿布,睡吧,你不要怕,我永远都站在你的身后,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在欺骗你,那我就跟你一起,背叛全世界。

我闭上了眼,虽然还是很冷,但却昏昏睡去。

清晨,我不是自己醒来的,而是被刀茹的尖叫声给吵醒的。

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我问:干什么呢?

刀茹大声说:登山包不见了!

我一惊,睡意全无,立马从睡袋中钻出来查看,西装大叔的登山包,完好无损的放在原地,但刀茹所背的登山包,却失去了踪迹!

西装大叔说:别急,别急!

他起身,在山洞周围追看,我也赶紧跟上他,搜索了许久之后,终于在山洞口的一片土地上,发现了鞋印。

这鞋印与我在村口老庙所发现的一模一样,鞋底没有任何花纹。

我说:会不会是当地的药农,趁我们熟睡,偷走我们的东西?

西装大叔摇头说:不会,第一这些药农不可能一直跟踪我们。第二,他们如果偷,也得偷我的,我的登山包里才是值钱的东西。第三,他们晚上是不会上龙虎山的。

我们折回山洞,收拾帐篷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自己的身躯轻松了很多,就像是那无形的枷锁被摘掉了一样。

掀开自己的衣服,看了一眼左右双肩上的黑色脚印,我不由得为之一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