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41章 龙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装大叔的睡袋,空荡无人!

睡袋口就在帐篷口,而在睡袋口里边,有一根树枝,竖着支撑着睡袋口,从外边看,就像是一个人蒙头睡觉。

我朝着老庙外看了一眼,风声依旧,未雨绸缪。我拍了拍刀茹的睡袋,用力的将她拍醒,小声说:屋顶有人!

刀茹显然也是一惊,从睡袋中爬了出来,当下就要跟我一起出去看看。

我说:你留在老庙中,但别在睡袋里,就藏在神坛之后,登山包里的装备你一定要看住,指不定是某些村民看我们是外地人,要谋财害命了。

刀茹点头,抽出工兵镐,躲在了神坛后边。

我则是握紧工兵镐,追出了老庙。

庙外,风声大震,黑云遮月,刚一出庙门,就被吹的睁不开眼睛。我退离老庙十几米的范围,眯眼朝着老庙上看去。

可这月光被全部遮蔽,我根本看不清楚,情急之下也顾不得暴漏不暴漏了,对准老庙屋顶就打开了强光手电筒。

一束白光登时射出,照射在了老庙的屋脊上。

当灯光扫射到老庙西北方向的屋脊角,顿时出现了一对闪烁着幽蓝色光芒的眼珠子!

“嘶!”

我倒吸一口凉气,手电筒都差点掉在地上,这绝对不是人类的眼睛!

众所周知,在黑暗的夜晚如果拿着手电筒照射狗眼或者猫眼,就会发现这些动物的眼珠子反射光芒。这一点,人类是做不到的。

既然不是人,那还会是什么?狗吗?不可能爬这么高吧?

那双蓝幽幽的眼珠子,在手电筒照射过去的一瞬间,立马一缩脑袋,消失不见。

雨水滴落,打湿我的面颊,我一咬牙,手持工兵镐,毅然追了上去,当追到老庙西北角之时,举着手电筒来回照耀,始终再也找不到那双幽蓝色的眼珠子。

心中正为疑惑,准备回到老庙,静坐到天亮,但眼角余光忽然瞥见脚下出现的一串脚印。

严格来讲,这不是脚印,是鞋印!

我蹲了下来,仔细观看,还伸出手指测量了一下,若是按照正常比例,这应该是39码左右的鞋子,鞋底基本上没有花纹,不知是穿的时间久了被磨掉了,还是根本就是一双平底鞋。

顺着脚印,我往前搜索了一阵,这脚印直接通往杨树林,而这一片密集的杨树林,应该是直接从斜坡上通向龙虎山中。

我不敢再追,在月黑风高的晚上,我独自一人是不会逞能的,这不是武侠演义,一个人,一把剑,单挑无敌,横扫千军。

站在杨树林外,冷风呼啸,树叶晃动,我心想:刚才藏在老庙屋脊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从这刚刚逃跑的鞋印来看,肯定是人,但人类的眼睛怎么可能会反射光线?

难不成,龙虎山中真的有鬼?

正自疑惑间,忽然老庙里传来了刀茹的一声尖叫。我大叫一声不好,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

一路狂奔跑回老庙,刚进入庙门之中,我大声说:刀茹,你在哪?

西装大叔的声音在庙门后忽然响起:别急,是我回来了。

刀茹也从神坛后边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看清楚是我俩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我问西装大叔:你去哪了?为什么我醒来的时候没看到你?

西装大叔说:出去查探地形了。

我冷笑,说:在路上,你查探地形,在村里,你查探地形,在老庙里,你还继续查探地形,你当这是非洲丛林?

西装大叔不理我,独自一人坐在帐篷前,点燃了马灯,在地上写写画画。

他是盘腿坐在地上的,马灯昏黄的灯光,照亮了他的全身,我眯着眼盯着他的鞋底去看,他穿的是皮鞋,在来之前,我就很想不明白,登山为什么还要穿皮鞋,还要穿西装。

但他,偏偏就这么穿了,一身西装似乎几个月都没换过,不管天气炎热还是寒冷,永远都是这么一身。

他皮鞋的鞋底没有纹路,我心想:难不成那些脚印是他留下的?

但再看一眼,又心说不是,因为他皮鞋有鞋跟的,而我发现的那一串鞋印,根本没有鞋跟,所以应该不是皮鞋踩出来的。

“你刚才出去,查探到了什么?”

静坐了许久,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西装大叔并没有立即回答我,停顿了许久,才说:此山之中,确有古怪。

我又问:古怪在哪?

“山中可能真的有龙!”当西装大叔说出这句话之时,我自嘲的笑了,说:小孩子说的话,你也当真?

他不理我了,继续在地上写写画画,我朝着他瞄了一眼,他画在地上的符号,像是古文字,我看不懂。

刀茹刚才被吓了一跳,此刻坐在庙门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我说:刀茹,实在不行的话,明天你就回去吧。

刀茹把手伸到庙门外,接雨滴。过了一会说:我知道这一次来龙虎山很危险,寻找洗罪悬棺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但我必须跟着你。

“为什么?”

“我不跟着你,你一定找不到洗罪悬棺。”刀茹说完,就转身回到帐篷里,像是准备再睡一会。

路过我身边之时,看我脸色疑惑,就说:洗罪悬棺最初是给一位女子打造的棺材,所以,只有女儿身才能找到。

我说那不对,当地药农在山中迷路,不就是找到洗罪悬棺然后脱困的吗?

刀茹说:山人自有妙计,他们有他们独特的方法。

说完,刀茹正要钻入睡袋,却疑惑的咦了一声,伸出手掌来,仔细的看了一眼,我也朝着刀茹的手心看去,只觉得她手心中明晃晃的,像是捏着一些东西。

凑过去一看,不由得一惊!

刀茹手中,竟然长出了一层鳞片!

我俩同时被吓到了,所幸刀茹赶紧用手搓,才发现不是从手心中长出来的,但这鳞片却来历不明,像是忽然出现在了手中。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刀茹脸都白了。

我捏过来仔细一看,又凑到鼻子前闻了闻,确定的说:鱼鳞。

一直闷头在地上写写画画的西装大叔,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这是龙鳞。

我俩转头看去,只见他仍然低着头,刻画着字符,我问:你怎么确定这是龙鳞?

他没看我俩,低着头问:你们知道这鳞片从何而来吗?

刀茹摇头,我也纳闷,这好端端的,手心里怎么突然就出现了鳞片?莫不是遇上了鬼魂,悄悄的塞进了刀茹的手中?

西装大叔不说话,伸出右手,在他右侧屋顶漏下来的一串水珠上,停顿了五六秒钟,然后举起他的右手,给我俩看。

“这龙鳞,从天上而来。”

他手心中荧光闪闪,映照着马灯昏黄的灯光,我凑过去一看,果不其然,他手中也出现了几枚鳞片!

我赶紧冲到了庙门口,伸出手去接雨滴,十几秒后,收回手掌一看,掌心中多了几枚荧光闪闪的鳞片!

这龙虎山中,难不成真的有龙?

我正想不明白,而站在西装大叔旁边的刀茹却说:这些文字你是从哪看到的?

西装大叔抬头,指着地上刻画出来的文字,问:你看得懂?

刀茹点头。

一直泰山压顶却面不改色的西装大叔,几乎是径直窜了起来,振声说:快告诉我这是什么文字!

刀茹冷哼一声:想的美。

我也凑过来,问刀茹:这到底是什么文字?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现在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说出来吧。

刀茹得意的说:阿布,你过来,我只告诉你自己。

我跟着刀茹,走向了老庙阴暗的角落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