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39章 编号60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装大叔没跟我说别的,他问我:准备时候时候出发?

我说:什么出发?去哪?

他从来不会卖关子,说:龙虎山。

我又是一惊,心说他怎么知道我要去龙虎山?这事不是只有刀茹我俩才知道吗?

我沉默了,电话那头传来一句:你不用奇怪,也没人告密,龙虎山悬棺照片,是我拍的。

“那怎么会在刀茹的手中?”我赶紧问。

西装大叔说:是我给她的。

我说你们认识吗?西装大叔说完全不认识。

这又快给我绕懵了,完全不认识的人,那是怎么联系上的?不过没等我细想,西装大叔就说:阿布,你不用纠结别的,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过,我救你,同样也是在救我,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死了,也不知道你是否被怨魂缠身,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洗罪悬棺,才能证明你究竟有没有死。

西装大叔我俩就像是绑在一起的两个蚂蚱,死了一个,另外一个也得被拖死。

我说三天后出发。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凌晨回到自己宿舍,我一直在想,西装大叔到底是什么人?他跟葛钰,也就是刀茹应该不合吧?哪怕没有不合,两人貌似也不认识吧?

既然完全不认识,那为何会在前往龙虎山的道路上达成共识?莫非,这里边有集体利益?

白天,我给刀茹打了个电话,我问他认不认识一个穿西装的人。

她说:满大街都是穿西装的人。

我说就是给他悬棺照片的西装男子,她直截了当,说:不认识。

我说:既然不认识,那你们是怎么联系上的?他为何又给你悬棺葬照片?

刀茹说:前两天,有一个陌生号码,莫名其妙的往我手机上发了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若要救阿布,你前往时代广场一层,打开暂存货物的柜子,柜子编号603。然后还给我发了一串密码。

时代广场算是我们这顶级的商场,存放货物的柜子,一可以刷密码条打开,二可以输入纸条上的九位密码打开,有些人当天存放的东西来不及取出,也会打电话通知亲朋好友帮忙取一下。

我说:你打开柜子之后,都发现了什么?

刀茹说:一叠照片,别的没了。

“也就是你给我看的那些照片?”

“嗯。”

挂了电话,我不由得陷入了深思,不管这个女人是刀茹还是葛钰,我都觉得她这次来找我,确实是想救我。

那天晚上她在魅力城上车,等我发车回去后,带着我去了酒店,我们也就差那么一丢丢,就云雨巫山了。紧急关头,我清醒了,再去找她,她已经走了,并且留下了这些照片。以及一朵枯萎的金盏花。

我觉得,那朵金盏花就是故意而为之,看到了金盏花,我将会对她深信不疑。

我现在脑子很乱,我甚至不知道究竟有没有葛钰这个人物。

因为在开车回来的路上,我想起了海伯第一次救我的画面,他仅仅是一挥手,就用银针控制住了我,让我无法动弹。如此高人,若是用上秘药以及类似于催眠术一类的本事,让我进入幻觉,也是有可能的。

最最关键的是,我的心脏被葛钰取走,海伯怎么会知道?

所以我觉得,我在地下冰库中所见到的葛钰,很有可能是海伯潜意识灌入我大脑中的画面,所以他才饶有深意的拍拍我的胸口,意思是告诉我,他知道我没有了心脏。

而后,回来的时候,海伯说让我打开驾驶座看看。

等会!

我猛的一下从床上坐直了身躯,几乎就是径直弹了起来!

海伯所做的这些苦肉计,会不会就是诓骗我,其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打开驾驶座?!

如果我没死,如果我在地下冰库中见到的葛钰的确是幻觉,那么,我打开了驾驶座,将必死无疑!

难不成,海伯这一招是借刀杀人?杀掉我的同时,也能得到驾驶座下的东西?

西装大叔目前看来,没有害我的打算,先不说他到底有没有用真心帮我,至少还没看出来想杀我,他曾经告诫我,千万不能打开驾驶座。

那么,两者就有了分歧!

西装大叔和海伯,都在帮我,可谁是真心帮我,谁是假意帮我?

权衡利弊之后,我决定,驾驶座,打死也不碰!

若是我打开了,有可能死,也有可能不死。可我若是不打开,就一定不会死!至少不会死在驾驶座下,那隐藏的东西上。

三天后,我们约定在市区东站集合,准备坐高铁直奔江西龙虎山。

我早早的到了东站,当两人一前一后到来的时候,刀茹和西装大叔几乎同时惊呼一声:竟然是你?

随后,两人的脸色开始急转剧下,很有一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感觉。

我一看不好,可能要出事,就赶紧笑着说:这都马上出发了,有啥恩怨先放一边行不?

刀茹揽住我的胳膊,故意用胸脯蹭着我,嗲声嗲气的说:阿布,他是坏人,咱俩不要理他。

这声音,嗲的我浑身都软了。

我说你别这样,这里人太多了。

刀茹扑哧一声笑道:那就到了人少的地方再这样。

坐高铁的时候,我和刀茹坐在一起,每次喊她的时候都很怪,我说:我喊你葛钰行不行?我还是觉得喊葛钰比较顺嘴。

刀茹笑着说:你喊谁,我,就是谁。

我说我要是喊小狗呢?

刀茹嗔了我一眼,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找死呀。

我隐隐觉得,这个刀茹的性格,和葛钰有区别,虽然面前这个女人跟葛钰一模一样,但我觉得,这应该是两个人,葛钰究竟是真正死了,变成冰尸了,还是我进入了海伯设置的幻觉之中,这个问题,在我从龙虎山回来之后,一定要去冯婆家里再看一遍。

若是地下冰库不存在,葛钰的冰尸也不存在,那么,海伯所做的一切,都是阴谋。而且也会让我清晰的认识到,面前这个女子,虽然跟葛钰没有区别,但她,一定不是葛钰。

中午,我们到了江西鹰潭市,刚出高铁站,就有一群的哥挥手喊:老表老表,上哪呀?

时间紧急,我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希望在这一个星期之内,找到洗罪悬棺,洗刷掉身上的罪孽,就说:老表啊,咱这有个龙虎山挺有名的,那啥,我们就去那。

下午,到了龙虎山旅游景点的附近,西装大叔我俩去采购装备,登山镐,帐篷,以及食品,准备进入还未开发的山区,悬棺崖壁。

那地方,有没有野兽,不清楚。会不会死人,也同样不清楚。

等我俩采购回来,每个人都背着几十斤重的包裹,刀茹背不动自己的,而她跟西装大叔似乎还是仇人,西装大叔肯定不帮她背。

所以,这个艰巨而又光荣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头上。

山路难行,这是事实,我们并没有走旅游攻略上的路线,而是绕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前往悬棺崖墓区域。在夜幕彻底降临之时,仅仅赶到了山脚下。

山脚下有一个小村落,这小村落只有几十户人家,夜幕时分,一群村民坐在村口聊天,见我们进了村子,都停下了正在热议的话题。

我放下背包,掏出香烟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先是散了一圈烟,然后笑着问旁边的中年男子:老表啊,从这上龙虎山,还得多久啊?

江西老表热情好客,说:老表,听你声音不像本地人啊,看你们打扮,是来旅游的吧?

我笑着说:是啊,都说龙虎山乃道教发祥之地,所以来看看啦。

这村民还没说话,旁边的就插话说:老表,你们不走东边那条大公路,咋跑到这犄角旮旯的山道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