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38章 庄周梦蝶蝶梦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疼!

疼我也得咬!

我一直用力,将自己的手指咬到流血,远处的服务员看的目瞪口呆,连忙跑过来问:咦,哥,哥,恁咋了?

服务员操着一口浓重的方言,脸色都吓白了,或许他以为我是不想给钱,故意弄伤自己抵赖呢。

我捏着流血的手指,疼的倒吸凉气,说:么事么事,买单吧。

我将自己手指咬破,感觉此刻的我,肯定没在幻觉之中,但即便如此,我心中也一直在纠结庄周梦蝶的理论。

庄周梦蝶蝶梦我,究竟是庄生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还是一只蝴蝶做梦自己变成了庄生?到底谁是虚幻的,谁才是真实的?

我很害怕我是一个活在别人梦中的人,只要他醒了,我的生命就结束了。

歇斯底里的我,甚至想到了背后那一双无形的大手,就是做梦的那个人,而我,只是他梦中的一个小角色,只要他想折磨我,那随时就能折磨我。

离开了火锅店,我没有回房子店客运总站,而是回到了自己租住的房屋,在路上,我有些神魂颠倒,有些发蒙。

这些天发生的事,让我弄不清楚究竟该怎么做,我甚至都觉得,我刘明布根本就是个不存在的人,根本就是别人的一场梦。

谁的人生能诡异到这种程度?

恐怕,唯有梦境才能如此吧?

一个人的神经有多脆弱,只有被深深的伤过才会知道,我发现我开始变得退缩,开始变得畏手畏脚,我甚至想钻进被窝里,就这么一辈子也不出来了。

第二天睡醒,我头发蓬乱,坐在床边发呆,忽然手机响了,我没接,铃声停顿之后,又响了,响了十几遍,我才接通。

“阿布,你怎么不接电话?”

我说:你找我有事?

“你安排一下时间吧,这一次我陪你去龙虎山。”刀茹说道。

我冷笑一声说:别忙活了,咱们都是一场梦,别那么认真,做梦的人,想怎么折磨我们,就能怎么折磨我们。

刀茹沉默了许久,说:你的精神被击垮了。

我说:随便你怎么想,别打扰我,我只想一个人静静。

我挂了电话,点了一支烟,在这没拉开窗帘的出租房里,静静的抽着,猩红色的烟头,时明时暗。

良久,手机又响了,我扔掉烟头,朝着屏幕上瞥了一眼。

这个来电号码早就打不通了,但我一直保存着,此刻我浑身一震,立马接通。

“葛钰!”我喊了一声,只觉得两腮发疼,就要落泪。

“阿布,你真的就要这样堕落下去吗?你真的被击垮了吗?我还等着你回来娶我,你忘了吗?”葛钰的声音,永远像是甘甜的溪水,在我人生最苦难的时候,灌溉我的心田。

“阿布,振作起来,好吗?”

我哭着说:我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我累了,我真的好累,我想睡觉,就这样一直睡下去。

葛钰柔声对我说:阿布,如果这是一场梦,那就让我们把这场梦延续下去吧,至少在梦醒时分,能够保留那永恒的美好,对吗?

我没吭声。

葛钰又说:振作下去,哪怕是梦境,你也会是梦中坚持到最后的一个人,我等你。

电话挂断了,我再给葛钰打过去,提示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而就在我拨打号码的一瞬间,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一件大事!

我在河堤上要喝农药自杀的时候,海伯找上了我,他说他给我打了几十个电话,而我却一个都没接通。我看了一下他的手机通话记录,确实拨打了几十个。

但,一个重要的细节,让我突然想了起来!

现在手机很普及,人人都有,可能很多人也遇上过这样的事,你刚给一个人拨打过去,但忽然又想到没什么话可说的,然后就挂断了。

这样一来,你拨打的用户根本就没打通,他那边完全没提示,可你这边一旦拨打过,通话记录就已经存在了!

也就是说,其实海伯有可能是故意自导自演,拨打了几十个电话,每一次都是刚拨号,立马就挂断,所以,我这边根本就接不到海伯的电话!

如果这种推断成立的话,那么海伯这么做究竟是什么原因?他既然不想通知我,那干脆让我喝药死了不就行了?

推断到最后,只有一种可能性,海伯救我这几次,全部都是苦肉计!

他就是自导自演,故意救我,好让我感觉他是个好人,是个真正帮我的人,我就能对他掏心掏肺,而且他说的话,我也都会信,然后利用我,去办更大的事!

但同时我也心有余悸,心说我这算是狼子野心吗?万一误会了海伯,那我岂不是死有余辜?

人家救我,我反倒觉得他是在上演苦肉计。

思来想去,我觉得,还是葛钰对我说的话没错,谁都不要信!我现在连自己都不信了,我甚至不知道我是个活人,还是别人梦境中编织出来的虚拟人物。

这段时间,我重新振奋精神,不管是刀茹还是葛钰,我都感觉不再那么重要了。虽然黑暗中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将我缓缓拉入万丈深渊,但在我生命中,也始终有那么一个女人,在我身后默默的帮助我,她是葛钰也好,是刀茹也罢,总之,我一直记得,她在等我。

没事的时候,发车回来陈伟拉着我喝酒,我也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跟陈伟一起喝酒,我不管他身上有什么秘密,只要跟我没关系,我也就不去探究了,有时候知道的多了反而不好。

我原本想再次请假,但前段时间刚请过,这要是再请,那真说不过去,我自己都不好意思。

可有句话叫做什么,运气好的时候,你就是摔倒,都能捡到钱。

马上到十一,公司组织旅游,但不能全去,必须先去一半,等那一半回来了,另外一半再去,不能让市区交通瘫痪。

我,就是那第二拨人,但我没选择集体出游,领导说不集体出游,不报销路费。

我说不报销就不报销吧,我想回老家看看。这假期有七天,可以选择一口气休完,也可以慢慢来。

我给刀茹打过去一个电话,说:我们国庆节提前放假,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去一趟龙虎山吧。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口传说中的洗罪悬棺。

现在我觉得,如果我不是别人的梦境,那我找到了洗罪悬棺,拍过棺材盖之后,那一切鬼魂都不能再接近我,这样,就能分辨出谁是鬼,谁是人!

刀茹回答的挺爽快,说什么时候都有空,让我自己定时间,我说那行,三天后吧,等上一拨司机旅游回来,咱们就去龙虎山。

这三天,我仍然是照常开末班车,仍然是照常载客,不过在我前往龙虎山之前,一个不算是熟人的熟人,联系上了我。

“阿布,还去不去桑槐村了?”西装大叔说话向来直接。

我说不去了,你有事吗?

他愣了一下说:你不调查葛钰的死因了吗?

我说调查清楚了,没啥牵挂的了。话音刚落,西装大叔就说:阿布,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希望你能有点心理准备。

我笑着说:啥事啊?还得让我有点心理准备?

西装大叔说:前段时间我去找你了,客运站的主管说你请假回家了,可我却在14路末班车上看到了你,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你的尸体,同样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已经死了?不可能!”我尖叫一声,打断了西装大叔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