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32章 死亡预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纸条上,工工整整的写着这样一段话。

“当冰尸落泪,金鱼倒游,血染青云之时,你将正式走向死亡。”

我手一抖,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葛钰今天晚上就曾在我面前哭泣,她没有心脏,难道不是尸体吗?

那么,这就是纸条上所说的第一句话,冰尸落泪!

而这金鱼倒游,我想不明白了,鱼会倒着游吗?我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什么鱼会倒着游,因为这完全违反了生物定律。

水生物中,唯一能说倒着游的,也就只有蚂蟥了,可蚂蟥并不是真正倒着游的,而是吸到人血之后,往后缩自己的身体,所以才有了蚂蟥倒游的说法。

至于最后的血染青云,我更是想不明白了,云朵飘于九天之上,怎么可能沾染上鲜血?

有句话叫做血染半边天,那说的意思是刀兵劫降临,生灵涂炭,整个天下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结合着现在的生活状态,这显然是不会出现的,那么,这血染青云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这青云代表的不是云朵,而是衣服?例如唱戏的戏袍?可我闲的没事穿什么戏袍?

我脑子又乱了,此刻我想起了当初放在我宿舍里的第一张纸条,纸条上说,14路公交车我必须开下去,如果我走了,就由我的灵魂来开。

从第一张纸条上所说的内容来看,至少放纸条的这个人,又或者是这个鬼,还没杀我的打算。

但这第二张纸条就不一样了,上边的话,明摆着就是告诉我,我离死不远了。

想到这里,我浑身一惊,立马伸手如电,摸向自己的胸口!

葛钰提前拿走我的心脏,难道她已经预料到有人要害我了吗?所以拿走了我的心脏,替我保管?

还有海伯,究竟是好是坏,是帮我的还是杀我的?

这个问题刚一浮现出来,我立马摇头否定,不管海伯是不是帮我的,但肯定不是想杀我的,如果想杀我,在兰博基尼要撞死我的那天晚上,他根本不会管我,让我随便去死就好了。

我又从头开始想,给我第一张纸条的时候,还没杀我的打算,但第二张纸条,就准备杀我了。

那么,在第一张纸条出现与第二张纸条出现的这段时间里,一定是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得罪了幕后那控制一切的鬼!

我仔细想想自己这一段时间所做的事,除了去冯婆家里,别的还真没做过什么。

心中一颤,我惊道:难道那个在背后操纵一切的鬼,是冯婆?

海伯说过,她非人非鬼,可她算是什么,海伯也不告诉我,这可真是让我苦恼死了。

怀揣着无限疑惑,第二天晚上,我提前去了那家海参馆,不过我不是走前门进去的,而是走的后门。

一个正在偷偷抽烟的小厨师看到了我,吓了一跳,但一看不是领导,也就不以为然了。

我走过去,笑着递上一根好烟,说:兄弟,咱这还招不招学徒了?

他一看我手里的烟盒,就知道是好烟,笑嘻嘻的接住,说:招啊,一直招呢,你找厨师长吧,在里边呢。

我说行,不着急,我也抽根烟。

点了一根烟,我笑着问:兄弟啊,这后边的走廊里,血腥味这么浓,放的都是啥东西啊?

小学徒一摆手,不屑的说:都是些牛蛙什么的,这年头,总有人想吃点野味。

“那制冰机也在这块吧?感觉凉飕飕的。”我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因为这后门的楼道口,确实冷。

小学徒说:对啊,制冰机在前边那个屋子,旁边的屋子是仍废弃的冰块。

一听到废弃的冰块,我立马一个激灵,但心说还是不要问的太急,就多抽了两口,在那小学徒临走的时候,我笑着问:废弃的冰块直接就扔了啊?

小学徒一愣,说:对啊,不扔掉干什么?不过咱们家的冰块,每天晚上都会被一个老太太拉走,也不知道她用冰块干什么,每天都拉走一大筐。

他当然不知道冯婆用冰块是来干什么的了,那是用来冰冻葛钰尸体的。

掐算着时间,感觉冯婆快来的时候,我进到了厨房内部,找到了所谓的厨师长,说我想应聘厨师。

在厨师长带着我进入后厨办公室的时候,我心中一喜,心说机会来了!

因为后厨里,到处都是菜味,调料味,只有办公室里干净点,而那几台监控器也都放置在了办公室里,厨师长进来的时候,冯婆刚好也从后门进来,我从监控器里看的清清楚楚。

厨师长说:小伙,你先填一份简历,过一会交给我。

说完,厨师长扭着大屁股就走出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另外有一位女文员,笑了笑,递给我一支笔。

我填写简历的时候,一直斜眼瞄着监控器,只见冯婆进入那间放置废弃冰块的房间里,开始用手往塑料盆里装冰块。

她装冰块时,很小心翼翼,而且尽量挑那些略微干净的冰块,看到这里,我的眼眶不自觉的涌出了泪花。

一个深爱着自己女儿的老妇人,在女儿死后,还保留着女儿的尸体,她年纪这么大了,没钱买那些新鲜的冰块,就只能拉走餐馆里废弃的冰块,但这些废弃的冰块,鱼腥味太重,冯婆知道,自己冰清玉洁的女儿,是要躺在这些冰块上的,所以,她挑的很仔细,很仔细...

女文员看了我一眼,都傻了,心想填个简历表都能感动到哭出来,这是多久没找到过工作了?

我注意到了女文员那怪异的眼神,就用衣袖抹了一下眼角,写简历的时候,继续观察冯婆。

冯婆右手端着盆,左手在那冰堆中不停的扒着,挑选着,因为有些冰块已经融化,所以冯婆的手,始终处于泡在水中的状态。

当冯婆挑选完一盆冰块的时候,我再朝着她的左手看去,豁然大惊!

她的左手,从干枯变为充盈,原本犹如鸡爪一般的手掌,此刻充盈白皙,犹如三十岁女人的手。

恍然大悟之间,我不由得感动万分,冯婆每次从村外回来,左手都会变得充盈,而右手仍然干枯如鸡爪,并非是她用了什么妖术。

而是她左手抓冰块,右手端着塑料盆,左手始终被冷水泡着,硬是被泡的发白发胀!

然后冯婆回到家,睡一觉,第二天,被泡肿的左手就重新恢复了干枯的状态,这也就是我每次看到冯婆骑着三轮车离开桑槐村的时候,双手都是干枯的犹如树皮,可骑着三轮车从市区回到桑槐村之后,她的左手就变得充盈白皙。

可怜天下父母心!

葛钰虽然死了,但她永远活在冯婆的心中,我不知道冯婆还能活多久,但我知道,她活多久,葛钰的尸体就能被保存多久。

现在我确定冯婆不是那个鬼,我不管她到底懂什么巫蛊之术,我都不相信她是一个残暴的人,一个默默为死去女儿奉献十几年光阴的老妇人,我不相信她能坏到什么地方去。

至于冯婆院子里饲养的那些鸡仔,究竟是不是四目门童,如果有机会我会去验证的,我觉得西装大叔跟我说的话,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这四目门童,就隐藏在了这真真假假之中,让我无法分辨。

第二天,我和海伯一起回到了市区,晚上八点多,我跟海伯一起下馆子,狠狠的搓了一顿,海伯吃的很满意,也喝的很满意,酒足饭饱之际,海伯神秘兮兮的对我说:小子,你今晚回去开14路公交车的时候,把驾驶座打开,看看里边放了什么东西。

我一惊,朝着海伯看去,不免觉得他的眼神颇为诡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