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阴阳守宫/灵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伯说:了不起啊,这种东西,我都养不出来。

我白了海伯一眼,我发现他真的很爱卖关子。

“这天下间,奇闻异事,怪物杂种多的是,但能做到这样的功效,当真了不起。”海伯又是感叹了一句了不起,但还是不说重点。

我一句都不搭理他了,你爱卖关子,你就可劲卖,我不听了。

海伯见我这样,笑着说:记不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这世上有指南针,指北针,但却没有指东针和指西针?

我点头,嗯了一声。

“冯婆所饲养之物,名为阴阳守宫,乃是由一对壁虎所培养,而且培养方法及其难。”

我问:到底有多难?海伯你就一口气告诉我吧。

“阴阳守宫,顾名思义,一阴一阳。阳者,白昼活跃,阴者,夜幕神行。培养成功之后,可用于监视别人,也可用于看家护院,我先告诉你,为何你每次去冯婆家中,都会露馅。”

我点头,海伯继续说:看冯婆的做法,应该是让阳宫带在了身上,阴宫留在了门槛的缝隙里,这一对壁虎,心有灵犀,一旦发现有陌生人进入它的领地范围,便会立马调转方向。

我追问:壁虎把头调转个方向,冯婆就能知道家里有人?这么神奇?

海伯见我脸上不信,说:毛头小子一个,你懂个屁,你告诉我,太阳从哪边升起?月亮又从何方出现?

我说:太阳从东方升起,月亮从西方升起,怎么了?

“这就对了,东方为阳,西方为阴,这阴阳守宫培养成型之后,颇有方向感,阳宫白天头朝东,晚上头朝西,阴宫白天头朝西,晚上则头朝东!”

说到这里,我恍然大悟,连忙问:也就是说,咱们遇见的那只通体泛白的壁虎,就是阴阳守宫中的阴宫?如果说,你没有用镊子及时控制住它,等它把头转向了西方,那冯婆就知道有陌生人进了她家?

海伯点头,说:不错,阴宫转头,阳宫就能得知,这就是阴阳守宫的神奇之处了,动物对于自然界的方向感是很强的,候鸟迁徒靠的是方向感,地震来袭动物能够更早的感知,这也是方向感。如果当时阴宫壁虎的头转向了西方,那么冯婆带在身上的阳宫壁虎就会感应到,就会告知主人,有陌生人进入了自家。

“那这阴阳壁虎,它们之间是怎么感应的?”

说到这里,海伯沉默了一会,过了许久才说:制作阴阳守宫,方法及其复杂,第一,不能使用成年壁虎,必须要使用壁虎卵,壁虎一般产卵四五个,找到壁虎卵之后,自己用棉花去孵化,孵化出来,找出一对雄雌,进行培养。第二,把雌性壁虎放到一个瓦罐里,再倒点清水,不能倒太多,不然壁虎就淹死了,然后在河里捉来蟾蜍,把蟾蜍背上的毒泡用绣花针刺破,将毒液滴进瓦罐里。

我插了一句话:哦,往瓦罐里倒一点清水的作用,就是用来稀释蟾蜍毒素的,不然就直接让幼年壁虎毒死了,对吧?

海伯眯眼,说:不错,没我想象中的笨。

我不插话,生怕他继续卖关子,海伯又说:这雌性壁虎,就是用来培养阴宫了,把雌性壁虎放入瓦罐之后,终年不见阳光,导致雌性壁虎阴性很强,也导致壁虎的身躯发生异变,通体泛白。

我觉得这就跟人类差不多,有些人很黑,那是终年晒太阳,有些人天天呆在家里不出门,捂也捂白了。

(请不要纠结黑种人和白种人,那肤色是天生的...)

“海伯,那照你这么说,阳宫壁虎的培养方法,就恰好与这相反了?”

海伯嗯了一声,说:阳宫壁虎的培养方法,就是把幼年壁虎装进玻璃瓶中,因为壁虎脚掌上有吸盘,善于攀爬,所以瓶口必须用白布封住,但要扎开几个小洞口,不然就闷死了。然后将这玻璃瓶,在早上太阳刚出来的时候,放在阳光下,吸收阳光,接近日上三竿之时,就赶紧收回。

“哦,大中午的要是不收回玻璃瓶,那就直接把阳宫壁虎晒成肉干了。”

海伯哈哈一笑,拍着我的肩膀,说:对,对,是这么个意思。

我又说:那阳宫壁虎培养完成之后,肯定是通体发黑吧?那这也不能说明两只壁虎就能心灵相通啊?

海伯说:这阴阳守宫最神秘的制作方法,也就是这最后一步了。阴宫培养成型,阳宫培养成型,在每个月的中旬,太阳与月亮能够同时出现在天上的时候,让两只壁虎同时放在一个瓦罐里,让它们交配。

我说我靠,那可是亲兄妹啊!

“正因为是一胞同生,所以在交配之后,便更能心有灵犀!因为制作阴阳守宫的目的,就是让它们心有灵犀,而根本不考虑它们的后代。”

(天上同时出现太阳和月亮的事,并非虚假杜撰,太阳运动周期为一天,月亮则不是一天,这样就会出现月亮出现在东方时,恰好也赶在了白天,但大多数时候阳光太强烈,我们看不到月亮,详细的就不说了,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查一下,反正我本人是亲眼看见过太阳和月亮同时出现在天上的。)

我暗暗咋舌,这一黑一白,阴阳壁虎的培养方法还真是不同,而且培养完成之后的效果也真是怪异非凡。

同时我也想起了海伯在见到阴宫壁虎的时候,不下手去抓,而是用镊子去夹,因为都说壁虎尿是有剧毒的,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五毒,壁虎便是其一。

但科学证明,壁虎尿是没毒的,但冯婆培养出来的阴宫壁虎,从小便浸泡在稀释了蟾蜍毒液的水源中,所以,它浑身都是毒。故然不敢乱碰。

此刻,我抬头看了一眼夜幕苍穹上那一轮明月,不由得叹了口气。

从第一次来到桑槐村,一直到现在才彻底进入了冯婆家中,找到了葛钰的无心冰尸,我感觉自己就跟常山赵子龙差不多,可谓七进七出,不过赵子龙乃是单枪匹马,闯进万军丛中。

而我...

用现代比较流行的话来说,绝对是猪队友一枚。

还好西装大叔和海伯比较给力,尤其是海伯,更是在关键时刻救我一命,有这样的队友,也算洪福齐天了。

等等...

夜幕下,我猛然一愣,朝着海伯就看了过去,在我喝药自杀之时,他为何会在最后关头找到我?

他打不通我的手机,也没给我发短信,他自己一个人更不可能使用什么卫星定位,他肯定知道我想要自杀,因为我给他发过短信,可我并没有告诉他,我去什么地方自杀啊?

他是怎么知道我在那个河堤上的?

一种莫名的惧意,瞬间笼罩全身,葛钰说过,让我不要相信任何人。

此时朝着海伯看去,我只觉得他的背影变得阴暗一片,更觉得他走路的样子有点飘。

这话我不敢问,但现在我告诉自己,对我好的人,不一定就是帮我的,对我坏的人,不一定就是害我的。

可能是我太爱葛钰了,她取走我的心脏,我也仍然爱她,我坚信她这么做是有道理的。

我悄悄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把手掌按在胸口停顿了约有十几秒,说真心话,我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

回到了宾馆,海伯去了他的房间,我则是回到自己的房间,心说找到了葛钰的冰尸,确定了葛钰的死亡消息,我也就彻底死心了。

严格来讲,我也算是彻底安心了,至少我再次见到了她,我坐在茶几上,摸着自己额头上被葛钰浅吻过的地方,傻傻的笑着。

可笑着笑着,我眼角余光忽然瞥见茶几上放着一张小纸条,我一怔,停止了笑容,这张纸条不是我放这的。感觉要出事了。

果不其然,展开小纸条一看,我不由得浑身一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