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人无心,能活!/灵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壁虎浑身雪白,一尘不染,就像是被剥了皮一样,浑身上下,唯一有颜色的地方,也就只剩下两个黑色的眼珠子了。

我正要问问这是什么东西,却见那白色的壁虎缓缓的转动身子,原本它是头朝东的,此刻慢慢的把头扭到西边。

海伯一惊,眼疾手快,伸出大镊子,直接掐住了壁虎的头!

由于海伯速度迅猛,那白色壁虎都被掐的嘤叫了一声。

“小子,进去吧,一个小时之内,搞定你所要做的事情,只要我一直捏着这只壁虎,冯婆就不会知道有人潜入了她家。”

海伯说完,我看了一眼那乳白色的壁虎,当即趴下身子,就从门槛下爬了过去。

这一次,我没有再朝着别的地方寻找,直奔那个黑色衣柜。

拉开衣柜一看,里边除了一些破旧的衣衫之外,就再无他物了,我觉得翻找别人的衣物有点不道德,但想了想,既然都到这一步了,也不差翻找衣服了。

三下五除二将那些衣服拿了出来,我发现这衣柜里越来越冷,伸直隐隐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直到最后,完全取出衣服,也没见这柜子有什么诡异的地方,只觉得柜子里,冷的出奇。

这柜子绝对是房间中最冷的地方,问题是,它为什么这么冷?

我用手机灯光照射柜子,来回观看,这里边没什么奇特的地方,难不成,有什么夹层?

伸手拍着衣柜的木板,从上到下检查了一遍,等我拍到柜子底板的一瞬间,传来的再也不是实心响动,而是空荡荡的闷响!

果然有猫腻!

我看了一眼门槛,海伯还在用镊子夹着壁虎,心说时不我待,就今天了!

将手机灯光调到最亮,最后终于找到了夹层的打开位置,一掀开柜子底板,瞬间一股扑面的凉气就从下方冲了上来,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低头一看,这柜子底下,竟然挖了一个地道!难不成冯婆这房屋下方,还有密室?

一咬牙,我跳下了黑暗的地道中,顺着地道往前走了三四米,映入眼帘的景象,豁然震惊!

这竟然是一个地下冰库!

这地洞顶多只有二十平米,在这密室中,摆放着二三十个竹篓,竹篓中都是冒着丝丝白雾的冰块!

但定睛一看,那些冰块的颜色并不是特别纯净,而且伴有一股血腥味,我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冯婆去那家海鲜馆,肯定是去拉冰块的!

因为海鲜馆里,冰块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例如一些菜品,生鱼片,三文鱼,金枪鱼什么的,都需要在盘子下边摆上冰块,以保持菜品的鲜美。

而在冰块用完之后,餐馆一般都会把这些用过的冰块倒掉,怪不得冯婆几乎天天晚上都去那家餐馆,这绝对是去拉冰块的。

因为她的三轮车上,放着一口大箱子,而大箱子上盖着一床被子,那被子正是用来保证冰块的温度,让冰块融化的更慢一些。

只是,冯婆天天都去拉这么多冰块干什么?

正自疑惑间,抬头一看,我啊的一声大叫,吓的我差点蹲在地上!

在这房间的最里边,那些竹篓上,放着一块门板,而在门板上,则躺着一具尸体!

由于那具尸体的身上盖着一块白布,我不知道这是谁,也不知道多大年纪,但我的心脏,随着刚才那剧烈的一下跳动,便再也无法停止下来了。

我想过去,但又怕。我怕这具尸体就是葛钰的,我怕掀开白布之后,看见葛钰已经凝固的容颜。

但我又想,我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想要去掀开白布确认一下。

内心中斗争了许久,我,还是走了过去。

当我掀开白布的一瞬间,一张绝美的脸庞呈现在我的眼前,泪水也忍不住滑落脸庞,滴落到了她的脸上。

“葛钰...”我跪了下来,轻轻的抚摸着葛钰的容颜。

就在我刚落下眼泪的一瞬间,葛钰的尸体忽然睁开了双眼。

我没有被吓到,而是瞪着眼珠子看向了葛钰,葛钰的冰尸睁开双眼之后,眼眶中也是充满了水雾,冰凉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她竟然坐起了身子。

“你真傻!”葛钰刚一坐起来,身上盖着的白布瞬间脱落,露出了她雪白的身子。

我的目光放到了葛钰的胸口,她心脏处有一个洞口,里边的心脏不翼而飞,此刻伤口处正缓缓的流淌着鲜血,那鲜血顺着她雪白的躯体,流到了白布之上。

“葛钰,你为什么躲着我?”我双手捧着葛钰冰凉的脸颊,颤抖的问。

“我也爱你,但我如果跟你在一起,就是害了你,你知道吗?”葛钰的冰尸没有一点温度,说出来的话,也没有一点温度。

我说:我不怕!死就死!

葛钰的眼泪再次滑落脸颊,与鲜血融入一起,她摇了摇头说:你走吧,你救不了我,同样也救不了你自己,你注定是死,我们注定无法在一起的。

我咬着牙说:我不信!

见我脸上表情坚毅,葛钰泪眼朦胧,小声问我:阿布,菜无心能活,人若无心还能活吗?

我忽然想起纣王剜出比干的心脏之后,姜子牙告诉比干,你去城东三十里处,问一个卖菜的老妇人,问他菜无心可活,人若无心还能不能活。

比干去了,结果那个妇人是申公豹变幻的,妇人狡狯的说:菜无心能活,人若无心,当然就得死了。比干喷出一口鲜血,当场身亡。

此刻葛钰也问了我同样的话语,我沉思片刻,咬牙振声道:人若无心,能活!

葛钰笑了,她哭着笑了。

忽然间,她白皙如冰晶一般的手掌发生了变化,指甲暴涨,猛的一下插进我的心脏,狠狠的把我的心脏拽了出来。

虽然没有一丝疼痛,但我瞪大了眼珠子,满脸的难以置信!

只见葛钰抓着我的心脏,说:它确实是纯净的,也确实是爱我的,阿布,我取走了你的心脏,你恨我吗?

爱,就是有一天哪怕你一枪打死我,我也认为那是走火。

我摇头,说:不恨。

葛钰的泪水已经止不住了,她啜泣的说:阿布,你的心脏先放在我这里,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时间不多了,你赶紧走吧。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衣服完好无损,也没有破裂的伤口,但就是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葛钰捧着我的心脏,缓缓的放到了她的心脏位置,对我说:阿布,有些话,我不能告诉你,把事情说的太明白,反而是害了你,但你出去之后,一定要记住我一句话!

我忙不迭点头,盯着葛钰的脸面。

“你谁都不要相信,也千万不要吃蛇肉。”葛钰说完,捧着我的脸颊,在我额头上浅吻了一下。

凉!她的红唇真凉,但我却为之迷醉。

我不知道一具美艳冰尸能够说话是不是鬼上身,但我相信葛钰!

我虽然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但我确实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等我离开了地下冰库的时候,钻出了地道,让柜子底板放好,衣服也重新叠好,海伯已经快扛不住了。

他说:你这小子,下去了多久啊?我胳膊都酸了。

我伸头一看,海伯仍然用镊子,紧紧的掐着那只白色的壁虎,而那壁虎不停的挣扎,但脑袋所朝的方向,一直都是东方。

从屋里爬出来,海伯一松镊子,那白色壁虎立马钻进墙缝中,我放好了门槛,和海伯速速离去,冯婆应该快要从海鲜馆回来了。

在路上,借着昏暗的月色,我小声问:海伯,那白色的壁虎,到底是什么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