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28章 鬼迷心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茶几上那用清水画出来的动物图案,在水源干枯之后,留下了一个印记,我朝着印记看去,尤其是那条已经断裂,但却呈现S型的尾巴,让我瞬间想起了一种生物,一种在日常生活中,几乎人人都见过的生物。

壁虎!

众所周知,壁虎能够断尾自救,遇到危险时,壁虎的尾巴就会断裂,而断裂的尾巴中神经并未彻底死亡,所以还会不停的摇摆,摇摆时的样子,就是呈现的S型!

海伯画出一个壁虎,又亲自切断了壁虎的尾巴,这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在说,他这一次他也惹祸上身,必须壁虎断尾进行自救?仅仅是看了冯婆一眼就惹祸上身了?难不成他跟冯婆有什么恩怨纠葛?

我回想海伯瞪着眼睛说不可能,不可能的时候,莫非他俩是仇人?又或者海伯曾经亲自动手杀了冯婆,此刻又亲眼看到,所以才说不可能?

可即便是这样,也没必要装神弄鬼,跟我下盲棋吧?

我的大脑再次凌乱,我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恨不得用头撞墙。

忽然间,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条短信,海伯发过来的。

“小子,冯婆家里你最好不要去了。”

我一愣,赶紧回:为啥?海伯你把话说清楚,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海伯回:你每次去冯婆家里都被发现,原因并非是那些四目门童发现了你,这冯婆的年纪,我无法看透,她究竟是人是鬼,我也无法看透,我劝你还是不要去她家了。

我看到这条短息,激动的立马回:那怎么能行,我要找葛钰!

海伯那边没信了,过了许久,才回了一条:哎,你这孩子,我跟你说吧,冯婆的家里,你别想进去,冯婆的秘密,活人永远别想知道,你如果要想找到葛钰,唯一的办法,就是你死。

什么?

我抱着手机,两只手都在颤抖,冯婆到底是什么人?

我仔细回想一下,每一次我去冯婆的家里,不管发现棺材,还是发现黑衣柜,每当我想深入研究的时候,每当我觉得窥探到秘密的时候,冯婆总会鬼使神差的返回到家中,难不成,真的是活人无法窥探到其中秘密?

一个更大胆的设想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去冯婆家里之所以被发现,之所以露馅,就是因为我是个活人!可能是我身上的阳气,泄露了我的身份,那如果我变成了鬼魂,是不是就能顺利进入冯婆家里?

我惆怅了。

说到死,我不是不敢,是不想,我还有爹娘要养活,我还没结婚,更没生子,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要是这么死了,那怎么愧对列祖列宗?

这天晚上,我失眠了。

想了整整一晚上,我发现葛钰的音容笑貌,以及那随风飞舞的长发,始终映在我的脑海里,就像电影画面一样,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播放着。

翌日清晨,我给海伯发了一条短信。

海伯,我想好了,如果我死了才能进入冯婆的家里,如果我死了才能见到葛钰,那我想结束这煎熬的生命,我扛不下去了,希望我死后,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经常回家看看父母。

发完这条短信,我躺在了床上,心说一会去农药店买一瓶1605,喝两口就足以致命。

海伯久久没有给我回复,估计也是心里难受。

下午,我离开了宾馆,直奔了一家农药店,到了之后,我张口就说买1605。

(不知道1605的读者们,可以搜索一下)

1605近些年已经是禁止使用的农药了,这玩意毒性太强,很多农民喷洒完药水,都会出现恶心,呕吐的症状,所以,店老板听说我要买1605,吓了一跳。

不过我这个人,撒谎的本事很强,我说家里老娘种了点棉花,睨虫闹的太厉害,敌敌畏杀不死,所以买一瓶这个。

最后聊了许久,店老板还是卖给我了一小瓶,我拿着这瓶1605,独自一人打车来到了河堤上,看着那条潺潺流动的小河,莫名的感叹一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脱衣脱裤。

我还没脱下葛钰的裤子,就已经死心塌地的爱上了她。

缓缓的拧开了瓶盖,一股浓烈刺鼻的味道冲天而起,窜进鼻孔里,我干呕了一声,倒了一小盖1605,正准备一饮而尽。

“你他妈的干什么呢!”忽然一块板砖飞了过来,准确无误的砸在了我的手背上。农药泼洒了一地。

靠,这给我疼的,感觉都砸骨折了,我转头一看,海伯满脸怒气的盯着我。

得!

我曾经拿板砖砸过他一次,他现在也拿板砖砸我一次,算是扯平了。

我说:海伯,或许你觉得我这个人没志气,但我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你也说了,想弄清冯婆的秘密,就只能成为死人,我确信葛钰就躲在冯婆的家里,我想她,我想找她。

海伯虽然满脸怒气,但一愣,说:谁跟你说死了才能进去冯婆家里的?

我也一愣,说:昨晚你发短信告诉我的啊。

“昨晚我被人跟踪,哪有时间跟你发短信!”

海伯说完这句话,我浑身一震,猛的一个箭步窜过去,翻出海伯的手机就查看了起来,里边并没有短信记录,但短信是完全可以删的。

“我说你这小子,脑袋被驴屁股夹了是吧?今天去宾馆房间找你,人家说你早退房了,后来看到短信,你要自杀,我他妈给你打了一万个电话,你就是不接,你什么意思?”

我又是一惊,正要说话,海伯绷直了手指,指着我的脸,说:你给老子闭嘴!让老子说完!

“老子帮你,救你,是因为你这小子心善,值得帮,现在我发现你是2B吧?”海伯几乎是一个劲的骂我。

我不敢吭声,翻开海伯手机上的通话记录一看,我轰然一震,大脑中嗡嗡作响,只觉得天旋地转。

海伯给我打了几十个电话!

我的手机信号满格,但就是没接到任何一个!

我拿出自己的手机,赶忙递给海伯,说:海伯,你先别生气,你看看,我的手机上一条来电通话都没有。

海伯怒道:屌知道是不是你自己删了!

我又翻出昨天晚上海伯发给我的短信,海伯一看,顿时不骂了,脸色都青了。

“这些短信,不是我发的!”海伯坚定的说。

我的手臂再次开始发抖,我甚至觉得自己的身身子都开始瘫软了,这个鬼,竟然还在一直想办法杀我!

短信不是海伯发的,定然就是一直隐藏在背后的那个鬼发的!难不成,昨天晚上海伯跟我下盲棋,也是被鬼附身了,然后故作玄虚?好让我信以为真?

我赶紧询问了一下海伯,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海伯说的一清二楚,也就是说,海伯跟我聊天,跟我下盲棋,都是他本人,但他走后,那些短信不是他发的!

而且海伯今天收到我的自杀短信之后,给我打电话,打了几十个,全部都打通了。

可我这边,一个来电提示都没有,我怎么接?

我咬牙切齿,说:我又中计了!这个鬼给我下咒,没有弄死我,这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海伯的怒气也慢慢的消散了,知道我可能被鬼引入了一个圈套之中,所幸在最后关头,海伯找到了我。

“对了,海伯,昨天晚上,你见到冯婆之后,为什么会变的那样?难道你认识她?”

海伯一脚踢翻那瓶1605,拉着我走下了河堤,同时对我说:算认识,也算不认识。

“那究竟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