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24章 鬼终于现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步进入桑槐村,刚一进入村里,迎面就看到了一条长长的过街灵棚。

很多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可能对这个过街灵棚不是很清楚,这就是用油布,搭建出来的一条长廊,在这长廊中,阴暗的很,而且有些讲究的人,还会在这灵棚里边喷上一种特殊的液体,那味道闻起来有点像是麝香。

灵棚的入口很像门帘,在最上方一般都有一块长布,就像牌匾一样,上边有的写流芳百世,有的写名扬千古,反正都是歌颂人的。而这过街灵棚的两侧,则是挂满了字画,那些画作内容大概就是钟馗捉鬼,或者武松打虎,又或者是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要不就是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反正都是挺有名的典故。

而那些毛笔字创作,也都是很有名的,例如兰亭序,或者唐宋古诗,但肯定不是真迹,都是民间老艺人写下来的。

农村有这个讲究,过街灵棚搭的越长,死去的人越风光,家里有钱的人,过街灵棚能搭几十米远,让一整条街道都盖住,而经济能力差的,顶多也就是搭个三五米。

不过我觉得,不管这灵棚搭多么长,死人也是看不见的,长脸的事永远都落在活人身上。这是虚荣心作祟。

我悄悄的找了个穿开裆裤的小孩,问:喂,小弟弟,这村里谁死了啊?

那小孩留着一个锅盖头,脸上还挂着两条青鼻涕,他跐溜一声,把两条鼻涕吸回去,说:李爷爷死了。

“李爷爷是谁?”我小声追问。

锅盖头小孩一愣,眨巴两下眼睛,说:李爷爷就是经常给我糖吃的那个爷爷。

我差点趴在地上,我哪知道谁经常给你糖吃。

从兜里掏出五块钱,我递给锅盖头小孩,说:拿去买糖吃吧。

这年头的小孩子,猴精猴精的,一看是五块钱,眼珠子都亮了,一点都不客气,直接抓在手里就朝着小卖部的方向跑去了。

我又打听了一阵,这才知道,死去这个人叫李国忠,而这个李国忠,正是秃顶老头!

我站在过街灵棚里,双眼紧紧盯着面前的这幅钟馗捉鬼图,心中骇然不已,秃顶老头本来是要害我的,而我这次来也是找他算账的,但他怎么突然死了?

经过我刚才多方打听,我竟然发现村里人对这个李国忠的印象都非常好!是非常非常好,几乎没有什么负面印象。

小孩子们都说李爷爷经常给他们糖吃,中年人说老李这个人真是个好人,没事就用板车拉煤渣,帮村里铺路。

不过一群老年人则说,老李身体那么硬朗,怎么说死就死了?

最为诡异的是,我发现这个李国忠的儿女们,都是非常有钱的!他们回来奔丧,开的都是奔驰奥迪,村里人也说老李从来不缺钱花。

我顿时觉得后背发凉,一股寒意涌上全身!

秃顶老头当初不停的问我要烟抽,如果是一个富裕人家,怎么会这样?而且村里人都说老李人品非常好,那他为何还要用我的秘密要挟我,从我这得到好处?

一个大胆的猜想,瞬间犹如闪电一般,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秃顶老头被鬼附身了!同样的,他也是被鬼杀了!

原来要害我的人,不是秃顶老头,而是他身上的那个鬼!

而那个鬼制定好的计划,几乎已经把我骗上钩了,就等那辆兰博基尼撞死我了,结果却被我逃过一劫,那么,我肯定会回来,找这个秃顶老头算账!

而这个一直躲在幕后的鬼,为了不避免节外生枝,就直接弄死了秃顶老头李国忠,这样一来,秘密便能永恒保守。

因为,死人不会说话!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我甚至感觉头晕目眩,看着眼前的钟馗捉鬼图,我似乎也觉得那油画中的小鬼,在对着我笑。

我甚至想起了已经死去的参战老兵,老孙头。

村里人都说老孙头身体很健康,但突然就死去了,临死的那天晚上下着雨,老孙头在村里一边跑一边说,村里来了两个人,一个活人,一个死人。

我如醍醐灌顶一般,瞬间醒悟!

人,是不会预言未来的,老孙头之所以说出那番话,就是因为被这个一直躲在幕后的鬼上身了!

那个鬼上了老孙头的身之后,故意在雨夜说出这番话,其用意,并不是给村里人听的,而就是说给我听的!

这句话,如果那个鬼直接告诉我,或许我还不信,但他就利用老孙头的死,再利用老孙头的嘴传出来,让村里其他人听到,再由村里其他人,以不经意的聊天方式告诉我,这样,我才会觉得诡异,才会觉得老孙头预言了我和西装大叔的未来。

也就是秃顶老头被鬼附身时,所说的那句话,你俩之中,离开桑槐村必定有一个是死人!

或许这样,我会怀疑西装大叔是鬼,照这么推算,其实我的敌人并非是西装大叔,也不是陈伟,也不是冯婆,而是一个始终躲在幕后的这个鬼!

我甚至百分之九十九的确定,在幕后操纵一切的那双手,就是这个一直不露面的鬼!

而且我又想起了我们第一次进村的时候,村头老驴做出了一幕驴赶鬼的动作,当时,老孙头的出殡队伍正好走到了村口。

我心中一阵恐惧,心说当时老驴做出驴赶鬼的动作,是不是那个鬼就骑在了老驴的背上,诡异的看着我,等待我进入这个陷阱之中?而老驴被鬼骑,自然不舒服,就倒在地上,蹭自己的脊椎骨,想用这种方法,让鬼蹭下来?

至于当天晚上遇上的鼠烧香,猫拜仙,会不会是那个鬼,就矗立在坟头,等着我和西装大叔路过的时候,给我们安排好一切陷阱?而西装大叔往米饭和猪肉上插筷子的时候,插了两次,倒了两次,是不是那个鬼,用手给拔出来的?

然后等我去插,那筷子就再也没歪倒了,鬼就是以此方法,故意嫁祸给西装大叔,好让我觉得,西装大叔才是鬼!

我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头,这个陷阱太深了!深不可测!这个世界太恐怖了!

我还能信谁?

我还敢信谁?

我甚至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那个一直未曾露面的鬼,先杀老孙头,再杀秃顶老头,其最终动机,就是为了杀我!可他为什么不直接附到我的身上把我杀死?这样岂不是更直接?

为什么他要千辛万苦,不惜连杀两个人来给我制造陷阱?难道,他也有什么难言之隐?他也不能直接动手杀我?而是把我牵引向更深更黑暗的地狱里?

这其中,肯定牵扯着更多的秘密,牵扯着更多的大事!

现在我重新推敲,感觉西装大叔应该是正儿八经要调查葛钰死因的,但他在调查葛钰死因的同时,既是帮我,也是帮自己,他肯定也有私心的。因为这一点他曾经也明说过,我俩就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需要他的帮助,而他也需要我的帮助。

至于葛钰,究竟是人是鬼,我还不确定,我的内心深处始终在告诫自己,葛钰没死,她还在等着我,等着我有一天手捧金盏花对她求婚。

所以,在亲眼看到葛钰的尸体之前,我是不会相信葛钰已经死掉的。

那么,现在就确定了,鬼,已经发现了一个,但是谁还不清楚,因为他一直未曾露面。

既然这样,我就奉陪到底,人死球朝天,谁怕谁?现在关键的就是查清楚冯婆,找机会潜入她家,寻找任何关于葛钰的蛛丝马迹!

我要做的事,一直没变,我想要追逐的人,一直怀念,我的心中只有葛钰,谁想杀我,老子奉陪到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