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救命稻草/灵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觉得最后取我性命的,就是这个曾经满脸鲜血的老头,因为秃顶老头说了,在我死期降临之时,切记站在原地不要动,哪也不要去,便可自保。

如果我跟面前这老头走了,那就死定了,也就是说,真正要杀我的,可能就是面前这个老头,他应该就是在幕后操纵一切的那双黑手!

我冷笑一声,想起了刚才的画面,我那一记板砖扔出去,声势凌厉,他却一弯腰就躲了过去,如此迅捷的反应却躲不过43路司机从车窗中扔出的罐头瓶,可能吗?

或许他当初就是刻意把头砸流血,以此来跟我搭讪上,又或者他根本就是个鬼,根本不用砸,稍微一释放法力就能让自己额头上变出鲜血,我没见过鬼,但我觉得鬼魂应该就是一伸手就能施法,变化各种东西。

老头急了,走过来抓住我的手说:小子你听我一次,赶紧跟我走!

他越拉我,我就越觉得背后的血字发热,如此一来,我更加坚定了,我甚至伸手抱住了车站前的栏杆,打死也不走!

“你他妈听我一次行不行!跟我走啊,快啊,时间不多了!”老头急了,都暴怒了,甚至用脚踹我。

我要是跟他走,那才是时间不多了!

反正我就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就是美国总统跪着求我,我也不动一步!

“哎,你可真是个傻蛋!”老头急了,我只见他手一挥,掠过我的膝盖和肩膀,以及我的脑后,顿时我全身一麻,完全不会动弹了!

我惊恐的说:你...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法,要杀要剐你来个痛快的!

老头根本不理会我,此刻扛起我的身体,步履瞒珊的朝着马路对面走去,同时嘴里还说:你可真重。

就在老头扛起我的一瞬间,我眼角余光瞥见道路远方映射过来两束亮光,那亮光太耀眼,而且移动速度极快,仅仅是眨眼间的功夫就从黑暗的远方冲击到了我的面前。一阵狂风掠过,我心中一惊,心想到底什么车才能跑这么快?

“轰!”

刚才我所站立的铁栏杆处,瞬间被夷为平地,而车站对面的一座小平房被轰然撞塌!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辆兰博基尼,此时车身冒着烟,车头完全变形,哗啦一声,车门掉了,一颗男性人头骨碌碌滚了出来。

另外一侧的车门,直接在强力快速的冲撞下变了形,一个上身赤裸的性感女郎,半截身子被卡在了铁皮中,她对着我伸出流满鲜血的手臂,艰难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救...救...我...

真正的车祸现场!

“呕!”我忍不住干呕了一下,老头一听这声音,赶紧把我放到地上,然后摸自己的肩膀,说:你这小子,没吐我身上吧?

背后的血字不热了,但我站在原地还是不会动弹,老头这一次伸手,再次掠过我的膝盖肩膀和脑后,身体一麻,我又能动了。

借着车站微弱的路灯,我看到了老头手中好像捏了几根银针,难道刚才他用银针插到我的穴位上,让我神经无法动弹,这才强行把我扛走?

看着被撞成了烂泥的兰博基尼,老头说:看到那颗滚落到地上的人头了吗?

我呆若木鸡,但还是点头。

“你要是站在刚才的位置不动,那滚落到地上的人头,就是你的!”

老头一语点醒梦中人,我惊呼道:你今晚就是来救我的!

老头拍拍手说:差不多十分钟了,先发车吧。

我打了一个报警电话,说焦化厂公交车站发成了一起重大车祸,然后就和老头离开了,在返回的路程中,老头说:你这小家伙,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恩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转头问。

老头一惊,指着道路前方,说:看路看路,快看路啊!你说话能不能别转头?

“还有,不用叫我恩人,叫我海伯就行。”

我说:海伯,有个秃顶老头告诉我,让我穿上一件衣服,衣服上用鲜血写下自己的名字和生日,如果那些血字发热,就说明我死期到来。

海伯说:哼哼,如果用来避灾,那完全可以用动物的血,例如鹅血和黑狗血,但那个秃顶老头却让你用自己的血,你可不知,这正是在燃烧你的生命。

“这是一种最简单但最直接的下咒方式,你燃烧自己生命的同时,所有诡异的死亡事件都会慢慢的接近你。”

我说不太懂什么意思,海伯你给我解释一下。

海伯说:今晚那辆跑车出事故,用宿命轮回中的理论来说,是必然的,但按照正常发展来说,车祸虽然必须出现,但却不应该撞死你,因为你的生命还没到头。

我没吭声,海伯继续说:你用血字在衣服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生辰,再穿到自己的身上,就好比一只鹰拔掉自己的羽毛,再重新插进自己的肉体,鲜血一直是你的,羽毛也一直是鹰的,但你们的生命却在急剧缩短。在你们生命缩短的这个过程中,所有与死亡有关的事情,都会刻意的接近你们。

我点头。

“比如说今晚的车祸,你以前抽烟,从来不去那个地方吧?但你今晚偏偏就去了车站的对面,抽支烟而已,有这个必要吗?这就是你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冥冥之中,你就会无意间接近死亡,走向死亡。”

我吓坏了。

海伯又说:对了,先把你的背心脱了,现在就脱,我可不想跟你一起出车祸。

我赶紧放慢了速度,直接脱的光着背,后两站上车的女乘客都差点给吓尿,光膀子扎领带的司机,真少见。就是不知道第二天会不会接到投诉。

我说:海伯,我躲过了这一劫,是不是就没事了?

海伯说:脱掉了血衣,你却没脱掉诅咒,你还是会出事的,只不过几率没有那么高了,如果你一直穿着血衣,哪怕这一次的车祸没有撞死你,迟早你也会死在别的地方。

我问例如呢?

“例如你正走在大街上,忽然背上的血字发热,你会不会打死也不走,就站在原地等待灾难过去?”

我点头说:那个秃顶老头就是这么交代的,死期来临之时,让我站在原地不要动。

海伯冷笑一声,说:他正好说的是反话,因为他想让你死!如果你站在原地不动,很有可能从几十层高的楼上掉下来一个花盆,让你砸死,也很有可能出现一个抢劫的歹徒,直接将你刺死,甚至有可能一根电线杆倒塌,把你压死,反正你只要站在原地不动,那就必死无疑!

我背后都起了一身冷汗,此刻车子开到了家具城,海伯说:我就在这下车了,记住我手机号,有事找我就行。

说完,海伯递给我一张纸条,这一张纸条,绝对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根救命稻草。

回到房子店总站的时候,我躺在床上,心中感慨万千,我一直纠结陈伟,葛钰,西装男子他们三人到底谁是鬼的时候,没想到却在一个普通的小村落里被人摆了一道,差点丢了性命。

仔细想想,那个秃顶老头怎么会是好人?他问我要烟时的诡异笑容,完全暴漏了他心术不正的人品,真正要帮我的人,怎么会以秘密来要挟我,问我要烟呢?

这秃顶老头当真可恶,给我下咒,在我临死之前还要再狠狠的骗我一次,我还给他买了那么多好烟好酒,现在想想,真是气的拿拳头砸墙!

想着想着,我直接一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了,我现在恨不得拎着一把菜刀,马上去把那个秃顶老头砍成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