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17章 木桌上的小棺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点头,等冯婆从我们宾馆楼下离去之后,我匆匆下楼,赶往桑槐村,而西装大叔则是趁机跟踪冯婆,看看她骑着三轮车究竟要去什么地方。

今晚月色幽暗,光线不充足,进村的时候也没人发现我,到了冯婆的门前,我弯下腰,轻轻的把门槛给拔了出来,这门槛一尺多高,一米多长,不算重。

当下我就趴在了地上,正准备往屋里攀爬的时候,忽然侧头看到院子东北角圈养的一群鸡仔,个个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

我不管它们能不能听懂人话,当即竖起手指在嘴边,说:嘘--

悄悄的从屋门下爬到了冯婆的青瓦房内,一股强烈的阴冷感觉瞬间笼罩全身,我不由得抱紧了双臂。

打开手机上的灯光,我朝着四周仔细看去,上一次来的时候很紧张,屋里具体有什么摆设,也没仔细看,心说这一次一定要查探清楚。

由于我是偷偷摸摸进来的,毕竟不光彩,也怕被发现,所以就用手捂着手机屏幕,让光线不是那么亮,从透过指缝的光线来查探屋里的情景。

正朝着屋子东边走去之时,我朦朦胧胧的看到屋子东南角,忽然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就站在原地盯着我。

“谁!”我一惊,轻喝了一声,赶紧展开手机屏幕照射而去,到了跟前一看,虚惊一场,原来只是一副壁画。

这壁画是一位白衣女子,站在苍穹云朵之上,俯视众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无生老母,很多人对无生老母的理解有误会,认为白莲教叩拜无生老母,那无生老母就是邪神。

其实不是,无生老母绝对是正义之神,慈悲化身,也有人说无生老母就是九天玄女。

(我外婆1930年生人,这一生经历过抗战,内战,以及后来的各种大事,生在乱世的它们那一辈人,很信神灵,记得我小时候外婆给菩萨烧香,嘴里就是嘀咕的求老母保佑。)

看到无生老母的画面,我双手作揖恭敬的拜了一下,可就在我附身低头之时,这桌子上的一件东西,吓的我差点把眼珠子掉出来!

在画像前边的黑色桌子上,竟然摆放着一口棺材!

这口棺材长二十多厘米,宽五六厘米,高七八厘米,就像是一个木盒子,非常精致,而且棺材盖上还雕刻了许多花纹。

我小心翼翼的推开棺材盖,里边有两个小布人并排躺在棺材里,看外貌,应该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用黑色丝线做的头发,很长很浓密,我捏起女性小人,低头看了一眼,感觉做的还挺好,翻过来一看,在这女性小人的背后,贴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则是写着一串数字。

1980.06.11

刚看到这一串数字,我先是愣了一下,大脑中犹如划过一道闪电,这串数字很熟悉,我应该在哪里见过,绝对看见过,但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

我拍着自己的额头,很想去仔细思索一番,但我知道,时间不等人,我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当下我放下女性小人,又伸手拿起男性小人,这个小布人做的也很精致,而且发型跟我的一模一样,我调笑道:难不成这个小人就是我?

等我把男性小布人翻转过来的时候,发现他的后背上也贴着一张小纸条,上边也写着一串数字。

1990.06.14

我定睛一看,浑身一惊,小布人直接从我手中掉落到了桌子上。

这串数字,正是我的出生日期!

黑暗中,我瞪大了眼睛,我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冯婆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

她从未见过我的身份证,我也从未跟她说过。难道是葛钰告诉她的?我曾经用身份证在汉庭酒店给葛钰开过房间,这个倒是有可能。

无边的恐惧侵袭我的全身,此刻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身体上的冷,远远不如灵魂上的冷。

看着这一对小布人,我想起了古代流传下来的厌胜之术,但我跟冯婆无冤无仇,她不可能用厌胜之术来咒我吧?

看了一下时间,我从进来到现在,仅仅只用了十分钟,还有五十分钟左右,我必须要把这间屋子查探清楚,冯婆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人!

我正打定主意,手机却响了,在这寂静无声的黑暗瓦房里,忽然传来一声短信的滴答声,当真是吓了我一跳。

打开手机一看,短信是西装大叔发的。

“跟踪失败,速回!快!”

什么?他一个壮年男子,跟踪一个老太婆都能失败?慌乱间我赶紧让两个小布人摆放到原来的位置,合好了棺材盖子,确定别的地方没有动过之后,我赶紧爬出了冯婆的家里。

就在我迫不及待将门槛重新装上的那一瞬间,村外的土路上,传来了一阵三轮车的晃动声。

放好门槛,正打算拍拍身上的尘土,转头一看,黑暗中,冯婆那佝偻的身形就站立在院子门口,盯着我看!

我一惊,心说这才十分钟左右,冯婆这么快就回来了?算上往返路程,也就是说西装大叔跟踪的时间连二十分钟都没超过?

冯婆眯着眼,走过来,指着我咿咿呀呀的说了一通。我惊讶的发现,冯婆这一次从村外回来,她的左手并没有变得充盈,那双手仍然干枯不已,犹如鸡爪。

我知道冯婆在说我衣服上的尘土,我装作轻松的语气说:婆婆,刚才来找你呢,路上摔了一跤。

我是笑着说的,但冯婆脸上的表情很坚毅,我甚至让这种表情理解成了愤怒,或许我潜意识的认为,她发现了我的踪迹。

冯婆打开门,轻轻的拉着我的手走进了屋里,她这次没开灯,在黑暗中摸索着,我只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这声音就像是提着茶壶往碗里倒水一样。

而且我看冯婆的身形,侧着身子,高举右手,右手中还提着一个长条形物体,应该就是暖瓶了。

我心想,她在倒什么?

当流水声停下之后,冯婆端着一碗水,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然后递给了我。

由于我俩身处门口,借着月光,我能略微看清冯婆的表情,她是让我把这碗水喝了。

我不敢喝,我真的不敢喝,我甚至想求冯婆放过我,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来寻找葛钰,我想她,我真的想见到她。

但冯婆见我不喝,也没有逼我,而是将那碗水放到了地面上,然后站在我面前,对我比划,她将右手伸到我的头顶位置,横着晃动了几下,然后双手又平行往下滑。

刻画了半天,我问:婆婆,你是在说跟我一起的西装大叔?

冯婆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始比划,她指着那碗水,又指了指我的嘴巴,然后把双手折叠在一起,放到我的心脏位置,然后又慢慢的拿开,就像是一团云朵轻轻的飞走。

我这一次真的懵了,我问冯婆:你的意思,是让我喝下这碗水吗?

冯婆用力点头。

我还是不敢喝,最后说:婆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真的不渴,如果您没别的事,那我就先走了啊。

说完,赶紧朝着外边走,走的时候浑身都在发抖,我生怕冯婆忽然在背后拉住我,我甚至都幻想冯婆此刻是不是在我身后提着一把刀,缓缓的追了上来...

(说一下吧,最近看书的朋友很多,希望大家在看完后,顺手投一下推荐票和金钻,这些都是免费的,但这都是我的动力,谢谢大家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