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我已经死了?/灵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我对冯婆的印象,完全推翻了。

我觉得西装大叔说的话很有道理,人不可貌相,我切记不能太相信冯婆。

回到市区租住的宾馆时,我爸忽然给我打过来电话。

“明子,这几天忙不忙?”

我说:不忙,爸,你有事?

“明天是你奶奶七七了,有时间的话,回来一趟吧。”我爸说完,我嗯了一声,就互相挂断了电话。

七七,据说是灵魂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天,我想,我应该跟奶奶好好的告别一下。

翌日,西装大叔留在这里,我自己则是坐车回到了市区,到了家里之后,收拾了一下东西,跟家人一起直奔坟地,给奶奶烧了点纸钱,心里感慨万分,生命如此脆弱,说走就走了。

下午在家里吃了一顿饭,由于农村老家房屋也不够住,我就直接坐公交回到了自己的出租房里。

这里是城中村,距离14路公交车的站台也不远,白班的14路公交车都是最先进的电力驱动,而且司机也都认识我,见我上了车,就笑着问我:小刘,这几天去哪潇洒了呀?

我笑着说:没有,回老家忙了点事。然后我又顺口问了一句:对了,张师傅,我这两天不在,14路的末班车是谁开的?

司机说:都是老陈开的,这两天可给他憋坏了,天天都想找个人一起喝酒,哈哈。

我也跟着笑了两声,就坐了下来。

在城中村那一站下车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道上的路灯也都亮了,独自一人走在路灯下,莫名的又想起了葛钰。

真希望有一天,我能拉着她的小手,静静的走在路灯下,无论雨滴飘落,还是白雪纷飞,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在路边的小摊位上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到自己的出租房里,躺在床上难以入眠,毕竟习惯熬夜了,猛的一下也睡不着,就起身去广场上,看那些大妈跳广场舞。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二点多,跳广场舞的,摆地摊的,甚至是野战的小情侣们也都回家了,广场上的灯光都熄灭了,我也起身,准备回到出租房。

从广场回家,要途径14路公交车站,也就是城中村那一站,路过站台的时候,我心想要不在这等会,看到陈伟了,跟他打句招呼?

但转念一想,我当初是说有事请假,如果半途回来了,也不去上班,那影响不好,想了想,还是直接回家吧。

可我刚这么一想,还没来得及走,就远远听到了熟悉的晃荡声,这声音我太熟悉了,那破旧的14路末班车,开动的时候就好像要散架。

我一急,左右一看,赶紧找到路边一棵较为粗壮的大树,躲到了树后边,小心脏砰砰直跳,心说还好没有被陈伟发现。

等到14路公交开到我面前的一刹那,我瞪大了双眼,瞬间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

这个14路末班车的司机到底是谁!!!

只见他在站牌前停下了公交车,对着上车的乘客说道:上车请投币。

我满脸惊恐,感觉浑身犹如电击,我伸出双手,不停的摸自己的脸,不停的掐自己的肉,我怕我自己进入了幻觉。

因为在我面前这个开14路末班车的司机,竟然就是我本人!

在14路末班车刚刚离去之时,我从树干后边冲出来,看向远去的14路末班车,大声呼喊道: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啊!

我双手抱头,只感觉脊背发冷,我甚至开始疑神疑鬼的转头四看,我觉得四周的黑暗中,拥有无数双眼睛,正在诡异的盯着我看!

陈伟曾经说过,14路末班车不管有多破旧,必须要开下去,如果不开下去,就要出大事。

而我请假了几天,今天回来却意外的发现,在我离开的这段日子里,驾驶14路末班车的司机,竟然还是我!

那个我,究竟是谁?

我想起了老孙头临死前发疯说出来的话。

他一直说村里来了两个人,一个活人,一个死人。

我以为我是那个活人,而西装大叔就是那个死人!

我低头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喃喃道:难不成我已经死了?我刚才看到的是自己的灵魂?

又或者说,此时的我才是灵魂,而刚才那个驾驶14路末班车的我,只是我的尸体?

老孙头临死前所说的那个死人,难道是我?

此时此刻一个更重大的问题来了。陈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人!甚至根本就不是活人!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了!

我惊恐到了极致,感觉自己的神经要崩溃了,我真的承受不住了,此刻我蹲在地上抱着头啜泣道:葛钰,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我不想惹这么多事啊...

回家的路上,我的身体不停的抖动,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我的神经变的特别敏感,路边稍微风吹草动,我立马就一个激灵,转头看去,一只野猫路过我身边,喵的一声,吓的我差点蹲坐在地上。

我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我的神经,真的犹如满月的弓弦一样,压力如果再大一点,很有可能瞬间崩溃。

就在我刚走回城中村之时,我忽然想起了当初坐我公交车的那个满脸鲜血的老头子,我曾经帮他包扎伤口,他说以后我会需要他的帮助,他就住在城中村。

这么一想,我立马来了精神,咬着牙告诉自己:谁他妈都别想吓倒老子!为了葛钰,拼了!

一个人,身体可以累,但心不能累,心死,人便亡。我必须要给自己振作的勇气。

第二天我徘徊在城中村,寻找那个满脸鲜血的老头子,但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而西装大叔那边给我打电话,催我今晚务必回去,到时候想办法潜入冯婆的家里看看。

找到了下午,也没找到那个老头,我心想,等忙完了桑槐村的事,我就回来仔细找找他。

收拾一下东西,直奔桑槐村,在路上我告诉自己,妈的,人死球朝天,谁怕谁!

到了桑槐村已经是晚上了,这一次,西装大叔留了一个心眼,他对我说:冯婆每天晚上都骑着三轮车,从村子东南方向的小土路出村,然后去镇子上买东西,我在那条必经之路上租了一间客房,今晚咱们盯梢!

我说盯什么梢?

“等冯婆离开村子之后,大概可能会有一个小时的间隙,才会重新折返桑槐村,在这一个小时之内,你潜入冯婆家里,仔细翻找翻找,看看有什么诡异的地方。”

我说我靠,你怎么不去?再说了,我又没冯婆家里的钥匙。

西装大叔说:不用钥匙,她家屋门下边有门槛,你把门槛拆了,从下边爬进去,出来的时候再把门槛装上。

农村的青瓦房都有这种门槛,而且历史悠久,最早的说法是源于古代,那时候战乱连连,横尸遍野,经常会发生尸变之事,晚上睡觉的时候,冷不丁的就有僵尸跳进屋里扑人。

后来人们学聪明了,知道僵尸要跳,就在屋门前加上了一尺多高的门槛,僵尸不管怎么跳,都跳不进屋子里,所以就只能离开了。

我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因为我真的很希望能看到葛钰,我实在太想她了。

夜幕降临之后,我和西装大叔一起藏在二楼的窗户口,远远的看到冯婆从村里的小土路中骑着三轮车出来之后,我俩同时瞪着眼睛朝下看。

借着昏黄的路灯,我俩看的清清楚楚,冯婆此时的双手,全部都是干枯如鸡爪!

我轻声说:我发现了!冯婆在离开村子的时候,两个手掌都是正常的,但她骑着三轮车,拉着那个木箱子回来之后,左手就会变得充盈丰满,犹如三十多岁女人的手!

西装大叔说:对,就是这样,你现在潜入冯婆家里,我去跟踪冯婆,看看她骑着三轮车去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