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11章 驴赶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离开宾馆的那天起,我每天晚上都会去买一束盛放的金盏花,我期盼有一天能见到葛钰,亲手把金盏花送给她。然而花谢花开,直到今日,等到的却是永别。

我把金盏花递给了小女孩,说:帮我把这束金盏花送给葛钰吧,我一直想亲手给她的,但已经没有机会了。

小女孩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上了车,老头问我:你哭了?

我摇头说:我哭不哭关你什么事。

等我发动了车之后,老头凑到驾驶座旁,淡然说道:你口中的那个葛钰,很爱你。

我一愣,转头问: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怎么知道?

老头瞪着眼睛,指着前方说:看路看路!快看路啊!说话就说话,扭头干什么啊?

“你知道那个葛钰为什么离开你吗?”

我说:一直不知道,在酒店她要把身体给我,但我没同意,从此她就消失了。

老头说:这就是她爱你的现实,她就是因为爱你,所以才要离开你,因为,她不想伤害你。

这给我说懵了,我知道老人活了一辈子,人生经验肯定是比我这年轻人丰富,但他说的这一套,让我不太懂,他怎么会这么了解?

我再三追问,老头说了一句:知道那个小女孩为什么不敢看我吗?

我说你脸上有血,太吓人。

老头说:不是,我就是脸上没血,她看见我也得跑。

我说那是你长得太吓人。

老头无语,又过了两站地,老头说:好了,我就在这下车了,小伙子,你帮过我,这份恩情我会报答的,我住家具城东边的城中村,记住这个地方,因为你迟早需要我的帮助。

我点了点头,但心里完全没在意,回到了房子店客运总站,我躺在宿舍里,久久难以入眠,脑海里满是葛钰的音容笑貌,我发现,我忘不掉她了。

正在这时,忽然手机响了,我一个激灵,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葛钰,但拿起来一看,却是西装大叔打过来的。

“明天跟我一起去一趟桑槐村,查找一下葛钰的尸体。”

“嗯,行。”

我根本没多说什么,直接答应了,我知道这一次去桑槐村,肯定找不到葛钰的尸体,因为她没死,而且彻底消失了。我之所以答应西装大叔,就是想看看,这家伙到底玩了什么鬼把戏。

第二天中午,我跟陈伟请了两天假,说这两天有点事,陈伟满口答应,说没问题。

赶往西装大叔等我的地方之时,我再次路过了那家鲜花店,店里的老板娘刚看到我,就热情喊道:诶,小帅哥,咱店里进了一大批金盏花,都特好。

我点头,说:不买了。

“诶,你这小子,我是特意给你进的,你咋不买了?”老板娘的脸上有些不友好。

我说我不需要了,你卖给别人吧,说完就走了,隐约听到老板娘在后边嚷嚷了一句:金盏花除了你这傻比去买,还有谁买啊?哎,这下亏大了。

如果老板娘是因为我不买金盏花而说我是傻比,那我还能理解,但我买她的金盏花,还说我是傻比?

我用手机搜了一下,顿时目瞪口呆,原来金盏花的花语竟然是悲伤,离别,迷恋,失恋。

葛钰怎么会喜欢这种花?

难不成,在我俩一起逛街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我们会是离别的结局?所以在酒店里,她就会做出那样的举动,作为离别前的温存?

两腮很疼,忽然想哭,我其实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但我真的没谈过恋爱,上学的时候就是个生瓜蛋子,整天只知道读书,暗恋同桌三年,愣是没敢表白,毕业后早已失去了联系。

到了西装大叔跟我约定的地点,我俩都没说别的话,当即他就带着我,坐车直奔桑槐村。

桑槐村离我们市区几百里地,中间隔着两个市,下午坐车去,傍晚估计才能到。

在车上,一直沉默寡言的西装大叔说:你心情不好?

我嗯了一声。

他说别担心,没什么可害怕的,这一次就当是旅游了。

我又嗯了一声。

他永远不会知道我心里想的谁。

到了桑槐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我俩都有点饿,但这小村落里也没餐厅什么的,就想着先进桑槐村看看。

这小村子不大,顶多也就是三百户人口,前几天下过雨,村里道路有些泥泞,但还能走,就在我们刚进村之时,忽然从村子中间传来了一阵哭天喊地的哀嚎,紧接着就是一阵敲锣打鼓,以及吹唢呐的声音。

“村里死人了?”这情景我太熟悉了,这是出殡的队伍啊。

西装大叔点头说:嗯,先别进村,站在村口等,别阻挡了灵魂的道路,不然会霉运缠身。

这个我知道,小时候村里的老人死了,出殡的时候,所走的道路上,基本是没人出来的,等到出殡结束,发丧之后,这才有人重新上街。

我俩看村口有一棵枯树,已经腐朽的很严重了,但没人砍伐,在枯树上拴着一只老驴。

老驴旁边有不少粪便,气味太冲,我俩又往南边挪了点。

村里那敲锣打鼓的声音更响了,不一会,出殡的队伍走了出来,最前边,是四个举引魂蟠的中年人,其中有一个是瘸子。

引魂蟠是用白纸扎成灯笼的样子,尸体下葬后,插在坟墓旁边,作为魂魄头七回家时的路灯,照亮回家的路。

举引魂蟠这种事,据说是不太吉祥,所以这事没多少人愿意干,但正是因为不太吉祥,所以谁愿意举,谁就有钱可拿。然后一些胆大的,或者单身汉,就愿意干这事。

我们村就有一个二傻子,说他人傻,他也知道干活得给钱,别人说他傻子,我不赞同,因为他拥有常人所没有的聪明,在举了一次引魂蟠之后,他把这个当成了自己的职业,十里八乡来回窜,谁家死人了,他就去举引魂蟠,顺带蹭几天的饭,天天有肉吃有烟抽,日子倒也滋润。

而在队伍中间的,便是十几个大汉,用胳膊粗细的木棍,抬着的一口黑色大棺材,棺材的头部写了一个奠字。旁边站着几个家属。

最后边便是敲锣打鼓吹唢呐的人了。

看着出殡的队伍,我想起了自己刚刚离去的奶奶,心里不由得一阵悲伤,西装大叔面无表情。出殡队伍离开了村子,我俩正准备进入村子的时候,忽然那头拴在枯树上的老驴,猛地一下就躺在了地上。

这种躺,不是慢慢的卧下,而是硬生生的直接倒下,然后那头老驴就开始左右晃动身躯,让自己的脊背在土地上用力的摩擦。

“驴打滚?”西装大叔语气略带疑惑。

我点头说:嗯,它在挠痒痒。

西装大叔摇头,坚定道:不!这不是驴打滚,驴打滚是慢慢的卧下,然后蹭痒痒,这头老驴忽然躺下,而且只蹭自己的脊椎骨,这是驴赶鬼!

“驴赶鬼?”小时候我听老人讲过这种事,说这驴,羊,牛,马一类的动物,最有灵性,人的眼睛看不到鬼,但它们的眼睛却能看到鬼,但老天爷为了公平起见,让它们能看见鬼的同时,却让它们无法说话。

“这村子里有阴气作祟,咱们小心为妙。”西装大叔的脸上更是严谨了。

我问:那还进去不?

“先进去问问葛钰家在哪里吧。”说完,西装大叔率先朝着村子里走去。

远远看到一个抽旱烟的老头坐在一扇破门前,我走过去,递上一根好烟,笑着问:大爷啊,向你打听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