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09章 到底谁是鬼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美女,有空吗?”说话的同时,葛钰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葛钰笑着说:如果你请吃饭,那就有空咯。

我也笑着说:行啊,我在鸿门宴等你。

鸿门宴是市区一家中式餐厅,饭菜那叫一绝,味道很棒,当然,价格也不菲。像我这种穷逼屌丝,从来不舍得去这种地方,但请美女一起吃饭,那就不同了。

等葛钰到的时候,我大老远看向她就为之一愣,太美了。

上身粉红色小衬衫,下身包臀短裙,披肩长发随轻风飞舞,太有女人味了。

葛钰大老远也看到了我,对我微微一笑直接走了过来。

“还没点菜啊?”葛钰坐下来问我。

“没,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等你来点呢。”我随口说了一句,葛钰脸面一红,低头看向了菜单。

我发现好多美女都是典型的吃货啊,美食当前,不管有什么事都能先抛到脑后,葛钰根本没问我身份证的事,兴致勃勃的点了好几道菜。末了还问我喝不喝红酒。

见她这么有情调,我也不想扫了她的兴,就让身份证的事放到了一边,陪她有吃有聊,不得不说,跟美女一起吃饭,那确实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对,秀色可餐,光看着葛钰,我都觉得自己饱了。

吃完了饭,我问: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请你去看电影怎么样?

葛钰放下了手中的纸巾,嗔了我一眼,笑着说:你们男人都这样啊,先请吃饭,然后请看电影,反正各种拖延时间,到了晚上顺理成章去住酒店,对吗?

我一愣,当时我就傻了,貌似是她让我请吃饭的吧?至于看电影,那就是我随口一说。

我还没说话,葛钰就笑道:想泡我可没那么简单。

我摇头,笑着说:不会,你不是有男朋友吗?而且还是我同行呢,名花有主了,我怎么会多想。

葛钰我俩起身,走出餐厅的时候,她戴上了墨镜,说:我骗你的,我没男朋友。

她有没有男朋友我不关心,我只是来送身份证的,顺道想从她身上找到一些信息。

当下我就掏出了身份证,递给了葛钰,葛钰看了一眼正准备往包包里放的时候,忽然又是一愣,然后又仔细的看了两眼,对我说:这不是我的身份证。

我从葛钰手中接了过来,先看看葛钰,又看看身份证上的照片,这完全是同一个人嘛,只不过本人更漂亮,所以显得身份证上的照片不好看。

我说身份证都这样,很多人身份证上的照片都特难看,诺,你看看我的,本人长得像周润发,结果身份证上的照片很像王宝强。

葛钰并没有被我诙谐的语气逗笑,而是面容严谨的说:照片是同一个人,上边的信息也都对,但身份证已经不是我原来的身份证了!

我一愣,心想,难不成那个西装大叔,是个专业办证的?专门办理各种假证件?

这就蛋疼了,我赶紧说:我可没把你身份证调包啊。

葛钰点头,说:我知道,你就是想调包,也没那么能力,我的身份证还有谁碰过?

“一个穿西装的大叔,四十岁左右。”我话音刚落,葛钰忽然抬手就把身份证给仍了。

我不明所以,正准备捡回来,她却说:别碰!这张身份证被鬼动过手脚!你遇见的那个西装大叔是鬼!

什么?!

我特么瞪着眼珠子,都快人格分裂了,西装大叔说葛钰是鬼,葛钰说西装大叔是鬼,谁到底说了实话?谁到底在骗我?

小时候听村里老人讲,鬼在白天是不敢出来的,现在葛钰暴漏在阳光下,两个小时前,我去找西装大叔,问他要身份证的时候,他也曾暴漏在阳光下,这...到底谁真谁假?

葛钰说:阿布,以后别再见那个穿西装的大叔了,听我的没错。

我点头嗯了一声,但总感觉怪怪的,长这么大,很少有人叫我阿布,因为布在中国古代里,是凶兽。

传说当中,吕布在年幼之时误闯山林,被凶兽附体,后来便所向披靡,成为三国第一战神,而我家人总叫我小明子,而至于为什么给我起名叫刘明布,那就没人懂我爷爷的心思了。

带着葛钰去看了一场电影,正巧午夜惊魂上映,葛钰坐在我旁边,时不时吓的她抱紧我的胳膊,我能明显感觉到她胸前那汹涌的波涛。

看来带妹子们看恐怖电影,绝对是把妹必备之技能。我心想,葛钰怕鬼,那她应该不是鬼吧?

看完电影又去逛街,虽然花了不少钱,但心里挺高兴,心想我啥时候要是能找个跟葛钰一样美的女朋友,那就是把自己所有的工资都给她花也愿意。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后,我说要送葛钰回去,她说自己回去就行了,说完打了一辆车就走了。

我心里暗暗合计,葛钰,西装大叔,陈伟,这三者之间,肯定有一个鬼,现在回想西装大叔说过的话,我觉得有一句是真的。

他说葛钰这个女鬼,目前不打算害我,让我继续开14路公交车。

不管谁是鬼,我都觉得这个鬼目前不打算害我,而是让我慢慢的陷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看了一下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我得赶紧回去,十二点还得发车,就在我坐着公交车赶了一半路程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葛钰打过来的。

“大美女,干啥呢?”

“阿布,我们宿舍锁门了,我回不去了。”

我说那怎么办?我虽然住的是单人宿舍,但不方便带外人进来啊。

葛钰嗔了我一句,说:谁去住你的宿舍,想得美,我没有身份证,你来汉庭给我开间房。

我下了车,打了一辆出租跑到了汉庭,她就站在酒店门口,我用身份证给她开了一间房之后,就准备离开。

葛钰问我:不上去喝口水吗?

我挠了挠头说:也行,确实有点渴了。

到了房间,我拧开矿泉水,咕咚咕咚狂饮,还真解渴,完了又拧开一瓶,又是咕咚咕咚的喝完了。

我擦了一下嘴角的水渍,感觉过瘾的很,点头说: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十二点还得发车呢。

说完,我就朝着房间外走去,葛钰一跺脚,嗔道:你是傻蛋啊?让你上来喝口水再走,你还真是上来喝水的啊?

我一愣,顿时懵了。

还没等我想明白,葛钰忽然走过来,踮着脚尖,抱着我的脑袋就亲吻上了我的嘴巴,而且竟然还是法式长吻!

我靠,我瞪着眼珠子更是懵了,她的香舌在我嘴里来回晃动,让我浑身热血沸腾。

她松开了手,柔媚的说:这才叫喝口水,懂吗?

说实话,我彻底懵逼了,这什么意思?我赶紧说我真没别的意思啊。

葛钰走到床边,翘着二郎腿说:就是因为你没那个意思,所以我才邀请你上来,如果你脑子里塞的只是声色犬马,今天下午我不会一直跟你呆在一起的。

我还是傻不拉几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葛钰伸出玉手,拍拍床边,说:诺,机会只有一次,你要是愿意,现在就上来,你要是不愿意,今晚走出这个门,以后你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这...都说幸福来得太突然,我甚至都觉得葛钰在跟我玩仙人跳,我虽然是一个处级小干部,可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但还有句话叫做英雄难过美人关,看到葛钰侧躺在床上,满头的黑发披散在洁白的床单上,黑与白形成的强烈视觉冲击,也让我举棋不定。

“你是男人吗?”葛钰的语气很是挑逗,同时也有几分愠怒。

片刻后,我挺直身躯,振声道:我当然是个男人!而且还是血气方刚的纯爷们!

葛钰娇媚一笑,对我勾勾手指,示意我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