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1091章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死了?”

萧尘心情也突兀变得有些沉重,授者师也,他修炼了剑影大帝创出的幻影术,等于间接师承剑影大帝,师傅死了,弟子自然伤悲。

“对,死了。”端木挖花因为心情沉重,没有觉察到了萧尘的脸色微变,沉重的讲述道:

“剑影大帝陵墓位于中州南部区域,也就是端木世家统领的区域,不过无人可以也无人敢靠近陵墓,因为陵墓方圆万丈的空间区域都被一个大帝杀阵笼罩。”

“凡是妄图进入陵墓的人或者其他生命,一旦进入杀阵笼罩的区域,那么瞬间就会被无数可以秒杀至尊天神的剑光绞杀成碎片化成虚无。”

“大帝杀阵……”萧尘感觉背后有些发凉,他没有想过这个世上还存在大帝杀阵这种恐怖的阵法,光想想就让人心悸。

萧尘开始对大帝无比钦佩,暗暗发誓将来也修炼到大帝境,一人足以威震天下,笑傲九天,一个遗留世上数万年的杀阵就可以让后世强者望而却步望而生畏。

“从古到今,估计除了青帝外,没有一人进入过剑影大帝的陵墓,因为只有大帝才能抗住大帝杀阵。”

“而且我还猜测,当年青帝进入剑影大帝的陵墓可能依仗那块神秘的青铜烂铁状的未知金属块,毕竟剑影大帝可是号称史上拥有最强攻击力的大帝。”

端木挖花不顾萧尘的震惊,一个人自顾自的声情并茂的讲述自己的所知和推测:

“青帝没有破坏保护剑影大帝陵墓的大帝杀阵,这算是对前辈大帝的一种尊敬,因为一旦大帝杀阵被破坏,那么剑影大帝的陵墓就失去了防御阵法,被后世的强者进入。”

“所以,青帝算是一个有道义的妖帝,可惜他永远消失了,也不知道是生是死,不过传言大帝寿命虽然长,但不是永生不死,最长不过五万载。”

“比大帝低一境的天神寿命比大帝的寿命短了多,最长不过万载,人都不想死,大帝都不是真神,更何况是天神?”

“于是很多天神都渴望证道大帝,获得更长的寿命,只有成为大帝才资格问道永生!”

听了端木挖花的感慨,萧尘和大黄狗都沉默了,都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这个世界或者这个世界之外真的存在永生的真神吗?

强大如大帝最终逃不出岁月的侵蚀,虽然威风无敌了数万载的岁月,荣誉和实力极尽升华,但最终还是繁华散尽,尘归尘土归土,只不过是无尽岁月的一朵璀璨浪花。

证道大帝太难了,于是成为大帝的武者少之又少,数万年都难以出现一个。

然而,一个大帝实现了长生的梦想,可是无法带动他的爱人,亲人和兄弟朋友一起长生数万载的梦想,于是不断有亲朋好友老死,最终只剩他一人,成为最最孤单之人。

高处不胜寒。

古籍上,从来没有记载过有大帝成为更强的未知境界,比如真神什么的。

难道修炼的最终结局就是孤独等死吗?那么修炼还偶什么意义?萧尘,大黄狗和端木挖花在心里生出这样一个悲哀惆怅的念头,

如果证道大帝只是为了孤独数万年然后死亡,那么大帝的一生或许还不如凡人的幸福百年。

“大哥,二哥,你们如此悲观做什么?不要被那个专门偷吃人家女人的坏小子给忽悠了!嘎嘎嘎。”

正在这个时候,焚煞剑的声音出现在了心情惆怅的萧尘和大黄狗脑海内,直接将两人给震醒了。

“额……”

萧尘和大黄狗醒过来,一阵汗颜,急忙一扫惆怅沉重的心情,恢复了积极乐观奋发上进的心态。

萧尘看到端木挖花还沉浸在消极的心境中,于是开口轻喝道:“挖花!醒来了!”

“啊?”端木挖花清醒了过来,目光有着惊愕的注视萧尘,有些古怪的问道:“大哥,我们修炼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萧尘没有立刻回答端木挖花,整理了一下腹语,这才目光直视端木挖花,有些严肃的道:

“挖花,你比我清楚,天神境和大帝境尤其是大帝境这个世上能有几个可以达到?寥寥无几吧?既然是极少数人,那么你何必纠结?”

“就算将来你我能够修炼到天神境甚至证道大帝境,那也是数十年甚至数百年后的事情了,现在我们就杞人忧天是不是有些多余了?”

“额……大哥你说的似乎非常有道理。”端木挖花迷糊的目光越来越明亮,心境也越来越开阔,心中的惆怅逐渐淡化了。

“现在我们用不着想那些或许我们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境界或者目的,我们需要做的是,活好现在,做到当下,一步一个脚印,不好高骛远,不轻浮暴躁。”

“不管凡人还是武者,多想无用,只要做好需要做的事情,保护好需要保护的人,足矣,不求多大作为,只求问心无愧!”

“说的好!大哥说的好!”端木挖花和大黄狗同时为萧尘的精彩实在的言语喝彩,非常赞同萧尘的说法。

“你们也不要拍我马屁,我只是将自己的想法给兄弟分享下,如果有错误的地方,那么你们可以直接说出来,呵呵。”

萧尘对两位兄弟的喝彩,感觉有点不少意思了,于是转移话题,他想到一个人,一个让人心痛内疚无比的人,于是无比严肃的对着端木挖花道:

“挖花,你曾经是端木世家的公子,知道的事情肯定不少,我向你打听一个对我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希望你用心想想如实回答我,可以做到吗?”

“打听一个人?”端木挖花微微一愣,当他发现萧尘的表情从未有过的严肃的时候,顿时严肃的对待起来,一脸慎重的道:“大哥,你说。”

“好。”萧尘点了点头,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一字一顿的说出了珍藏在心里的一个名字:“我向你打听一个女孩,她的名字叫苏青衣,你在中州听说过吗?她可能是中州大家族的一个小姐。”

“苏青衣?”

端木挖花重复了一下苏青衣三个字,感觉非常陌生,他没有立刻说没有听说过,努力回想起来,可是最终无果,于是非常不好意思的道:

“大哥,对不起,我没有听说过任何大家族或者世家有名叫苏青衣的小姐,中州有四大世家和十二大家族,四大世家都是复姓,十二大家族也没有姓苏的。”

“没有吗?你再想想,再想想。”萧尘心里一阵失落,双手抓住了端木挖花有些单薄的双肩,使劲的摇晃起来,也不怕将后者的骨架给摇散架了。

“哎呦?大哥你轻点,别激动,我身体可是很脆弱的呢,嘿嘿。”端木挖花感觉萧尘双手的力度,故意夸张的叫痛起来。

“额!对不起,挖花。”萧尘意识了自己有些失态了,于是诚恳的向端木挖花道了歉,旋即有追问道:“那你听说过,一年前某大个家族多出一个漂亮的外来小姐吗?”

“一年前?外来的小姐?”端木挖花有些明白萧尘是来中州找一个来自和萧尘一个域面大陆的可能来到中州的年轻女子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大黄狗发现萧尘有些过于着急了,于是开口安慰道:

“大哥,你不要着急,挖花三年前就离开了端木家族,然后干起了偷鸡摸狗的事情,哪里知道现在中州世家和大家族的情况?挖花,我没有说错吧?”

【作者题外话】:塔读PC端改版了,多了推荐票这一项,希望书友们多多投推荐票,冲上榜单,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