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988章 怕你把身体憋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尘奔跑远去后,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套干净崭新的黑色武者袍,三下五除二的快速穿在了身上,这才有时间喘了一口气。

“丢人丢大了,唉。”穿上了衣服,萧尘回想自己刚才光着身子在一个女人面前落荒而逃的事情,顿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心里郁闷极了。

“那个女人是我见过最毒的女人,以后碰上类似的女人,最好避开,否则今日下场还会重演。”

萧尘站立在原地平复了复杂的心情好一会儿,并且做了一番总结,心有余悸的转身朝着月仙楼方向走去,有种心不在焉的感觉。

“大哥!”

“大哥!”

突然,一侧传来两道熟悉的声音,引得萧尘侧头望去,立刻看到了一脸暧昧的大黄狗和焚煞剑,心里暗叫不好,有些心虚的问道:

“大黄,小煞,你们不呆在房间里,跑出来做什么?对了,你们是刚刚出城吗?有没有看到其他的人?”

“小煞,你瞧大哥做了坏事心虚了,嘿嘿。”

大黄狗心里一阵好笑,暗中传音给焚煞剑,表面却奇怪的问道:“大哥,你说什么啊?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其他的人吗?”

“额……对,没有其他人,呵呵。”萧尘被大黄狗给问住了,不过他觉得大黄狗在装蒜,于是试探性的问道:“我的意思是,你们有感觉到附近暗藏什么强大的人?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暗藏的强人?”焚煞剑接下了萧尘的话题,装作努力感知状,突然大惊小怪的道:

“有,有,大哥,我感觉附近的溪流潜藏着一个天龙境的强者,我这就去将她干掉,姥姥的,居然敢埋伏我大哥,不想活了!”

“小煞,等等!”

萧尘恨不得封住自己的嘴巴,什么不好说偏偏说附近有人,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一旦让焚煞剑和大黄狗发现了雪月狐就在附近溪流沐浴,到时候,他就是有一万张嘴巴都解释不清了。

“大哥,你还有什么事?等下敌人逃走了,就抓不住了,有话快说啊?”焚煞剑强忍爆笑,装作着急的道,活生生的一个演员的料。

大黄狗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强忍着笑意,杀气腾腾的道:“大哥你有话跟小煞慢慢说,杀人的事交给我就行了,我去了!”

“大黄,你也站住!”萧尘急喝一声喊住了大黄狗,心里有种想死的冲动,面对一脸疑惑的大黄狗和焚煞剑,心虚的解释道:

“大黄,小煞,人家对我没有恶意,我看还是算了吧?伤及无辜不是我们兄弟的作为,你们说是不是?”

“伤及无辜?潜藏的人还能算无辜?大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这么好说话了?”大黄狗也就做做样子,听到萧尘的话,故作惊讶的道。

“哈哈哈!”

焚煞剑首先忍不住大笑起来,然而这一笑,他和大黄狗假装刚来不知情的事情恐怕要露陷了。

果然!

“你们……”

萧尘立刻起疑了,刚才他就觉得大黄和焚煞剑出现的有些诡异,目光在大笑的焚煞剑和憋红脸的大黄狗来回打量了三回,恍然大悟,老脸一红,手指点了点焚煞剑和大黄狗,恼羞成怒的道:

“大黄,小煞,你们居然联合起来玩弄大哥我,你们太可恶了,等下我会好好收拾你们,现在我问你们,你们是不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恩?”

“没,没有,真没有,大哥,我们先回去了。”大黄狗和焚煞剑看到萧尘有些发怒了,不由害怕了,随便敷衍了一句,妄图找个借口溜之大吉了。

可是萧尘会放过大黄狗和焚煞剑吗?

答案是否定的!

“不要想逃了,看打!”萧尘在大黄狗和焚煞剑逃走之前,先一步动了,双手闪电探出,一手一个将后两者抓住,接下来自然是一场充满兄弟有爱的暴揍了。

“乒乒乓乓!”

“砰砰砰砰!”

萧尘对大黄狗和焚煞剑自然不会下狠手,只是一场娱乐性的打闹罢了,再说以他的实力还难以伤害到皮粗肉厚的大黄狗和钢筋铁骨的焚煞剑。

“哎呦!疼死我了!大哥轻点!”

“杀人了!大哥谋杀兄弟了,大哥别打了,我说错话了,呜呜!”

大黄狗和焚煞剑鬼叫连篇,他们自觉理亏,都没有反抗萧尘,任由萧尘暴揍他们,还非常配合萧尘的发泄羞怒,真是妥妥的好兄弟。

“呼呼!”

暴揍了大黄狗和焚煞剑半炷香的时间,萧尘累得气喘吁吁了,于是停了下来,心满意足的道:“算了,这次收拾就到此为止,下次还敢戏弄大哥,必定严惩不贷!”

“谢大哥不杀之恩。”大黄狗和焚煞剑感激涕零的道,话语中的内容实在有些夸张搞笑。

“杀你们个头!哈哈哈!”

萧尘冷冷的瞪视了一眼大黄狗和焚煞剑,旋即忍俊不禁,大笑起来。

“大哥,你刚才裸.奔的画面实在太拉风了!”大黄狗不知死活的说了一句,忘记了刚刚才被萧尘暴揍的事情。

“咚!”

萧尘自己给了大黄狗一个暴栗,老脸一红,威胁的道:“大黄,以后不许提今晚的事情,知道没有?”

“是,大哥,我保证,嘿嘿。”大黄狗脑袋吃疼,连续点头表示答应,可是他最后的嘿笑,却暴露了他的保证是假的。

“大黄,你又皮痒了?”萧尘脸色一沉,开始摩拳擦掌了。

大黄狗脑袋一缩,急忙一本正经的道:“大哥,我错了,我保证!”

“这就对了。”萧尘满意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动手。

大黄狗不敢了,焚煞剑却还意犹未尽,于是鼓起勇气道:“大哥,说句实在话,他刚才应该将那个风骚的浪货给办了,你根本不用负责,你和她完全可以逢场作戏的……”

“小煞,你还说?”

萧尘感到头疼了,大黄狗和焚煞剑都是他好兄弟,他不可能真冲大黄狗和焚煞剑生气,毕竟大黄狗和焚煞剑所说话和所做的事根本没有恶意。

“好吧,大哥,我不说了,我和大黄只是怕你把身体憋坏,男人嘛,该放松就得放松,别人寡妇都耐不住寂寞不是?”

焚煞剑居然说出如此有道理的话,真怀疑他是不是一把剑,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焚煞剑真是一把与众不同的剑,待到他化作人形,也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会被他祸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