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0540章 口舌之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天德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赵阔等人,威严的开口道:“赵国师,你们都站起来吧!”

“谢陛下!”赵阔等人称谢站了起来。

“咦?”

正在这时欧阳天德嘴里发出一道惊讶声,目光如电,死死注视着胡森抱着的赵云飞,刚才因为被挡住了视线,没有看到胡森手中还抱着一个人,现在看到了,他自然要问上一问了:“胡统领!你手上抱着的是何人?”

“扑通!”

赵云龙听到欧阳天德的问话,先一步胡森双膝跪在了地上,痛苦的禀告道:回陛下!胡统领手上抱着的人正是犬儿赵云飞,他已经被萧尘击成了重伤,并且砍掉了右脚,求陛下为臣做主!”

“什么!那是云飞贤侄?被萧尘重伤?还断了右脚?怎么回事!”

欧阳天德惊得从龙椅里站了起来,他对赵云飞再熟悉不过了,因为赵云飞三天两回的来王宫找欧阳楚楚送一些珍贵的小礼物给欧阳楚楚,摆明想追求欧阳楚楚,他对赵云飞这个优秀俊美的世家公子还算满意,于是也不阻止赵云飞追求欧阳楚。

萧尘?

欧阳天德听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第一时间想到最近闻名于杀神部落和望月部落,甚至整个麒麟国的萧尘,犀利的目光猛然望向一脸冷酷的萧尘,惊讶的问道:“你就是杀神部落出来的萧尘?”

“陛下认得我?”萧尘摸了摸鼻子,反问了一句,间接回答了欧阳天德的问题。

“好!果然英雄出少年啊!”欧阳天德没有怪罪萧尘在自己的国家掀起了血雨腥风飞,反而赞扬起了萧尘,显然他也是个战争狂热分子,难怪麒麟国和天玄国十几年来,一直频频交火,这跟两国的主子有直接原因。

赵阔本以为欧阳天德会怒斥萧尘,没有料到欧阳天德会赞扬萧尘,顿时着急了:“陛下,萧尘他可是伤了我孙子……”

“赵国师,稍安勿躁。”欧阳天德淡淡的打断了赵阔的话,继续对着萧尘欣赏的说道:“你在杀神部落尤其是望月部落所干的惊天之事,本王是麒麟国的国君,怎么可能不知道?”

“都是一切小事情,陛下不必这么夸张。”萧尘淡淡的回了一句,他没有因为得到欧阳天德赞赏就沾沾自喜,那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才会得意,萧尘是杀神部落的年轻王者,怎么可能被别人的夸赞乱了心神?

再说谁能保证欧阳天德是不是一直笑面虎?君王通常城府极深,说话表里不一,往往嘴里在夸你,心里却在算计你,这就是所谓的伴君如伴虎,君王的褒奖话不必当真。

“恩。”欧阳天德淡淡的恩了声,收起了欣赏之意,脸色陡然变得威严起来,冷喝道:“萧尘!你在杀神部落和望月部落耍威风是你的本事,可是到了火灵城,也就是本王的眼皮底下,你为何还这么嚣张跋扈?你将赵云飞伤成这样,这也太不给赵家面子,更不给本王面子,你说怎么办吧?”

“给赵家面子?他们算什么东西!赵大公子要杀我,我还要给赵家面子?我傻啊?”萧尘反驳犀利,语言不善,根本不把赵家放在眼里,骂完赵家,语气稍微有些缓和:“至于陛下的面子,我已经给了,要是不给的话,赵家大公子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萧尘!你休狂!要不是云飞在你手,本国师杀你们易如反掌!”赵阔听到萧尘如此蔑视赵家,并且还当君王的面骂赵家,不由气得身体发抖,头顶冒烟,脸色铁青,险些气晕过去。

赵云龙也愤怒无比,用一只手指头指着萧尘,怒斥道:“萧尘!有本事就放了我儿云飞,老子一个手指头就碾压死你这条臭虫!”

“哈哈哈!”

听了赵家两位顶级人物的怒喝,萧尘没有立刻反驳,而是发出一窜肆无忌惮的大笑,笑声中充斥着冷傲和嘲讽,笑得大殿内的众人面面相觑,也笑得赵家人尤其是赵阔赵云龙这对老父子面红耳赤,恼羞成怒。

“额……这个叫萧尘的年轻人,如此狂傲不羁,给我一种好熟悉的感觉,他跟萧战的性格怎么如此相似?就连相貌都有点相视,难道是萧战的遗孤?不可能啊,萧战三个儿子的尸体我都亲眼见过啊,难得天底下真有如此相视的人?恩,应该是一种巧合了……”

萧尘在大笑的时候,一直注视他的欧阳天德原本精神抖擞,目光却突然变得有点恍惚,脸上出现了惊讶和思索的神色,心里在自言自语着一些奇怪的事情,微胖的身躯时不时露出两丝杀意,当然这些杀意都是针对萧尘而发出的。

赵阔身为国师,地位超然,被一个晚辈如此嘲笑,还是当着一国之君的面被嘲笑,导致羞愤交加,终于忍不住怒喝起来:“萧尘,你这么小人!如果你还当自己是个男人,就放掉我孙儿,然后我们俩做一场生死之战,敢否?”

“赵国师,你要我跟你生死大战?你脑子是不是坏了?你数数你活了多少年了?我才不到十九岁,你居然要跟我生死大战?赵家人什么不行,脸皮倒是挺厚的,年轻一辈输给了我,现在打算以老欺少了?”

萧尘今夜似乎特别能说会道,这不像他沉默寡言不喜言笑的性格,看来随着生活阅历的不断增多,他的性格变化了很多,不过,当他杀人的时候,性格永远是冷酷无情的。

“你!”

赵阔被萧尘嘲讽质问得面红耳赤,萧尘说的都是事实,不知该如何反驳,最后只恨恨的说了一句:“牙尖嘴利的小子,你还嫩着呢!成王败寇,这个世界没有公平不公平,谁是胜利者,谁就是王者!哼!”

“王者?”萧尘听到这个敏感的字眼,脸色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心生一计,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吃惊的道:“原来赵国师的心愿是成为王者啊?陛下,你听到了吧?是赵国师自己说的,不是我逼他说的。”

“啊?”

赵阔微微一愣,随即脸色大变,回头望了一眼欧阳天德,发现后者面无表情,顿时有点惊慌起来,快速回头狠狠瞪着一脸古怪的萧尘,知道萧尘在耍心计,不由怒火攻心,恨得牙痒痒的道:

“狗杂种!你血口喷人!你敢算计本国师,让你得意一时,你终究不得好死!陛下明察秋毫,会为本国师做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